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0章:自掘坟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3080字

    第二天的下午,我们的车总算到达了村部门口,灵车直接回乡镇里报道了,只有谢恒鸿的路虎车开回了村里,由于我们家在半坡上,大路根本到达不了,所以车只能停在村支部的门口。

    一时间,全村的百姓几乎全来了,一是听说我和爷爷回来了,二是因为三位道爷的亲人也来了,而且还是开着一辆好车来的,大家都没见过好车,所以赶过来开开眼界。

    整个村部门口,以路虎车为中心,里一层外一层,足足围了四层的乡亲,起码近百人,大家都在对路虎车品头论足,虽然大家都不懂车,但是这车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高大上的感觉。

    “别碰别碰,碰掉一点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村长杨树林对着正要伸手去摸车的二狗子说道,毕竟是村长,经常去镇里,所以还是有些眼力的。

    “嘿嘿嘿,村长,您真爱开玩笑,一点漆就能抵得了我?”众人哈哈大笑,二狗子也陪着笑,嘿嘿问道。

    “我怎么跟你们说呢,这车大概就要两百多万,随便磕碰一下去修,都得以万为单位,随便掉个螺丝,都比你养的那两头羊值钱。”村长也不知道跟他们怎么解释,如果再解释下去,又得保险,又得4S什么的,干脆就拿螺丝和羊的价值比。

    “我去,不就一堆金属疙瘩吗?一颗螺丝还能抵得上我两头羊!”二狗子惊讶的看着手里牵的那两头羊,猛然收回了摸车的手,万一真磕碰了,手里的两头羊就没了。

    “哈哈哈!”见其滑稽的模样,众人一阵哄笑,但是大家也都把话听进去了,心里都对这车敬而远之,都只在远处看,不敢再靠近了。

    毛守德则是跟随着我和爷爷径直往炼尸窟的方向而去,只是到了炼尸窟,那个坑口已经被村长他们给填起来了,我们四人则是围着坑口,一声不吭,因为毛守德没说话,我们都不好说话。

    她只是看着那已经填满土的坑口,怔怔出神,我们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问,只能陪着。

    许久,她才出声,说到我们家里去看看。

    我们家在半坡上,毕竟是俩大老爷们住的,所以肯定不会很细致,但是绝对不会脏乱差,爷爷和我都是爱整洁的人。

    毛守德和谢恒鸿也都进门坐了,爷爷烧水泡茶,茶是高山茶,没有道圣宫的铁观音好,但是毕竟是我们这里的特产,所以别具一番凤味,谢恒鸿连连说好,爷爷准备他们回去的时候送他两斤。

    “老吴啊,咱们先说正事吧!”毛守德放下茶杯说道。

    “前辈,您说。”爷爷也打起精神。

    “一会咱们上山,我替你选块风水宝地,你和恒鸿连夜动手,为你自个造个坟墓。”毛守德说道,我一听,鼻子酸酸的,虽然毛守德给我说通了,但是一想到要离别,心里阵阵不舍,不过我却没落泪,因为毛守德说眼泪只属于弱者,所以我一仰头看屋檐,把要流下来的眼泪倒流回去。

    “好咧,多谢前辈成全。”爷爷乐呵呵的说道,显然他已经想开了,他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以示激励,随后他又出言道:“前辈,现在我们村已经实行了火葬,我这…”

    “你们这里属于偏远地区,所以没那么严,偷偷土葬的大有人在,我算过了,你土葬会比较好,咱们老一辈的人都讲究入土为安,只要你秘不发丧就行了,而且也别在坟墓前立墓碑,现在别问我为什么,等以后你们会知道的。”毛守德说道。

    “嗯,一切都依您。”爷爷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喝完茶锁了门,夕阳已经挂在天边,爷爷和谢恒鸿则是扛着锄头和铁锹往后山而去,为了不让人发现,锄头和铁锹还用布给包了起来。

    此刻家家户户几乎都收工回家,正煮晚饭,我们选择了一条比较不常走的小路,这条小路周围的人家比较少,不容易碰到人。

    经过后山山洞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难过,望向洞口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竟然有些不忍,吴老转就死在里面,而杀他的人则是附体了我的婴灵,说到底还是我杀了他。

    虽然他就是一地痞流氓,但是毕竟罪不至死,我做了个决定,等我道法有成之时,会来为吴老转超度一番。

    我们加快速度前进,别看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那速度快起来,我追都追不上,特别是毛守德,她竟然把拐杖一提,走路如一阵风一般,我完全想象不到,一个一百一十五岁的老太太竟然健步如飞,不仅快而且稳,我真怀疑她那拐杖不是助力用的,而是装饰用的。

