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8章:情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6本章字数:2922字

    我的脸都绿了,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开鬼眼,原本我以为鬼脸的眼睛睁开着就叫开鬼眼,原来不是这样!

    我怔怔的看着,都不敢往下看了,这鬼脸的眼睛不仅迸发出两道红光,还咕噜咕噜的转着,活灵活现,麻痹,差点把我吓尿了。

    我赶紧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惊吓不已的跑到毛守德的边上,惊恐的问道:“师傅,怎么会这样?”

    “看到啦?”毛守德淡定的问道。

    “看到了,太吓人了,瘆的慌。”我的脸都绿了,我自己都受不了,更别提让别人看到了,以后要是给杨苓艺看到,保准能把她吓晕。

    “你的情劫开始了。”毛守德跟个没事的人似的,我都快吓死了,我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亲师傅啊?

    “情劫?师傅,您别卖关子了,您快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屁股坐下,定睛看着毛守德。

    “你恋爱了,心窍自然开了,你背后有鬼脸,鬼迷心窍,心窍都开了,鬼眼能不开吗?”毛守德绕口令似的说道:“也可以理解为这只鬼嫉妒你找女友了,所以眼红!”

    “师傅,我都快急死了,您别逗我行吗?”我都快哭出来了,我说道:“这关乎我女朋友的性命,求求您救她。”

    “我逗你干嘛,事实就是如此,我教你个口诀,可以随时控制鬼眼的睁开与闭合,这鬼眼一直开着,耗费体能太多,你也顶不住,只有需要的时候再开。”毛守德说道:“你记好了‘左阴右阳后鬼眼,情窦开,鬼眼同开,神兵火急如律令。’这是开鬼眼的口诀。”

    “那闭鬼眼的呢。”我心里默念,差不多记住了,便问道。

    “左阴右阳后鬼眼,阴阳合,鬼眼同合,神兵火急如律令。”毛守德继续说道。

    我默默的记下来,而后默念了口诀,当口诀念完,瞬间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但是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你再看看这报纸。”毛守德在我念完口诀之后,让我看那报纸。

    我将信将疑的拿了起来,翻开了第二页,丫的,真的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我接着翻开第三页第四页,直至最后一页,所有的版面都是空白的。

    我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不是我闭合了鬼眼,就看不到那些报道,我女朋友也不会有事了?”

    毛守德一听,皱眉看着我,随后说道:“你太天真了吧,你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你以为你闭合了鬼眼,这内容就不存在吗?”

    我去,我想了一下也觉得自己有些荒谬。

    “你怎么会如此愚昧,鬼眼只是一个工具,能让你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也叫阴阳眼,阴阳眼分两种,先天的和后天的,开鬼眼则为后天形成的,也就是你借助鬼脸的眼睛去看另外一个世界,把它所看到的传递到你的脑子里,这就是原理。”毛守德解释道。

    “师傅,我懂了,也就是说,我女朋友的事还是会发生的,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彻底懵了。

    “报纸的内容肯定是有人故意让你看到的,至于是什么人,我能猜到,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她是故意出难题让你去解,而且还把难题出到你身边的人身上,至亲或者至爱。”毛守德拿着茶杯说道:“破解的最直接办法就是按照报纸上报道的时间和地点内去蹲守,然后直接阻止当事人的行为就行,比如她要自杀时,抱住她,不让她自杀就行,只要过了时间点,这事自然就过了。”

    “时间是2015年7月19日19时19分,您能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听不到,你说的是哑语,但是我能从你的嘴型判断出你说的话,时间是2015年7月19日19时19分,是也不是?”她笑着说道。

    我兴奋得差点喊了出来,差点一把抱住她,我兴奋不已的说道:“师傅就是师傅,姜还是老的辣。”

    “我这里有张符,你拿去给你女朋友戴身上,想必就能平安的度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毛守德笑笑的说道,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道折叠成三角形的道符,道符还用红线系着,如项链一般,可以直接挂在脖子上的。

