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掏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2784字

    我们当天晚上没有出发,而是到了凌晨的三点多才出发,这样到山上的时候大概五点多,要在白天做事,因为晚上太黑,根本打造不了棺材。

    现在已经实行火葬,火葬用的棺材都是用竹浆或者纸浆压成的,轻薄易燃,而且成本低廉,推入火化炉烧时,非常容易烧化,如果用常规的实木棺材,一是成本非常高,二是实木棺材很重,不利于运输,三是实木棺材不容易烧化,四是为了环保,节省木材资源,减少树木的砍伐。

    火葬普及以来,传统的棺材铺大部分都关门了,以往做棺材的木匠很多都改行做橱柜和衣柜,这门手艺也渐渐的在失传了。

    但是谢恒鸿会,作为道圣宫现任馆主,他是全能型的一个道士,连做棺材也会,我和爷爷,还有毛守德就负责找木头,已经枯死的干木头,这里是后山,就地取材。

    工具也都有,爷爷找本村木匠借的,木匠忙的时候也就那么几个月,手里如果没活的话,工具也都是闲着的,爷爷辈分高,威望也高,在村里很少借不来的东西,大家也都很放心。

    毛守德手里拿着一把战国时候的青铜剑,锋利无比,砍这些枯树的时候,刷刷两下,一棵大腿粗细的枯木就被砍断了,我不知道是那青铜剑锋利,还是说毛守德的功力深厚,又或者是两者相得益彰。

    这青铜剑是谢恒鸿随身佩戴的,好像是在哪个拍卖会拍下来的,传说这把剑当时就拍了不下百万,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如此值钱,但貌似谢恒鸿非常喜欢它,每次提到它都赞不绝口。

    他说现在国内的枪支管理很严格,要申请持有许可证也很难,而且他又不会开枪,所以还是普通的冷兵器好,但别说是枪支,就是普通的刀具也要受到管制,走到哪里也都会查的,所以这把青铜剑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因为它是古董啊,打上古董的标签,还有拍卖时的价格,还有拍卖行出示的证明和出让合同,走到哪里都没问题,即便有警察查,那也能放行。

    坐飞机也能托运,要嘛以古董的身份托运,要嘛以道士做法事的法器托运,但是因为价格太高,所以需要专门人看管托运,一般每次航班都会有一名的便衣安全员,这把剑一旦上飞机托运,都会由安全员看管。

    这把青铜剑没有名字,好似是普通的青铜剑,但是它保存完好,只是剑身上下铺满了铜绿,不得不说战国时期的冶炼和造剑技术真的让人惊叹,现在的技术估计都没如此精湛,你想经过千年,这青铜剑依然保存完好,我们现在工艺造出来的剑,经过千年,只怕只会成为了一堆破铜烂铁。

    谢恒鸿还说,这把青铜剑是一位将军的佩剑,这把剑貌似砍掉很多敌人的脑袋,每砍杀一人,就会沾染并且饮血,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一把煞器。

    平常人对着煞器敬而远之,但是道士对这种东西求之不得,因为那些东西怕煞器,爷爷的那把柳叶刀好像是以前宫里凌迟犯人用的刀,所以也是一把煞器,只是因为体积太小,如果防身用,肯定不行,也只能拿来震慑那些脏东西。

    弄了两天,棺材终于弄好,还真别说,谢恒鸿的手艺还真不赖,我心里犯嘀咕,是不是以后我跟毛守德学道术,也要学怎么样造棺材。

    只见毛守德蹲下,拿起了符笔和朱砂,她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有灵龟血,那就好了。”

    “灵龟血?为什么要灵龟血,做什么用?”我不解的问道。

    “传统的棺材匠,在做完棺材之后,都会在棺材里刻上一道符文,这符文是指引棺材内死者的灵魂前往阴阳路去投胎用的,就是指引他们阴阳路的方向,让他们不会迷路。”毛守德用符笔粘了粘朱砂说道:“一般都用朱砂,但是朱砂的效果不是很好,如果有灵龟血,我还能多画两道护魂符,护送你爷爷的魂魄一路上都不受伤害。”