    比如公司白领戴手表那是为了显示他们的时间观念强,有些公司的老板根本大字不识几个,他也要弄副没度数的金边眼镜戴上,显示他有文化有内涵,这老太太其实健步如飞,走的快准稳,可是她就是要弄一根拐杖,还真别说,有几分佘太君的模样。

    后山自从出了吴老转这事,几乎都没人敢上山了,而且我们一直往深处走,目前我们所在的地方为山脊背,这个地方几乎没人来,我们很奇怪,为何毛守德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她说她在寻找整个村子所在的气运之地,只要在气运之地的边上找个地,修筑坟墓,把我爷爷葬进去,以后我就会顺风顺水,我也不知道这有没有效果,对于我倒是其次,只要能对爷爷好就行。

    地址最终选定,在一处溪流的上方岸边,这溪流就是大罗溪的源头,几股泉眼正汩汩的冒着泉水,为整个村子气运的源头,风水风水,重的还是水,我们所说的水土不服中的这个水,也是这个道理。

    将两盏矿灯放在一边,我们就开始动工了,地点是毛守德选的,肯定错不了,时间也是她定的,爷爷一锄头挥下去,就算正式破土了,谢恒鸿则是拿着铁锹,一锹锹的将泥土给铲出来。

    我也没闲着,有挖出小石块的,只要我能搬得动的,我会将它搬到一边,这是爷爷的坟,我总得做点什么。

    看着爷爷挥锄头的背影,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的难受,本以为捡我回来养,能够为他养老送终,没想到临老还得自己挖掘坟墓,自己操办后事,我感觉我这个孙子做得一点都不称职,心生一阵懊恼。

    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五点,墓坑才挖好,我都有点打瞌睡了,但是三位老人都还很精神,爷爷和谢恒鸿不顾劳累,也没有休息,而是直接下山去,因为迟点下山可能就会被人发现。

    下山之后,爷爷和谢恒鸿也都没梳洗,因为太累了,他们就把外衣外裤脱掉就睡觉,谢恒鸿睡我的床,爷爷睡他自己的床,我倒不是很困,因为在山上有打盹了,毛守德则是坐在我们家的那张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我觉得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所以我推开门,到菜地里采了一把的空心菜,回家之后,就煮了稀饭,炒了空心菜,还煎了几个鸡蛋。

    我把饭菜盖着,静静的等着他们醒来。

    没把他们等醒来,我坐着坐着,靠着门就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完饭了,并且给我留了一些。

    我揉了揉眼睛,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却听毛守德说道:“时间来不及了。”

    “前辈,什么意思?”爷爷不明白。

    “你的时间来不及了,赶紧把上衣脱下来,我给你借命。”毛守德二话不说,从她的箱子里拿出了符笔和朱砂。

    爷爷也没迟疑,赶紧脱掉上衣,转过身去。

    毛守德用符笔沾着朱砂,在我的爷爷背上龙飞凤舞的画了起来,我看不懂她画的是什么符,反正她的速度奇快,一气呵成。

    待符画完,她让爷爷穿好衣服,而后去找村里的木匠借一些工具,她说要帮爷爷打副棺材。

    爷爷出门后,毛守德掏出七个小盏子,盏子里面倒入灯油,插上灯芯,而后点了起来。

    待爷爷回来之后,她从她箱子里抓取了七颗糯米,就是前几日给爷爷算命的那碗糯米,她抓出七颗糯米放入爷爷的嘴里,她很严厉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吃饭,不用睡觉,更不能说话,因为你已经死了,我为你点了七盏的长明灯,嘴里含米粒七颗,续命七天,每天会自动吞下一颗糯米,熄灭一盏长明灯,七天之后,油尽灯枯,粮尽人绝,你便会真正的死亡,所以我们必须在七天之内,办完所有的事。”

    爷爷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一刻,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爷爷死了,用秘法借了七天的性命,他不能吃饭,不能睡觉,更不能说话。

    “切记切记,千万不要说话,谁问你都别说,你一张嘴,嘴里的糯米会跳出来,一跳出来,你立马断气。”毛守德再次交待了一番。

    爷爷猛烈的点了点头,我看着爷爷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了,哭喊着抱着我爷爷,或许我以后再也没机会抱他了,没想到我煮的那一餐饭竟然成为爷爷的最后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