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2章:爷爷会不会是凶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5本章字数:2590字

    好一番折腾,杨苓艺的双脚被破布条包草药给缠上了,爷爷包的。

    因为整个村子里,就爷爷这么一个赤脚医生,大家也都相信他,对于治病救人,爷爷也从来没推辞过。

    杨苓艺的身上已经披上了一大件的棉被,她妈妈还熬了碗姜汤红糖水给她驱寒,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而且也流了不少血,最关键是受到的惊吓过度,虽然现在不哭不闹了,但是整个人神情有点恍惚,她人很疲倦,眼皮都快打架了,但是却不敢睡,她靠在她妈妈的怀里,眼睛眯着一条缝,戒备着,生怕那水猴子再来拉她。

    “在床上修养个两三月就能好,我一会弄些草药,你们每个星期给她换次药,我再开些中药,早晚各一次,三碗水熬成一碗喝。”爷爷边说,边伸手到洗手盆里洗手,手刚一进去,手上沾染的那些血液瞬间散开,融入水里,整个洗手盆鲜红一片。

    我的脑袋猛然嗡了一声,早上家门口的那盆血水?多么相似?我整个人又不由自主的打颤,怔怔的看着爷爷洗手,难道杀死吴老转的人是爷爷?

    不,不可能,爷爷怎么可能杀人?

    可是…可是爷爷却又处处符合条件。

    首先是早上起来的时候,爷爷最先发现门口的洗手盆里满是血水,会不会是他刚杀完吴老转回来,刚洗完手,正好被我撞见,却又不承认?

    动机是昨日吴老转在爷爷千叮呤万嘱咐之后,马上摔了装死孩子的那个坛子,当众驳了爷爷的面子和权威,为此爷爷还全力踹了他一脚,直接将他踹飞,而后爷爷怀恨在心,第二天早上将吴老转抓到那个山洞,杀了他?

    能力也具备了!我进洞里见到了吴老转胸口的那个洞口,那洞口有拳头大,肋骨与肋骨之间被扒开了缝隙,有可能是野兽弄的,但是据我观察,更像是人为的,好像是用手扒开的,因为如果是野兽,野兽是用爪子和嘴巴里的牙齿,咬人的话,伤口都会有很多的碎肉,可是昨日吴老转的那个伤口很是平整,不像是野兽干的。

    但如果是人为扒开的,那么这个人得多大的力气啊,因为生生将活人的两根肋骨扒开,这不是常人能办到的事,杀猪匠在剔猪肋骨的时候还得用刀,何况是常人,众观全村,能有如此力气能办到此事的人唯有爷爷一人。

    因为爷爷是武行出身,名副其实的练家子,一双手脚非常有力,昨日踢吴老转那一脚起码两百多斤力,不然不可能将吴老转踢飞,脚力如此,手力肯定也差不了,所以爷爷的嫌疑越来越大。

    只是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平时杀鸡鸭都心生不忍,每次都要念杀生咒,替那些鸡鸭诵往生才肯下刀的爷爷,会去杀人?

    爷爷洗完手,发现我怔怔的看着他,他赶忙问道:“娃儿,怎么啦?被那水猴子吓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吗?”

    我猛然反应过来,不敢再想了,只是摇了摇头,我开口问道:“爷爷,吴老转会不会是水猴子杀的?”

    “或许不是,但是也不排除这个可能。”爷爷摇摇头说道:“水猴子上岸就没力气了,别说杀人,它能不能自保都还是问题。”

    “爷爷,您见过水猴子吗?”我反问道。

    “那倒没有,我也是听以前的老人说的。”爷爷看着我说道:“你和苓艺不是亲眼见过了吗?”

    “嗯,挺可怕的东西,不是跟你们说了吗?”