    说完之后,毛守德拿着符笔正要画上去,突然从我们的身后传来咕噜噜的声响。

    我们一吓,猛然站了起来,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而去,原来是边上的大罗溪。

    我一个激灵,难道是灵龟来了?我朝着大罗溪奔了过去,边跑边兴奋的喊道:“肯定是灵龟来了,肯定是。”

    毛守德她们也追了上来,我们就怔怔的站在那边,溪面上冒出了好多气泡,并且伴随着咕噜噜的声音,突然溪面涌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不一会儿竟然形成了无数的小漩涡。

    我兴奋不已,之前灵龟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架势,只见溪面慢慢的深色了起来,一座小山模样的东西浮现了出来,果然是灵龟。

    五个呼吸之内,灵龟的整个龟甲露出了水面,而后灵龟的头,哗啦一声就探出了水面,它眨了眨眼睛,又开始对我们笑了。

    “好大的灵龟啊!”谢恒鸿惊叹道。

    “这已经是龟仙了,最少五百年以上。”毛守德也睁大了眼睛,显然她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灵龟,爷爷也是瞪大双眼,终于见到了灵龟的真容,上次解决灵龟,他可是站在龟背上。

    我们慢慢后退,只见灵龟一步步的朝着岸上爬了过来,而后出水,朝着棺材的位置爬了过来。

    我滴乖乖,直到灵龟到了我们的身边,我才知道它有多大,它简直就是个巨无霸,我身高一米五五,还没它的腿高,何况它爬的时候还是屈着腿的,要是伸直,那就更长了。

    它就如同小山一般,在它的面前我们就好像小不点一样,我有些害怕的往后退,生怕它冷不丁一探头,把我一口给吞了,毛守德却笑着说道:“它是灵龟,灵龟和我一样是吃素的,所以你别害怕,再说了,这灵龟已经成为龟仙了,起码五百岁,如果是其他的灵物,只怕早已化为人形,龟的寿命比其他的都长,所以它们化形的速度也比较慢,起码还得等上百年或者更久。”

    我才稍稍放心,仰起脖子,看着巨大无比的乌龟脑袋,它正含笑的对着我们点点头,以示它听懂了毛守德的话,并且表达它的善意。

    “灵龟,想必你也清楚我的意思,我们只是想借点你的血液,不管是棺材上的符文,还是这娃娃取心脏出来,都需要用到你的血,你放心,我们就取适量而已,不会伤及你性命的,救人性命,也是为你自个积德,愿你早日功德圆满,修成正果!”毛守德说完,对着灵龟作揖行礼,我们三人也同时弯腰。

    灵龟依旧含笑的点点头,同意了。

    毛守德却突然出言道:“我看要不然趁灵龟也在,老吴也还在身边,我们把小吴自个那颗不跳的心脏给取出来,灵龟血为万能血,在取心脏的过程中,需要灵龟血去补充小吴的血,正好灵龟在,干脆把这事给办了,而且老吴也可以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之后也好安心的去,如何?”

    “嗯嗯嗯!”爷爷含泪,激动得连连点头,对着毛守德和灵龟连连拜谢,他拉着我,我也朝着毛守德和灵龟跪拜下去,毛守德能这么做,我真的很感激,她是为了让爷爷了无牵挂的走。

    时间紧迫,毛守德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小段人参模样的东西,她说那叫尸参,是从尸体上长出来的参类,这种参有毒,如果服用过量会致命,但是如果适量,则可以使人全身麻醉,是很好的麻醉药,即便有人拿刀砍你,你也不会感觉疼痛,三国时候的华佗就是用它做麻醉药。

    现场架火熬了一碗,那汤的颜色跟高丽参的差不多,红黑红黑的,还有一股浓浓的参味,我捏着鼻子,仰天一口吞了下去,感觉跟普通的参没什么两样,只是有点苦,有点腥味。

    只是三个呼吸,我就感觉自己全身麻痹了,这东西的效果竟然立竿见影,我一动不能动,唯有眼睛能看,耳朵能听,脑袋能想,却不会说话了,因为我感觉我的腮部甚至是喉咙都麻痹了,根本动不了。

    我被爷爷和谢恒鸿抬进了棺材,这棺材是为爷爷造的,爷爷都还没进去,我却先躺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