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情窦开,鬼眼同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3048字

    我拉了拉谢毛毛的手臂说道:“我们去那里说点事,你爸让我转告的。”

    我又回头对杨苓艺说道:“你在这等我一下,他爸让我带话给她,她们家的事,所以…”

    “我明白的,你不用解释。”杨苓艺会心一笑。

    我便拉着目瞪口呆的谢毛毛往不远处角落而去,我边拉,这二妞边嘀咕道:“我爸有啥事不会给我打电话,非得让您给我带话啊?”

    我去,这二妞不二嘛!竟然还能想到这一点,我赶紧捂住她的嘴说道:“你小声点,吴哥我有事拜托你。”

    “啥事啊?你搞得如此神秘兮兮的,还得躲着你女朋友,不过还真别说,你女朋友真漂亮。”谢毛毛说话的同时,还遥空对着杨苓艺笑笑。

    “我的事就是关于她的,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最合适办这件事了。”我沉思片刻说道:“你也是咱们道圣宫里出了名的谢大胆,应该不怕那些妖魔鬼怪吧?”

    “不怕!”谢毛毛摇了摇头说道:“因为我根本就不信。”

    “我去,你敢不敢把这话在你爹面前再说一遍?”

    “嘿嘿,不敢!”谢毛毛嘿嘿笑说道。

    “我今早得到一份报纸,就是我手里这份,然后这份报纸有鬼,会预言人的生死,报道还没发生的事,早上已经应验了一次。”我拿着报纸对谢毛毛说道。

    “吴哥,你在说什么?叽里呱啦的我听不懂!”谢毛毛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去,你看看这报纸。”我索性翻开报纸,把中间关于报道杨苓艺的那页偷偷的给谢毛毛看,我再次看到那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说道:“就是这报道,你好好看看,报纸说七天后,她会上吊自杀,我们必须想办法破掉,不然她真的会自杀,我早上已经帮一个报纸哥破解掉了。”

    突然谢毛毛竟然双手叉腰,对着我生气的说道:“吴哥,你不会又是想耍我吧?你说什么鸟语啊,叽里呱啦的,敢不敢说人话?”

    “我去,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怒了,这丫头是不是不想帮,所以假装没听懂。

    “这句我听懂了,但是前面你说的,我一句也没听懂!还有,你拿张空白的报纸,你想给我看什么?”谢毛毛指着我手里的报纸说道。

    我的心里猛然咯噔一下,我手里的报纸明明是满篇的报道,还有这么大一张照片,我看得真真的,为什么谢毛毛说是空白的?

    难道…一个念头猛然在我的脑海浮现,难道这报纸在别人的手里都是普通的报纸,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甚至我想把报纸中的内容告诉别人也告诉不出去?他们根本就听不到看不到?

    咕噜一声,我咽了口口水,怔怔的看着谢毛毛,我问道:“毛毛,刚才我说的话,你一句都没听懂是吗?”

    “嗯嗯。”谢毛毛连连点头。

    “这报纸你也没看到任何的字或者照片,是不是?”我继续问道。

    “嗯嗯。”谢毛毛的头点得跟捣米似的。

    我整个人都起鸡皮疙瘩了,丫的,是不是有什么鬼东西,在我们身边干扰着我们,阻止我泄露这一切,但是我却没发觉她,说不定她此刻正跟我面对面,几乎要挨到我的脸,甚至还对着我邪笑,可我却没发现她。

    我突然见谢毛毛捧着笔和日记本,刚才应该是在图书馆抄什么,我一把拿了过来,翻开一页空白页,刷刷就写上:这报纸报道说,我的女朋友一个星期之后会上吊自杀,我们得找到破解的办法,阻止她上吊自杀。

    “能看得到吗?”我指着我写的字问道。

    “吴哥,你画符呢?我怎么一个字都没看懂?”谢毛毛脸色难看的说道。

    我的脊背一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不是真有东西就在我的身边作怪,我的头皮阵阵发麻,我又狐疑的瞄了一眼谢毛毛,不会这丫头为了报复我,假装没看见,故意吓我吧?

    我去,这可是人命关天!不行,我得再找个人试试,但肯定不能是杨苓艺,要是她能看到,会把她吓坏。

    我把报纸卷成了卷轴,甚至把刚才写字的那页日记本给撕了,收了起来,我对谢毛毛说道:“我让你跟我女朋友睡一个星期,可以吗?”

    “啊?”谢毛毛瞪大双眼问道:“为什么?”

