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吴老转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5本章字数:2803字

    爷爷有在我身边,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我帮着爷爷找来了柴火,并且去吴立山家拿了桶花生油,而后将那八个脑袋的死孩子用夹蜂窝煤的钳子夹到柴堆上,浇上花生油,爷爷一根火柴点了根烟,而后把还未熄灭的火柴往柴堆上一扔,那个死孩子就被雄雄大火吞没。

    我看着雄雄大火,却莫名的有种很难过的感觉,眼角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滴落了两颗泪。

    我和爷爷守在柴火堆边,直到那堆柴火烧成了灰烬,那个死孩子也成了灰烬,甚至连渣子和骨灰都没留下,因为爷爷反反复复用那铁钳子在灰烬里捣鼓了许久,也没翻到什么。

    按照爷爷的说法,这死孩子在坛子中被三阳地火熏烤了百年,早已干燥得如柴火一般,一点就着,甚至连骨头都能当柴火烧。

    我想想也便通了,老师有说世界上的物事其实分析下去都是一样的东西,一样的物质,当将它们分解之后,骨头和柴火的最终成分都会大同小异。

    “娃儿,走了!将三位道爷送回家去。”爷爷拉了拉还在愣神的我,而后随口骂了一句:“这帮孙子,胆子这么小,娃儿,你记住,别人都是靠不住的,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哦,我知道了。”我机械的回答了一句,临走又回头望了一眼那堆灰烬,心里还是莫名的难过。

    将三位道爷送到了家里,家里位置也不多,就两间房,爷爷一间,我一间,外加一小半间的厨房。

    总不能将三位道爷的遗骸放厨房吧,难道让他们看灶火吗?显然不合适。

    爷爷对三位道爷那是由心的佩服和敬重,他将三位道爷放在了他的大床之上,而后在窗前摆了三个香炉,每个香炉插上两支香供上。

    三位道爷占了爷爷的床,爷爷晚上自然会跟我挤一张,不过也好,今天吓得够呛,跟爷爷一起睡便不会害怕。

    “娃儿,锁上门,我们去找杨树林要狗去,这可是他亲口答应我们的。”爷爷点完香,拜完三位道爷之后对我说。

    我一听便犹豫了起来,关键这狗是杨苓艺的,她可喜欢这狗了,要是把她的狗抢来,她还不得恨死我,我小声的劝道:“爷爷,算啦,我觉得黑鼻还是跟着苓艺好,至少她们家给黑鼻的伙食比我们能给的好。”

    “你懂什么,别废话,跟我走!”爷爷不由分说,锁门之后,拉着我就朝着村长家走去。

    到了村长杨树林的家,他们家的大门竟然紧闭,但是外面没上锁,显然是从里面闩着,显然有人在家。

    “这杨树林还真怕死,这村长怎么当的,这么丁点的事,吓得一回家就把门锁上了。”爷爷看着紧闭的大门,笑着说道,他对杨家人没好气,因为杨树林的父亲批斗过他,这仇记到死也忘不掉了。

    “杨树林。”爷爷朝着杨家喊道:“按咱们的约定,我来领黑鼻走。”

    汪汪汪!

    从门里突然传出一阵狗吠,是黑鼻,我认出了它的叫声。

    “黑鼻,是我,别叫了。”我跑到门口,对着黑鼻说道。

    汪汪汪!黑鼻一见我,吠得更大声了,透过门缝,我竟然看到黑鼻对着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它那水蓝色的眼珠子竟然带有恐惧,而且边吠边退,像是很害怕我似的。

    “黑鼻,是我啊,难道你不记得我吗?我是杨苓艺的朋友,时长带你去玩的吴名。”我对着黑鼻喊道。

    可是黑鼻好像根本不认识我,对着我一直狂吠不止,甚至四爪抓地,抓出了爪印,它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姿势。

    “黑鼻!”我再次喊了一声。

    嗖的一声,黑鼻朝着我扑了过来,但是中间隔着木门,砰的一声,黑鼻重重的撞在木门之上,而后扑通一声落地,爬起来之后,再次对我狂吠不止。

    “黑鼻,怎么啦?是谁,外面是谁?”屋里传来杨苓艺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显然杨苓艺是从内院朝着门口走来的。

    我们这的房子都是瓦房,分内院和外院,内院一般就是住房,外院一般是院子和厨房。

    “是我,吴名!”我对着门内说道:“苓艺,快让黑鼻别吠了,这丫的两天没见就把我忘了。”

    “黑鼻,别叫了,是吴名。”杨苓艺蹲下抱住黑鼻,但是黑鼻依旧狂吠不止,搞得她也懵懵的,她疑惑的看着黑鼻:“这是怎么啦?之前你和他不是还玩得很高兴吗?”

