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殡仪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5本章字数:2726字

    “娃儿,你怎么啦,我看你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想啥呢?”回家后,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门口,看着那个铝制的洗手盆,此刻盆里装的是清水,早上的那盆血水早已被爷爷倒入了臭水沟。

    “没事。”我抬头看着爷爷的眼睛问道:“爷爷,你说吴老转真的是被山精杀死的吗?”

    “我也不知道,那只是我的猜测,既然你看到了水鬼,那有山精也是正常。”爷爷微微笑的说道:“不过有灵龟的守护,我相信我们的村子不会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心里对爷爷的怀疑更添了一分,我继续问道:“爷爷,您是不是有好多事情瞒着我?”

    “嗯?”爷爷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道:“娃儿,你说什么呢?爷爷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

    我看着爷爷,很想问他是不是凶手,但是到最后还是没提起勇气,便借口说道:“昨天在那个炼尸窟的洞口,您摆的那个是什么阵?还有床底下什么时候多了个药箱,我怎么不知道?”

    “哦!原来你是说这个啊!”爷爷恍然大悟道:“爷爷年轻的时候也上山做过几年的道童,学了些道法,那本玄门五术和那个药箱,都是师傅给我的,但是遇上了破四旧,所以我就把那个药箱埋了起来,以前杨胜利那个老东西批斗我,问我箱子埋哪里了,无论怎么迫害我,我都没说,直到后来改革开放了,我才给它挖出来,一直藏在床底,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哦!”我点了点头道:“那个阵法是怎么摆的?”

    “等以后我再教你。”爷爷摸了摸我的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是说是不是要送里面那三位回去了?”我指着里屋问道。

    “嗯。”爷爷点了点头:“不过还得等些时日,村子里发生了这些怪事,我现在还不能走,我们还得留下来观察些时日,确保村子里没事了,爷爷才能安心的送三位道爷回去,你说是不是?”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爷爷的话看似很有道理,但是我的心里却害怕了起来,如果吴老转真是爷爷杀的,爷爷是不是还想留下来继续杀人?

    我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看紧爷爷,如果他还要继续杀人,我肯定要阻止他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没敢合眼,只要爷爷有翻身,我的眼睛都会睁开一条缝,如果爷爷起床,我会算准时间,老年人夜尿的次数多,所以一个晚上起来三四次,那也算正常,所以我一个晚上几乎没合眼,直到天亮了,倦意上来,我才徐徐睡着,至少一个晚上,爷爷都没离开我身边,大白天的,爷爷肯定不会乱来的。

    一连几天,我都是如此盯紧了爷爷,爷爷还以为我是被那水鬼吓的,所以胆小,现在就跟紧了他,但是几天晚上不睡觉,也把我累得够呛,熊猫眼都出来了。

    爷爷问我怎么晚上不睡觉,我说我这几天睡眠不好,老是睡不着,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惊醒,为此,爷爷还调了些中药给我喝,说是安神补脑的。

    跟踪了爷爷两个星期,没发现爷爷有什么异常的,而且在这两个星期内,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乡亲们渐渐的从吴老转死亡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好些人都说吴老转就是水鬼杀的,然后灵龟吃了水鬼,水鬼一死,整个村子不会再出事了。

    我倒是觉得,应该是我的跟踪起了作用,瞬间觉得这两个星期的不眠是值得的。

    今天早上,爷爷收拾好了衣服,也顺便把我的衣服收拾了,我问他是不是要出发送三位道爷回乡了,他说是,他还说请了乡镇里的殡仪车送。

    他说如果用其他车的话,在乡镇里倒没什么要紧事,但是我们的目的地是城市,普通车要是被交警拦住,那就没办法解释啊,车上载着三位道爷的遗骸,又没有相关证明,肯定要进派出所的。

    但是殡仪车不一样,一般交警不会去拦殡仪车的,因为不吉利,即便真被拦住了,那气氛也对,遗骸本来就要用殡仪车送的,爷爷还找杨树林开了张证明,而且殡仪车还是村长托关系给找来的,费用也是村里出,毕竟这是村里的事,不是我们家的私事。

    按照三位道爷留下的书信,地址为福建泉州府南安郡毛家庄,这是一百年前的地址,大概是在清末,民国初的那段时间。

    只是经历过一百年,想要找到这个地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别的不说,就改革开放这些年,各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村改造,农村城市化,别说一百年,就最近这三十年,好些人的家乡都不是儿时记忆中的那模样了。

    泉州府南安郡肯定就是现在的泉州南安市,至于这毛家庄是在哪个地方,得到了那里问问才清楚,南安作为一个县级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爷爷也只能抱着去试试的态度,不管最后找没找到,至少我们尽力了。

    我们这个地方离南安市区大概是十七个小时,这是开殡仪车的那个司机说的,至于是在南安的哪个乡镇,这得去找,南安的南北狭长,从南到北,开车还得四五个小时。

    殡仪车停在了村支部前的水泥广场上,我背着行李袋,里面装着我和爷爷的换洗衣服,爷爷则是背着他的那个药箱,他则是抱着两位道爷的遗骸,我则是抱着剩下的一个。

    我们将三位道爷抱上车,三位道爷此刻已经被披上白色的孝服,而且包裹得严严实实,就如同死者的家属一般,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在乡亲们的目送之下,我与爷爷上了殡仪车,上去之后,我就感觉背后一凉,浑身凉飕飕的,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觉得浑身很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这车不知道接送了多少死者,所以心里发毛,我警戒的扫了一眼整个车子,这大白天的,阳光竟然无法照进车里,而且整个车子阴凉无比,我有些害怕的看着爷爷。

    “娃儿,是不是感觉冷,如果冷就把包里的衣服拿一件出来穿上,我把军大衣也带出来了,晚上你睡觉的时候可以盖。”爷爷指着一旁的背包说道。

    “那爷爷你呢,晚上没盖被子会着凉的。”

    “不会,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车窗全关了,会很暖和的,再说爷爷身体好着呢。”爷爷微笑着说道。

    “爷爷,我怎么感觉这车里好冰冷。”我压低声音对爷爷说道,不敢让那个司机听到。

    “因为这是灵车,长年累月的接送遗体,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接送,甚至有时候一天接送好几趟,而遗体散发出来的阴气,在空气中是不会消失的,只有被人吸入体内,一点点消化,有的消化不了的就会积存在体内,从而整个人阴气太重,就人不人鬼不鬼的,你看那司机就清楚了。”爷爷也压低声音回答我。

    我扫了一眼那司机,特么的吓了我一跳,真的跟死人差不多,同样的黑眼圈,不同的是死人的眼睛是闭着的,但是他却是睁眼的,这表示他是活人。

    但是他整个人都很白,那是一种如纸的病态白,就跟用漂白水漂白过的一样,然而头发和皮肤都没有光泽,犹如石灰一般,只是他的黑眼眶之内,却有一双格外有神明亮的眼睛。

    “这灵车经过长年累月的阴气积累,但是却没有多少活人来吸收走这些阴气,除了那些死者的家属,就只有这司机了!阴气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外面的阳光就照射不进来,你看窗户玻璃,那阳光照射到玻璃上,直接被反射出去,还有,这车长年不用开冷气的,因为车里的阴气就是天然的冷气,只是对活人不好。”爷爷继续解说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如果是这样,那我们选择灵车作为交通工具,不是很危险?我脸色难看的看着爷爷:“爷爷,那我们还是换辆车吧,坐这车,我瘆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