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我被捏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5本章字数:2684字

    当天下午,我们没有停留,虽然被这事折腾的半死,但是我们并没有休息,而且继续看着车子往同安而去。

    爷爷有些虚弱,我也有些虚弱,只有司机的精神比较好,而从南安往同安的路线,要嘛经泉州走高速,另外一个是直接走国道经南安的东田镇下去就是同安了,这比较近,但是路比较不好走,不是不平,都是平坦的水泥公路,只是山路弯弯曲曲,弯道很多,很经常出事故。

    司机选择了走国道,一是省钱,二是省事,他觉得时间上都差不多,没必要去走高速,而且他山路走惯了,这山路对比我们那小山村的石子山路可强多了。

    走了半个小时,刚刚快出东田镇,就要进入鹭岛市地界的时候,原本行驶得好好的灵车,突然一个急刹,在路边的紧急停车道给停下来了,我和爷爷吓了一跳,猛然抓住了扶手,那三位道爷的遗体由于急刹所产生的惯性,翻倒了。

    “娃儿,没事吧?”爷爷连忙出声问道:“师傅,什么状况?”

    “我…我特么好像撞到人了。”司机惊慌失措的说道,我看他虚汗都出来了,满头满脸,他断断续续的说道:“大爷,您帮我下车去看看吧。”

    爷爷见司机都快吓死了,这要真撞了人,这司机就摊上大事了,他吓得六神无主,爷爷安慰道:“应该是你的错觉,我们根本就没见到前方有人,你别太紧张,我下去看看。”

    爷爷便下了车,小心翼翼的往车前走去,可是到了车子的前面,却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

    他不放心,便蹲下去,在车底下扫了一眼,也没发现任何异常,他站了起来,正准备向司机开口,突然司机脚底一踩,油门一加,灵车呼啸着朝爷爷撞了过去。

    “爷爷!”我大声的喊叫着,而后不顾一切,朝着司机奔跑了过去,伸手猛然抢他的方向盘,方向盘一打,砰的一声,车子撞到了公路内侧的岩壁上。

    司机的头撞向了方向盘,而我也撞向了车窗玻璃,那车窗玻璃很硬,我的头撞上去之后,咚的一声,车窗玻璃没破,我的头却嗡嗡作响,丫的,我的脑袋肯定炸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痛楚才减轻些,头脑里的嗡嗡声,越来越小,我突然想起爷爷,猛然站了起来,眼前很黑,整个人很晕,貌似是血糖低,蹲太久的缘故,站都站不稳,猛然扶住扶手。

    刚才车子突然撞向爷爷,爷爷反应迅速,连连后退,我抢司机的方向盘,使得灵车撞向了岩壁,应该没撞到爷爷才对,可是爷爷人呢?

    待我眼前不黑了,我才发发现,司机正凶神恶煞的看着我,目露凶光的瞪着我,他的额头被方向盘磕破了,正流着血,他正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你是谁?”我吓死了,连连后退,这司机肯定又被附身了,丫的,这人也是衰,出一趟门,竟然被鬼附身两次,应该是他身上的阴气重,适合鬼附身吧。

    “杨柳!”我大声呵斥道,司机顿时停住了脚步。

    司机瞪着我开口了,一开口把我吓了一跳,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是女人的声音,这丫的果然被附身了:“杨柳?对了,那墓碑上刻的就是杨柳,那个贱人在哪里?”

    “你不是杨柳?”我惊讶的看着司机。

    “我怎么可能是那个贱人。”司机突然一转头,猛然又转回来,突然却换了一张脸,我吓了一跳,这特么才是这只鬼的真容。

    老态龙钟的老太婆,脸上的皱纹都成了褶子了,她狰狞的说道:“告诉我,这个小贱人在哪里?”

