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深不可测的毛守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3001字

    我和爷爷跟随毛守德又到了她的私人院落,貌似这里是她的私人禁地,不经她的允许是不能进来的。

    还是原来那个凉亭,还是那块四方石桌,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泡茶,而且也没让我站着或者是跪下,这次好歹让我坐下了。

    坐下之后,毛守德看着我爷爷的脸,又看看我,而后才慢慢开口道:“老吴啊,你的事我帮不上,但是我可以帮你算一卦。”

    爷爷定睛看着毛守德,他不会无的放矢,眼前这老太太可厉害着,说话做事的目的性都很强,所以爷爷笑着抱拳道:“有劳前辈了。”

    毛守德微微笑,将手里的拐杖放到边上,倚靠在凉亭的石柱之上,她从她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块红绸布,这布已经褪色泛白,显然有些年头了,她将红布摊开,盖在石桌之上,一个黑白的太极鱼图就显露了出来,摆在石桌的正中。

    而后她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口碗,碗里满满的一碗糯米,夸张的是如此满,满到像锥子一般的米尖,竟然没有一颗糯米掉出来。

    而那碗糯米之上,盖着三枚五帝钱,就是清朝方孔铜钱,铜钱上已经有一些铜绿甚是惹眼。

    之后她又从箱子里掏出三根鸡毛,直接将鸡毛从五帝钱的方孔中插过去,插在糯米之上,然后拿出三条红线,一条绑在我爷爷的左手手腕上,另外一头则是绑在其中的一根鸡毛上。

    另外两条红线则是摆在一旁,我还以为会给我绑一条,结果没有。

    “把手给我,右手。”毛守德继续说道,爷爷便伸出右手,因为左手绑着红线,绑在鸡毛之上,不能乱动。

    我瞪大双眼,毛守德伸出枯槁的手指,如同鸡爪一般,轻轻在爷爷的手心手背手指上,最后到了手腕,手臂上捏捏按按,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爷爷也瞪大了双眼,惊讶出声道:“前辈,这是失传已久的摸骨推算术?”

    换来的却是毛守德冷冷的三个字:“别说话!”

    之后捏完手臂,又捏到了肩骨,然后是锁骨,脸颊两旁的下颚骨,最后就是头顶的颅骨。

    一般来说,无论是谁的脑袋都不轻易让人去摸的,除非是可以值得相信的人,而对于爷爷来说,毛守德就是值得信任的人。

    摸骨完,毛守德时而点点头,又时而摇摇头,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她在一个月之前就算到三位道爷能回归,我真会怀疑她跟街边那些骗吃骗喝的神棍是一路货色。

    那些神棍一般就一个摊位,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条布幡,上面写着‘铁口直断’,其实都是无本买卖,全凭一张嘴忽悠,时而卖卖关子,故作深沉状,此刻毛守德就是很深沉,但是我和爷爷都知道,她不是装的,而是在推算着。

    别的不说,就她的年纪就很有说服力,算卦这种事,不是都是越老越有说服力的吗?

    许久,默不作声的毛守德才弯腰,从箱子里又掏出一样东西,我爷爷接了过去,我一看认出了这东西,这是一支请神香,跟普通的香具体有什么区别,我就不知道了,以前我们家也有,但是挺少用的。

    毛守德啪嗒一声,打着了打火机,点上了请神香。

    “老吴,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你打起精神。”毛守德看着爷爷说道。

    我去,害我一开始就打起十二分精神,紧张得半死,这不是浪费表情嘛,原来刚才的所谓摸骨都只是前奏热身而已,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只见毛守德一手捏住我爷爷的右手腕,也就是拿着请神香的那只手,而后嘴里开始念念叨叨,我不知道她在念什么。

    只是我感觉整个院落突然起风了,凉飕飕的,我赶紧裹了裹衣服,那风吹得我们的衣服都飒飒作响,而且爷爷手里的请神香火星刺眼,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燃烧。

    突然一阵抖动,是地震吗?我吓了一跳,只感觉整个凉亭,整张桌子都在抖动,甚至我坐的石椅子都在抖动,最明显的是那碗糯米一直也在抖动,那碗里的糯米就像沸腾了一样,噼里啪啦的全往碗外跳,跟爆米花似的,散落了一桌子。

    我的眼珠子差点跳了出来,这尼玛绝对不是特技,而是真真从碗里自己跳出来的,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嗡的一声,突然绑住我爷爷手腕的那条红绳突然亮起了红光,红线外萦绕着一层的红色光晕,那红线就好比烧红了的铁线一般。

