• 第004章:童子尿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5本章字数:2589字

    爷爷抬头望天,那擎天的水柱起码冲起数十米,就如龙卷风一样,但是那水柱在高空之上却没有径直的落下,而是飘飘洒洒,整个村里开始下起了雨。

    “天啊,这是?”杨树林傻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活了快四十岁,何曾见过如此怪异的事。

    “这是龙吸水?”有人惊讶的出声道。

    “是了,肯定是了!”杨树林一拍掌,连连称是。

    扑通一声,杨树林带头跪了下去,朝着那龙吸水拜了下去,嘴里喊着观音菩萨保佑。

    扑通扑通,在场的数十人全部跟着跪了下去,大家的嘴里振振有词,跟着杨树林对着那龙吸水的奇观连连膜拜。

    而巧的是,在所有人跪拜下去之后,天空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只是大雨中,耀眼的阳光倾泻而下,形成了漂亮的太阳雨奇观,我当时也看傻了,嘴巴张得大大的,足以塞进一个鸭蛋。

    我差点跟着他们跪了下去,身旁的爷爷却一把拉住了我,我不解的看着爷爷,爷爷却对着我摇了摇头,一声不吭。

    我顿时想起,这是爷爷拿着锯子在井底锯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出现的奇观,爷爷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顿时引起了我的好奇,不仅是我,村长等人拜了一会之后,发现所有人都跪下了,唯独我爷爷和我没有跪,而是呆呆的看着天降太阳雨,他们也方才想起,我爷爷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瞬间都站了起来。

    “叔啊,您在井底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有您拿锯子锯了半个小时,到底锯什么东西?”杨树林出言问道,在场的数十号全部瞪大双眼,看着我爷爷,等着他的回答。

    爷爷好似没听到杨树林的问话一般,依旧看着天空,杨树林顿时有来火了,好歹他也是一村之长,虽然我爷爷辈分高,但是也不能如此无视他,这样他在村民的面前如何树立威望。

    “叔,我问你话呢?到底怎么回事?”杨树林有些火了,说话有些大声,想找回些面子。

    我爷爷方才慢慢低下头看着他,淡淡的说出几个字:“天机不可泄露。”

    “这?”杨树林彻底傻眼了,其他的村民也哑口无言,他们知道,我爷爷要是不说,那谁拿他都没办法。

    其实我爷爷之所以对杨树林如此不耐烦,那是因为杨树林的爹,也就是上一任的村长有恨,我也是听人说的,好像在破四旧的时候,我爷爷和杨树林的爹是同一个生产大队的,他爹杨胜利是生产队长,当时就抓我爷爷去批斗过,抄了我爷爷的家,把一些古书籍古字画全给拿去烧了,还抓我爷爷去蹲过牛棚,那本玄门五术还是用毛伟人语录的书皮掩护,狸猫换太子才得以保存下来,至于床底的那个箱子是怎么保留下来的,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

    就是因为这事,爷爷对他们杨家人一点好感没有,杨胜利退了之后,村长的位置就选杨树林当了,所以我爷爷才不鸟杨树林,我和杨树林的女儿杨苓艺还是同班同学,因为爷爷的关系,我也不敢跟杨家走得太近。

    十来分钟之后,古井不再喷水了,天空也不再下雨了,但是整个村子一股清爽和清新,所有人走出去,感叹不已之时,爷爷拉着走,快步朝着吴立山家跑去。

    杨树林见状,知道肯定有事,便追了上来,其他人也便追了上来。

    吴立山家院子前的那个小山包,那个坑口冒出的气息彻底弱下来了,被古井喷出来的大雨洗礼之后,此刻的坑口只是冒着犹如烈日下的柏油路冒出来的那种蒸腾气息。

    我和爷爷站在边上,已经感觉不到那种炙烤的温度了,只有一丝暖烘烘的感觉,与周围被雨水洗礼的清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果然是这样。”爷爷看着天空叹了一口气。

