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4章:鬼脸作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2998字

    啊的一片惨嚎!不仅是吴新城,就连他身边的几个同学都被凳子砸中了,正抱头大哭,也有几个暴怒而起,对着我破口大骂,并且朝我挥拳奔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胆气,以前见到别人打架我都会很害怕的躲开,但是这一次我却不害怕了,反而兴奋异常,我抄起身边的另外一把凳子,双手握着,一把就朝着迎面而来的同学砸了过去,正中脸面,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啊!全班都乱了,好多女同学惊吓哭喊着跑出了教室。

    那些本要扑上来的同学,见我发疯了,把刚才那同学砸出血毁容了,他们顿时怕了,连连后退,转身就跑,片刻之后,教室里只剩下那个倒地的同学,吴新城,我,还有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的杨苓艺。

    我提着凳子朝着抱头蹲地惊吓不已的吴新城走了过去,我扬起凳子,毫不犹豫就朝着吴新城砸了下去。

    啊!吴新城哭爹喊娘,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连连求饶。

    但是我并没有住手,这特么的骂我爷爷是老光棍,我爷爷都死了,他竟然还骂他,那我就砸死他,让他阴间去跟我爷爷谢罪。

    我连连砸了三四下,吴新城杀猪般的喊叫声传遍了整栋教学楼。

    “吴名,住手,快住手,再砸下去,你会砸死他的。”杨苓艺捂着双耳,对着我大声的哭喊着,显然她也被我吓坏了。

    我稍稍恢复神智,晃了晃脑袋,回头看了杨苓艺一眼,她的脸都吓绿了,哭得稀里哗啦。

    “老师,就是他,吴名疯了!”这时有同学带着保安,和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来了。

    两个保安一把架住了我,夺下了我的椅子,班主任肥婆赶紧打电话通知了校医务室,并且打了120,因为她也看出倒地的两个,伤势很严重。

    “吴名,你神经病了吗?开学第一天,你就把同学打成这样?”挂完电话,肥婆班主任竟然不问情况,就噼里啪啦对我一阵指责。

    “肥婆,你给老子闭嘴!”我特么早就对这肥婆有意见了,这肥婆欺贫爱富,好多家里有钱的同学都会偷偷的给这肥婆送过礼,我们家穷,她就没正眼瞧过我。

    “你喊谁肥婆呢?你喊谁肥婆呢?”肥婆瞪大双眼,她没想到我敢骂她,这或许也是她的心伤,被我戳中了。

    她一步上前,扬起手臂,一巴掌朝着我甩了过来,估计她想甩我这巴掌已经想很久了,可是我也忍她忍好久了,以前是不敢,现在都这样了,老子还怕你个鸟,我扬起一脚,就朝着肥婆的脸踢了过去。

    啊!又一声杀猪般的喊声。

    噗的一声,肥婆一口血水吐在地上,血水中有两颗牙齿,而她的脸上则是一个大大的鞋印。

    “保安,快,快把这个人绑了,他疯了,连老师都打!”肥婆惊慌失措,对着架住我的保安喊道。

    保安一把就抱住我,一人抱上面,一人抱双腿,我彻底被制服了,被抱到了保安室,用绳子给我捆了起来。

    而我背上的那个鬼脸被也发现了,那肥婆冷笑的看着我,她说那是纹身,我罪加一等,这次我被开除学籍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谢恒鸿和毛守德被打电话通知到了学校,校长问我家长的电话,我报了谢恒鸿的,谢恒鸿不是给了我一张名片吗,我就报了他的,现在爷爷去世了,他们就是我的监护人。

    现在我也不怕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不读书了,而且要离开这里,无论是转学或是退学,甚至是被开除,那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走人。

    “你们是吴名的监护人?吴名的爷爷呢?”校长惊讶的看着毛守德和谢恒鸿。

    “老吴他有事去了鹭岛,根本就赶不回来,我们就在学校附近,他就让我们过来了。”毛守德说道。

    “那你们通知他,吴名被开除了,让他来领人。”校长很气愤的说道:“不管同学间怎么闹误会,打人就是不对的,他竟然见人就打,把人家同学打进了医院,两个同学加起来缝了二十七针,甚至还打班主任老师,看把老师的两颗门牙都给踢落了,你说他还是学生吗?你们再看看他的背后,竟然去学人家纹身,他就是个混混,人渣,社会的毒瘤,败类。”