    “我也纳闷,今天的黑鼻见了我好像见了鬼似的。”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吴名,你等等,我给你开门。”杨苓艺站起身来,就要走过来给我开门。

    突然黑鼻窜到她的面前,用身躯挡住了她,甚至也对着她狂吠,杨苓艺一脸的莫名其妙,她脸色难看的说道:“黑鼻,你到底怎么啦?你别这样,再这样无礼,我可要生气了哦!”

    她绕开黑鼻,准备伸手开门,突然黑鼻一张嘴,紧紧的咬住杨苓艺的碎花布裤脚,死死不松口,还一直往后拽,就是要阻止她开门。

    “这是怎么啦?”杨苓艺的脸色大变,今天的黑鼻太反常了。

    我也彻底懵了,我抬头看着爷爷,爷爷也怔怔的看着黑鼻,或许他也没看清黑鼻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拉了拉爷爷的衣角,朝着爷爷微微皱眉,示意他算了,看黑鼻的意思,肯定是知道我们是来领它的,它不愿意跟我们走,才如此反抗。

    爷爷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娃儿,我们回去吧,这狗真的有灵性,只是在杨家人手里不能发挥它的作用,糟蹋了。”

    爷爷拉着我离开了,走了几步,我回头看看那门,门里的黑鼻已经安静下来了,它知道我们要走了,所以也便安心不闹了。

    只是我觉得即便它知道我是来带它走的,它也不应该反应如此之大,最多它会朝我吠一吠,表示抗议拒绝,可它竟然攻击我,竟然对我表现出敌意,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晚上我和爷爷挤在一起睡觉,爷爷有打呼的习惯,以前小的时候都没感觉怎样,但是自己睡习惯以后,此刻再跟爷爷睡一起,我竟然失眠了。

    爷爷累了一天,而且吐了两口血,已经非常疲惫了,我不想打搅爷爷,所以没敢翻来覆去,也没敢起床,因为爷爷那屋还有三位道爷的遗骸,虽然知道他们生前是好人,但是他们的尊容真的很吓人。

    就那样躺着,一动不动,耳边传来爷爷的呼噜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倦意上来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受了惊吓,一个晚上都是噩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待我清醒些的时候,发现爷爷早不在床上了。

    “爷爷,爷爷!”我喊了一句。

    “娃儿,我在!”门口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我下床走出去一看,吓了一跳,因为平常放在门口的那个洗手盆里装的是一盆黑红色的血水。

    “爷爷,这是怎么啦?您杀鸡鸭啦?”我吓得躲到了爷爷的后面。

    “我没杀,我也刚醒,一开门,就发现洗手盆里的水变成了血水。”爷爷皱着眉头说道,他蹲下闻了一闻,瞬间脸色大变:“是人血。”

    我一吓,竟然是人血,爷爷说是人血,绝对不会错,可是这么一大盆血水,到底是怎么会事,是谁的血?

    不远处一个人影朝着我们跑来,边走还边招手边喊:“秀才叔,出大事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来人正是村长杨树林,来到我们家门口之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他喘了两口气说道:“吴老转死了,死在了后山的山洞里。”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怔怔的看着那血水盆。

    “怎么回事?”爷爷瞪大双眼问道。

    “不知道,这一大早,村里的刘老太太就去找我,说她一大早进山捡柴火,路过那个山洞之时,发现有血迹,她便大着胆子进去一看,差点没吓死,吴老转背靠着岩壁,已经死透了,胸口一个大洞,血淋淋的,好像被什么猛兽给掏了心。”杨树林说完,低头看到血水盆便出言问道:“叔啊,你家杀鸡啦?”

    爷爷没有回答他,他说道:“带我去看看。”

    我见爷爷的眉头都皱成了疙瘩,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