    “爷爷,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解的问道,旁边的村长等人也不解的看着爷爷。

    “我也不知道,要下去一探究竟才知道。”爷爷摇了摇头说道。

    “秀才叔,下面是什么东西?”杨树林刚才吃了瘪,现在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是古墓一类的文物,那属于国家的,这是要层层往上报。”

    “我哪知道,你们在这里,我也在这里,我哪里晓得下面是什么东西?要不村长你以身作则,下去看看?”爷爷不爽的白了杨树林一眼。

    杨树林一怔,却没有说话,只能在心里窝着火,我刚才已经跟他说了,吴立山和吴癞子他们就是被这坑口的热气给吹得大病的,显然下面充满危险,他才不会那么傻下去。

    “秀才叔,我们哪有你那本事。”二狗子不合时机的出言,给了村长台阶下。

    “是啊,秀才叔,谁不知道您是村里的大能人,您见多识广,又懂得多。”有人附和道。

    “要我下去看也行,但是我有个条件,只要村长你答应了,我就下去看看。”我爷爷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村长杨树林的身上。

    “什么条件?”杨树林有些支吾,他定睛看着我爷爷,其他人也同样看着我爷爷。

    “我们为村子里办事也理所应当,本不该提条件,但是我孙子对村长你家的大黑狗甚是喜欢,如果你答应把大黑狗给我孙子,我们就下去帮大家看看。”爷爷嘴角扬起弧度道。

    “爷爷!”我赶紧拉了拉爷爷的衣角,差点哭了出来,村长家的大黑狗叫黑鼻,我是很喜欢没错,但那是因为这是村长女儿杨苓艺的宠物,我和杨苓艺是同班同学,年纪一样,从小玩到大,好多次出去玩,杨苓艺都带着黑鼻,我也挺喜欢跟它玩的,它很懂事,我回家有跟爷爷提过几次,说黑鼻很通灵性,没想到爷爷竟然跟村长提这要求,这不是要害我吗,我要是真抢了黑鼻,那杨苓艺还不跟我绝交。

    “你别说话。”爷爷有些生气的看着我,我彻底无语了。

    杨树林看看爷爷,又看看我,其他的村民则是看着杨树林,他们也知道我爷爷与他杨家的过去,杨树林一直以来也觉得他杨家以前对不起我爷爷,所以眯着眼看着我说道:“小名,这黑鼻是你和苓艺的朋友,其实你养和苓艺养都是一样的,只要你答应我,不准虐待黑鼻,更不准杀黑鼻吃肉,那把黑鼻给你养也无所谓。”

    “不,不会的,我跟黑鼻是朋友,不会虐待它的,更别提杀它了。”我连连摆手道。

    “你放心吧,我从没杀过狗,实话告诉你吧,你这狗有灵性,在你家里浪费了,只有在我的手里才能发挥它的作用,所以才跟你要,你要当我是趁火打劫,那也可以。”我爷爷这才转头看向杨树林。

    杨树林恍然大悟,得到我爷爷的肯定答复后,他立马点头说:“好,这事完了,一会我就回家牵狗,送到您家去。”

    本来我还想拒绝的,但是爷爷说黑鼻有灵性,还有作用,所以我也没再说什么,生生把话又咽了回去,如果杨苓艺怪我,不理我,那大不了我再偷偷把黑鼻还回去。

    “好,一言为定,有这么多乡亲作证,也不怕你耍赖。”爷爷张开漏风的嘴说道:“娃儿,朝着坑口撒泡尿。”

    咕噜一声,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要说没人,撒泡尿也无所谓,但关键这么多人围在一起,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人群中还有几位大婶,要是我在小几岁,那也无所谓,毕竟小娃娃,可我现在读初一啦,好歹也是小大人啦,按照爷爷的说法,他们那个时代,十三岁都准备要娶媳妇啦,你说这么多人看着,我好意思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