    “师傅,太谢谢您了,您真是我亲师傅。”我差点跳起来,本来还困扰着我的难题,竟然这么轻易就给破了。

    “唉,娶了媳妇忘了娘,有媳妇就忘师傅。”毛守德苦笑着摇摇头。

    “哪能啊,以后我让我媳妇跟我一起好好孝敬您。”说这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爷爷,其实这话我最应该对爷爷说的,可是现如今爷爷他不在了…

    “师傅,这五年来我一直问您爷爷的转世之身在哪里,您就是不告诉我,您说等要到了十八周岁成年了,就跟我说,我十八岁的生日都过去两三个月了,您是不是该告诉我爷爷的转世之身在哪里了?”我小声的问道。

    “快了,时间真快,眨眼五年过去了,等我今年办一百二十大寿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你先去忙你女朋友的事吧,等这事过了,把你女朋友带来我看看,我帮你把把关。”毛守德和蔼的说道。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真想象不到,如此慈祥和蔼的一个人,怎么会害我爷爷,怎么会残忍的夺走我的亡灵之心,难道这中间有隐情吗?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紧握着那张救命的道符,但是我却有种不好的预感,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过度,没办法一下子放松下来。

    “把第一张报纸烧了吧,既然都已经破解了,那就烧掉,省得到时候又开始循环。”在我准备出去之后,毛守德说道:“破解完一件,就烧掉那版报纸。”

    “我知道了,谢谢师傅。”

    “还有,既然鬼眼开了,受你控制了,以后你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鬼眼合上,这样就不用再铺硬币上去了。”师傅微微笑的说道。

    “真的?”我一听差点喊了出来,麻痹,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不用再去做乞丐了。

    “在鬼眼没开之前,鬼脸一直在吸取你身上的阳气和能量,用以睁开眼睛,此刻鬼眼睁开了,你把它合上,就不怎么消耗了,所以不需要用天罡地煞阵去抽取硬币内的阳气补充,不过你记住,一旦开启鬼眼,就会消耗阳气和能量,所以你必须要有足够的铜钱储备,用完鬼眼就必须补充。”师傅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师傅。”今天就属这个消息最好了,当然了,找到救杨苓艺的方法,我的心也放了下来。

    只是师傅说‘情劫’的时候,显然对这个字眼很是忌惮,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又不说,而是故意的扯开话题。

    是不是帮杨苓艺渡过了这次劫难就等于是渡过了情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没什么好担心的,有了这一道符,几乎没什么意外。

    我迫不及待的往鹭岛大学而去,把杨苓艺和谢毛毛给喊了出来,我把道符递给了杨苓艺,说是特地找我师傅拿的,用来保平安的,非常灵验,我告诉她,洗澡的时候拿个塑料袋给包上就成了,任何时候都别脱下来。

    她看我如此郑重其事便小心的收了起来,因为她是信这些的,她被水鬼拉过,亲眼见到灵龟吞了水鬼,所以她对此深信不疑。

    我偷偷的把谢毛毛拉到一边,把一些生活用品递给了她,小声的跟她说:“里面有我刚刚买的一个迷你蓝牙摄像头,19日晚上19点,我会用手机扣扣跟你视频,你到时候只要把这蓝牙耳机打开,挂在耳朵上就行了,我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吴哥,您这怎么行,那是女生宿舍,万一您开视频的时候,里面有同学在换衣服,您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怎么办?”谢毛毛脸都扭曲了。

    “我去,19点的时候,你们肯定还都没睡觉,换个毛线衣服啊,还有你不会找点事给她们做啊,比如打牌什么的,总之穿上睡衣就行了,我又不爱看这些,人命关天,我的重点是我女朋友的安危,你知道的。”我差点昏倒,这小丫头心眼真多。

    “额,好吧!”谢毛毛说道:“我给我妈打电话了,她会帮我收一些平常换洗的衣服,您一会再跑一趟,帮我拿来,OK?”

    “成,没问题。”我爽开的答应了。

    有了师傅的道符,又有了这个蓝牙摄像头,我就放心了大半,我还决定在他们宿舍门口蹲点,一有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冲进去。

    “对了,她们宿舍楼是几号几零几?”

    “5栋609室。”

    “明白。”我转身跟杨苓艺告别,说回去给谢毛毛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