    “从现在开始到7月19号的24点,任务就完成,这一个星期,你跟紧她就行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给我留意下她,我查到有人要害她,你能听懂我的话吗?”我小声的问道。

    “我听懂了。”谢毛毛点了点头,突然说道:“我通学,我是本地的,住家里没住学校的宿舍。”

    “找个借口跟我女友蹭一个星期的床啊,比如你最近需要早起,从家里赶过来来不及,堵车什么的,总之无论如何,一定要替我看紧她一个星期。”我郑重其事的说道,谢毛毛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连点头。

    “拜托了,毛毛,这项任务很艰巨,你一定要帮我,我吴名很少求人,就求你这次了,所以你上点心,人命关天,还是我喜欢的女人,事成之后,我给请你吃大餐。”我再次交待道。

    “好,我知道了。”谢毛毛信誓旦旦的答应。

    交代完之后,我和谢毛毛朝着杨苓艺走了过去。

    “你们聊啥哪?感觉有争议哦,都快吵起来啦!”杨苓艺笑着说道。

    “没啥事,她说她这一个星期有事需要住学校近一点,想要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但是一个女孩子很危险,我当然不同意的,她父亲肯定也不同意的,所以就争论了一下,最后她说要不然就打扰你几天,这一个星期就跟你挤一下,我说怕你麻烦,所以要跟你说一下,征求你的意见。”我没让谢毛毛说话,而是话反着说,直接釜底抽薪,以我对杨苓艺的了解,她肯定会答应的。

    “没事啊,就很我挤一挤吧,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租房子住不安全。”杨苓艺也劝道,并且亲切的拉着谢毛毛的手。

    谢毛毛却是幽怨的瞪着我,我心里想笑,她肯定在心里骂我,明明是我有求于她,我竟然反过来说。

    她对着杨苓艺说道:“那这些天就麻烦你了。”

    “也谢谢你了,太叔公。”谢毛毛咬着牙齿,对我挤出笑容说道。

    “不客气,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是吧,谢毛毛虫,谢毛毛雨!”

    “哼!”谢毛毛哼了一声,竟然拉着杨苓艺,把我女票给拐走了。

    我彻底无语了,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也好,索性再找个人试试。

    思来想去,我还是想到了师傅毛守德,毕竟她道行高深,而且现在摊上这事的是我的女朋友,我马虎不得,何况后面还有那么多张的报纸,也就是说有那么多的事,我一个人显然应付不过来。

    想通之后,我便朝着学校大门而去,刚一下台阶,不远处一个胖子,穿着花衬衫花裤子,大概也就二十出头,身边还跟着几个小弟,他们正不友善的打量着我。

    麻痹,老子现在正心塞,如果这些小混混敢惹我的话,我绝对会打得他们姓生活不能自理,绝对不会像在网吧里对黄毛那样吓唬吓唬就算了。

    我也狠狠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快速的朝着大门而去,我要回去把这事告诉师傅。

    道圣宫里,毛守德的私人院落内,我与毛守德在凉亭内面对面坐着,她依旧泡着茶,而我有些紧张,因为之前跟谢毛毛试过一次了,所以我得想好怎么说,以免又乱码,她要听不出来就糟糕了。

    “都来好一会了,怎么不说话,不是说找我有事吗?”毛守德品着茶,疑惑的看着我。

    “师傅,我碰到件怪事,需要您帮忙指点下。”我想了想说道:“就是我买了分报纸,里面有些只有我能看到的内容,别人却看不到,比如谢毛毛,我给她看了,她就看不到,我说给她听,她也听不懂,我写给她看,她说我在画符,她一个字都不认识。”

    “哦!”毛守德突然两眼放光,激动得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她紧张的问道:“徒儿,你交女朋友啦?谈恋爱了是不是?”

    “什么?”我的脊背一凉,我早上才表白了,这她也能算得到?我惊讶的看着她的脸,她却直视着我,等我的回答。

    “是…是的,早上刚刚找的,您先告诉我,您怎么知道的?”我感觉喉咙很干,这老太太成仙了不成,难道我在她眼里就藏不了什么秘密吗?

    “开眼啦!哈哈!”毛守德开怀大笑道:“你背后的鬼脸开鬼眼了。”

    “开鬼眼?”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曾经对着镜子看我背后的鬼脸,眼睛是一直睁着的,一直以来我也没碰到今天这种怪事,我不解的看着毛守德。

    “你自己拿镜子瞧瞧你背后的鬼脸,你就知道了。”毛守德说道。

    我便回了房间,从抽屉里拿出镜子,将镜子放在桌子上,而后脱掉上衣,将后背对着镜子,我一转头,顿时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