    “按照你的解释,你说它近乎透明,却有绿色的心脏,应该是长年累月泡在水里,已经慢慢的向鱼类进化,所以我猜测,它也像鱼一样,不能上岸,一上岸就歇菜,老人们说的应该是这个道理。”爷爷分析道。

    好多人都围着,一听到我们的谈话,都懵了,他们仿佛还在梦中,即便我和苓艺亲眼所见所遭遇,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还是不相信,村长杨树林问道:“叔啊,你说那水猴子是传说中的水鬼,我怎么有点像在听神话,但是我又不能不信,因为我女儿的脚被它抓伤,这就在眼前,只是我很纳闷,咱们村延续了几代人,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水鬼,怎么突然间就冒出一个?”

    “是啊是啊,大罗溪孕育了我们几代人,也从来没人见过,更别说过遇到那玩意,怎么就突然冒出一个呢?”有人附和道,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我爷爷。

    爷爷摸了摸山羊胡子,沉思片刻说道:“我看是昨日那个炼尸窟被挖,地火三阳阵被破导致的,因为地底下有地火三阳阵,虽然整个地面有古井泉水压着,但是整个地底的温度阳气还是很吓人的,所以这些山精水怪都不敢出来,此刻大阵一破,它们全冒出来了,唉!按照我的看法,吴老转不是被那水猴子害的,也不像那个兽医说的那样,是野兽吃的,咱们在这里几十年,山里有什么害人的野兽早就一清二楚,再说那些野兽也从未进过村,从未袭击过人,所以我猜测大概是某只山精害的。”

    爷爷口中的兽医,是今早过来的镇里的法医,因为是在我们镇上当兽医的,卖卖家禽用的药,什么禽流感,鸡鸭瘟,还有公猪阉割什么的,都是找他的。

    只是这老小子,不知道是哪里走的关系,摇身一变就成为了镇里的法医,早上跟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来的,他在洞里研究了半天,最后说是野兽干的,说凭他几十年的兽医经验,准错不了。

    所以这个案子也就结了,派出所在后山就钉上个大的牌子:野兽出没,谨慎进山!

    吴老转是个光棍,在村里也没亲人了,连个送终的都没有,只好由警车直接拉到火葬场给烧了,这个案子就结了。

    众人沉默不语,只听到爷爷又说道:“大家想想,如果真如那个兽医说的,是野兽杀死了吴老转,那为什么野兽只吃了他的心,其他的一点没动,你们见过哪只野兽只吃心,不吃肉的吗?”

    “对对对。”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经叔这么一提醒,那真是那么回事。”

    “我的天啊,如果真是山精水怪搞鬼,那我们还怎么活?”有个大婶都哭出来了,双手连连合十,朝着虚空拜拜。

    “大家也别着急,更不要慌张。”爷爷对着嘈杂的人群压压手道:“你们没听吴名说吗?那只灵龟吃了水鬼,然后没入了大罗溪,这灵龟是专门来救苓艺的,所以我想它会继续守护咱们村子的,山精水怪都不用怕。”

    “是了,是了,灵龟灵龟!”众人连连点头,豁然开朗,有灵龟守护村子,他们还怕什么?

    “乡亲们,这灵龟几百岁了,按照算法,算得上龟仙了,大家如果诚心的话,拿点东西到溪边去参拜灵龟,祈求灵龟保佑!”村长顿时组织道。

    “好,大家各自回去准备供品,下午到大罗溪集体参拜龟仙。”有人大手一挥,大家瞬间都散了。

    大家都散了,屋里只剩下杨树林一家三口,还有我和爷爷,我怎么觉得爷爷有点要洗脱的嫌疑,他把这些凶手推到山精的头上,那谁能查得出来,只是我还是不相信爷爷是凶手,虽然种种迹象都指向了爷爷。

    “娃儿,发什么愣呢?我们也回去了。”爷爷拉了下手,转头扫了一眼杨家三人,便出门朝家里走去。

    爷爷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看着爷爷伟岸却有些驼背的身躯,我在心里一直反问:爷爷,吴老转是不是您杀的?

    这个问题我很想问他,但是话几次到了嘴边,又几次咽了下去,因为我实在问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