    “我不知道,如果你跟她有仇的话,你去找她好了,我们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你不要伤害我们。”我两脚发软,本来就中了尸毒,大病未愈,此刻被一吓,浑身都在哆嗦。

    “骗谁呢?以为我老人家好骗是吧?你们跟她没关系,会帮她把尸骨埋进我的墓穴里?”老太太狰狞的问道。

    “你的墓穴?”我吓了一跳,头皮阵阵发麻:“那不是杨柳的墓穴吗?她说那是她的墓穴,让我们把尸骨给重新埋回去。”

    “放屁!她只是一堆暴露荒野的荒骨,就在我坟地的边上的不远处,她惦记我的墓穴好久了,昨日我的儿孙们在我的忌日之时帮我捡骨,放到村里的祠堂里,这小贱人就让你们把她的骨头放进我墓里了,占了我的老巢,我那可是青龙出水的风水宝地,可以庇佑子孙万代福泽,岂是这小贱人可以染指的。”老太太情绪激动的说道。

    “占了我的老巢之后,还敢刻上墓碑,这是赤果果的挑衅。”老太太青绿的脸突然一转,恶狠狠的瞪着我:“那墓碑是你刻的吧?”

    “我…是!”我干脆承认了:“我们在那附近没找到墓碑,杨柳说她没墓碑,所以我就给她刻了一块小石头。”

    “你们当然找不到墓碑,因为我的墓碑被抬回了祠堂里,你们怎么可能找到。”老太太继续说道:“我便是循着那块小墓碑上的人气跟踪你们到这里的。”

    “老奶奶,你把我搞糊涂了。”我服软说道:“那杨柳明明就是被人挖了尸骨要去结冥婚的,然后找我帮她报警,警察才将她的尸骨送回去埋起来的,为什么我所知道的,跟您说的,完全不一样?”

    “那肯定是杨柳这个小贱人使的手段,我老太就一天没在,她就给我搞出这么多事,至于昨日我弄死的那个中年男人,他早已经被杨柳迷魂了,他的所有行为都是按照杨柳的指示办。”老太太继续说道。

    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妹的,这竟然是杨柳的自导自演?那中年人竟然是眼前的这老太杀的:“你杀了那个盗墓贼?”

    “他是帮凶,我自然要杀他,你们也是帮凶,我自然也要杀你们。”说话的同时,老太太准备朝我扑了上来,她用阴森无比,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说道:“只要你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特么吓哭了,我大声的问道:“早上的尸毒是不是你给我下的。”

    “不错,你倒是聪明,你爷爷有些本事,但是此刻进入了老身布置的鬼打墙里,只怕他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没人能够救得了你。”老太太带着狰狞的笑容朝着我扑了过来。

    森森爪子一探,就捏住了我的脖子,就跟拧小鸡脖子似的,我只感觉无尽的窒息感,眼睛直翻白,两只脚已经离地了,我感觉到了,我很想喊‘爷爷,救我’,可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声来,老太太借用了司机的身躯,司机五大三粗,拧我这初中生就跟喝水似的。

    突然我感觉我的背后很烫,一阵阵的灼烧感,我已经没了呼吸,我感觉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没了声音,我整个人已经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力气,我的手脚都耷拉着,脑袋也垂下来了,我被这该死的老鬼被捏死了。

    只是我的思维为什么还能思考,难道我也变成鬼了吗?

    “什么鬼东西?”突然我听到老太太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啊!这是什么?啊!”老太太惊慌失措的声音响彻整辆灵车。

    我只感觉从我的背后爬出了个东西,好像是大老鼠或者是猫一样的东西,它正从我的后颈慢慢的往我的头上爬,因为我的脑袋是耷拉着的,所以我根本就看不到它,但是我却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我的感官还在,我能感受到它的触摸,感受得到它抓着我的头发,一点点的爬到我的头顶。

    “不,不要过来,不!”那老太太继续惊慌失措的哀嚎着。

    但是我感觉那东西突然从我的头上一跳,朝着老太太扑了过去,然后老太太的手一松,扑通一声,我和司机两人都摔到了地上,之后我们就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