    校长把能用的形容词全用我身上了,把我贬得一无是处,我只是对着他冷笑,丫的,我现在要是没被绑住,我连你也一起打。

    “吴名被开除了,但是责任是逃不掉的,学生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这些都得赔,被打伤的学生家长,现在正在路上,一会怎么赔,你们自己商量。”校长继续说道。

    半个小时之后,吴新城和林天德的家长来了,他们来了先一阵囔囔,盛气凌人,说要报案怎么怎么样的,其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无非是想多赔钱。

    同学之间打架,而且还都是未成年人,这派出所能不能立案还是一回事,到了派出所,警察百分百会让私了的,他们无非就是想吓唬毛守德和谢恒鸿,以此多要求赔钱。

    最后还是肥婆捂着嘴巴,出来充当好人,她带着口罩说道:“作为吴名的班主任,带到这样的学生,真的很不幸,但是毕竟是学生,闹到派出所就没意思了,也为了孩子将来的着想,作为受害人之一的我提议这事私了。”

    “私了可以,但是他们得赔到我们满意了,不然我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吴新城的家长附和道。

    谢恒鸿怎么能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说个数。”

    “五千,一人五千。”吴新城的爸爸狮子大开口。

    谢恒鸿没有说话,而是从上衣的内兜里掏出了两沓百元大钞递给了吴新城的家长说道:“一人五千,三人是一万五,班主任你也有份,这是两万,还剩下五千,如果你们不管好自己的孩子的话,剩下这五千就是预定下次的。”

    “喂,你这什么人啊!你这老不死的,真是的,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家长,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谢恒鸿将钱塞到吴新城家长的手里,而后拉着我,潇洒的朝着门口走去,肥婆班主任朝着我们的背影破口大骂道。

    我的心里顿时一爽,本以为毛守德和谢恒鸿会跟人家连连道歉,可到了学校,听完缘由之后,一句话没说就赔钱,甚至还向着我,这跟爷爷的做法完全不一样,今天要是爷爷来,肯定是跟人家连连道歉,最后就是讨价还价,临了还是要赔钱。

    但谢恒鸿虽然赔了钱,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简直霸气侧漏。

    “恒鸿,你也跟着瞎闹。”上车之后,毛守德有些生气的责备道。

    “太奶奶,您也看到了,不是师叔公的错,那些人分明就是没管教好自己的孩子,而且个个都是小市民的嘴脸,学生家长也就算了,你看看那肥婆班主任,一副贪财的嘴脸,哪里有点为人师表的样子。”谢恒鸿说话的同时,朝着我打了个鸟眼。

    “他们是有些过了,但是你说多出五千是打下一次的,这就是你的错,你都五十好几了,给人家当爷爷的人了,你还如此胡闹。”毛守德责备道。

    “太奶奶,对不起,我错了。”谢恒鸿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诚恳道歉。

    毛守德骂完谢恒鸿就转头看向我,她说道:“吴名,这次我就不责怪你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正好被背后的鬼脸钻了空子,操纵了你的情绪,让你暴怒伤人。”

    我猛然一惊,抬头看着毛守德,原来是这张鬼脸搞得鬼,怪不得毛守德不责怪我?我还以为今天我变化如此大,是因为他们骂我爷爷,我才暴怒,敢情是背后的鬼脸作祟。

    没想到学校一别,再次见到杨苓艺,竟然会是五年之后的清逸网吧。

    刚才在网吧的后巷,我根本就没动手,而是脱掉上衣,光背对着黄毛他们,而后让我身后的鬼脸开口跟黄毛等人说了一句话:再特么装逼就把你们吃了。

    结果这帮孙子就怂了,当场就给我跪下了,根本都不需要我动手,虽然这五年来,我从毛守德那里学到的道术不多,但是身体强度却被锻炼得无比结实和抗击打,还学习了好些拳脚功夫,即便真打架,我也不会吃亏。

    毛守德说身体是基础,她说如果碰到强大的妖魔鬼怪,搏斗的时候,没有强大的身躯,光有道术,那一样得歇菜,所以扎实的身体和外家功是学习道术的基础,因此这五年,她都想着各种办法在锻炼我的身躯和意志。

    背上的鬼脸则是一大麻烦,经常会影响我的情绪,就如同在学校打人的那次,所以毛守德就想出了用硬币摆出天罡地煞阵,每天以硬币上的阳气来克制和削弱鬼脸的力量,这也是我开头为什么要乞讨和强索取硬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