    嗡的又一声!只见绑住我爷爷手腕的那一段红线猛然勒紧,深深的陷入爷爷的肉里,爷爷整个人都在颤抖,脸都憋红了,我见到他的额头都流汗了。

    只是眨眼间,我看到爷爷的周身也萦绕起了一层红光,想必是那红线传递到他身上的。

    突然,毛守德猛然睁开双眼,迅速的伸出右手,拿起桌上那只碗,猛然一翻手,将那只碗倒扣在八卦之上,她大喝道:“命运长河,宿命先机,立于死地,请指引我生路!”

    说完之后,桌上的那些本已不动的米粒又开始抖动了,我和爷爷,甚至是毛守德都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些抖动的米粒。

    三个呼吸之后,一些米粒组成‘阴’字。

    五个呼吸之后,另外的一些米粒组成了‘阳’字。

    十个呼吸之后,剩下的那些迷路组成了‘路’字。

    八卦之上,用糯米组成的‘阴阳路’三个字赫然显示在我们三人的面前。

    崩的一声,绑住我爷爷手腕的那条红线猛然崩断!

    他右手之上的那支请神香刚刚燃尽,火星熄灭了,而香灰从始至终都没有掉落,哪怕是刚才如地震一般的抖动期间,香灰也没掉落,只是…

    只是在红线崩断的那一刻,香灰掉落下来了,香灰落在桌面的红布上,竟然成了一个小人形,有头有脖子,有身躯有手脚,惟妙惟肖。

    这一刻,我彻底怔住了,眼前所见的这一切彻底把我这接受高等教育的初中生给震住了,我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竟然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哈哈哈!命运,果然都是命啊!”沉默了许久,突然爷爷哈哈大笑道:“既然命运不可违,那只能听天由命,走一走这阴阳路,反正我孙子已经有依靠了,我也没什么未了的心愿,多谢前辈然让我在临了还能大开眼界,见识到上乘的茅山道术,值了。”

    听到爷爷这么说,本来还目瞪口呆的我,不知不觉间,眼角竟然落下泪来,爷爷一切都放下了,把我也放下了,我的心好难受,一阵阵的心疼。

    爷爷和毛守德都见到我哭了,虽然我很小心,但是毕竟面对面,我想掩饰都不能,爷爷笑着说:“傻孩子,人总有一死,爷爷活了七十岁,也够本了,全国有多少人没到七十就翘辫子的,所以你也别难过,我要死了,在咱们村也算是喜丧,这一辈子也没啥遗憾的,本以为会孤独终老,没想到临老还能抱到你这个乖孙子,无憾了!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愿,那就是杨胜利这老小子在爷爷年轻的时候,借破四旧的名头,祸害了爷爷,这是爷爷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仇,所以你要答应爷爷,把他的独苗孙女杨苓艺给娶了,然后他们家的财产就全部是咱们吴家的了,这样爷爷就算闭眼,也能含笑。”

    “爷爷,你不要再说了。”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哭得一踏糊涂,这几天哭的次数比以前所有加起来的都要多。

    “老吴,你是看开了,可是你孙子毕竟是个小孩子,你别再说了。”毛守德也出言道,爷爷便没有继续说。

    “前辈,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给我孙子也算一卦,让我看看结果,也好安心的去。”本已不说话的爷爷,突然又冒出一句。

    只见毛守德苦笑着摇摇头道:“我道行不够,你孙子身上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我根本就算不出来。”

    “怎么可能?按照我的估计,现在整个道界,能有前辈您如此道行的已是寥寥无几,能超过您的只怕没有吧?”爷爷继续说道。

    “老吴,这一点你错了,在道界,比我厉害的人如满天繁星,只是他们都隐世不出而已,就好比之前的我也是在闭关,一闭关就十五年,几乎都没有人记得我了。”毛守德苦笑着说道,而后又斜了我一眼,含笑着对爷爷说:“我说你孙子充满不确定性,是指他个人的因素,比如你去了,你孙子想自寻短见,陪你一起去,我即便道行再高,我也救不了他,你说是不是?”

    “什么?”我和我爷爷都吓了一跳,爷爷惊恐的看着我,我却惊恐的看着毛守德,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我的天呀,毛守德这个老太太真是深不可测,太可怕了,连我暗暗下定的决心都能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