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1章:鬼打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7本章字数:2798字

    我也没在停留,有了这个新的办法,我自然迫不及待,我要马上回道圣宫去,那本《茅山道志》此刻就在我的房间内,之前我只扫了一眼,知道有鬼打鬼的办法,但是没有细看,此刻要用到,我得赶紧回去。

    到达门卫室的时候,那门卫大叔见我过来,就乐呵呵的说道:“什么情况?”

    “蚊子太多,受不了了,我想到外面住一晚。”我装模作样的东挠挠溪挠挠。

    “都凌晨一点多了,你这是上哪去住啊,出去通宵上网就说上网,还跟我装模作样,你这样的,我见过没一千也有八百了。”门卫大叔继续说道。

    我乐呵呵的陪着笑,突然想起之前在网吧卖烟,好像还剩下一包烟在口袋,我瞬间就摸了出来,递给门卫大叔说道:“大叔,这烟给您抽,您放我出去行吗?”

    门卫大叔打量了下我手里的红七匹狼,市价可是十五块钱,虽然我是一个硬币抓了三包,实价平摊应该是三毛三一包,他左右看看没人,就顺手接了过去,而后朝着挥挥手,让开了道。

    我去!果然是礼多人不怪,我想着猛然转头,门卫大叔一怔:“还不走?”

    “大叔,商量个事,您不会真通报到我们系吧?”我想着给谢毛毛洗白一下,这丫头在陪我女朋友,我却把她卖了,着实不仗义。

    门卫大叔看看手里的烟,而后坏笑的对我说道:“谅你是初犯,就警告你一下,绝不能再有下次,明天早点回校。”

    “是,多谢大叔。”我去,一包烟就买通了这大叔。

    在校门口拦了许久,最后无奈用滴滴打车,叫了辆车,才直奔道圣宫,到家里时,已经快两点了。

    翻出茅山道志里关于利用鬼打鬼的方法,一直研究到三点多,倦意上来,也便先洗洗睡了,第二天好有精神办事。

    七点多我就爬起来,直奔谢恒鸿家里去,他此刻是道圣宫的馆主,家里的法器应有尽有,按照茅山道志的介绍,廖如槿这样的女鬼很弱,根本就打不过红衣女鬼,所以我得尽快补充廖如槿的能量,并且让她在这几日内强大起来,所以我得给她添置些装备。

    但是我现在没什么钱,我只能到谢恒鸿家拿,因为他不缺钱,而且我还有好多事要向他请教。

    到他家时,他正在院子内打拳,一见我来就停了下来,并且迎了上来,因为毕竟我辈分大。

    “师叔公,您怎么一大早就来了,是不是毛毛这丫头忘带什么了,让您再跑一趟?”

    “不是,我是有些事想跟你请教一下。”我笑着说道。

    “坐,啥事。”我们就近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下。

    “是这样的,如果要用鬼打鬼,但是对方是红衣女鬼,我的鬼太弱,那要烧些什么东西给她?”我开门见山的问道,也没什么好拐弯抹角的。

    “红衣女鬼比普通的鬼魂多的是暴戾之气,死前穿红衣,死后变厉鬼,就是将暴戾和仇恨最大化,全部转化为她的力量,至于是多少倍,那全看她的仇恨有多大。”谢恒鸿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想给你借助的鬼加强,那么首先你烧一件用红纸糊成的衣服,并且在衣服上画上加持符,这样她的力量就大了,你还可以烧些打斗的法器给她,鬼跟鬼打架,其实跟我们人与人的方式很像,都是直接厮打,无非看谁的力量大,能持续更久而已。”

    “你这有这些道具吗?”我随口问道。

    “怎么会没有,红衣可以现做,其他的我给你挑一些,还有可以给她烧一些香烛银纸,如果是男鬼,还可以烧一些酒水什么的。”谢恒鸿托底说道:“相反的,你还可以给你的对手,也就是那个红衣女鬼烧白纸,红白喜事,红抵消白,白抵消红,所以一般给死人的东西都是白的,不会去烧红的,就是不想让死者的鬼魂变成厉鬼,烧白的也是安慰死者,减少她的仇恨和戾气。”

    “哦!”我算明白了,此消彼长,增强廖如槿的同时,我还可以消减石叮当的力量。

    说话的同时,谢恒鸿已经带着我走进了他的法器间,也就是工作的地方,里面归类着各种各样的法器,他拿了个袋子,给我挑选了几样法器,而后说道:“爱疯6S和Ipad3各烧一个给她吧,无聊的时候,她也可以玩玩。”

    我特么差点昏倒,竟然真的有纸塑型的苹果系列电子产品,丫的,都与时俱进了,我拿起来一看,外表跟真的一模一样,不过比真的轻不少,我随口问道:“是不是也要烧充电器?”

    谢恒鸿一怔,而后哈哈大笑,说我真逗,将法器挑选好,他就开始动手给我做红纸衣服。

    “顺便也帮我糊辆奔驰车给她吧。”我想着不行就让她开车撞。

    “有现成的。”谢恒鸿说完,我哭笑不得,真的什么都有。

    “对了,要破掉符钉,用什么办法最好,还不要让下符钉的人知道。”我接着问道。

    “符钉?”谢恒鸿猛然一怔,惊讶的看着我,他问道:“师叔公,你要破谁的符钉,这事可大可小,你先要搞清楚对象,并且预估下后果,量力而行。”

    “唉,干脆跟你说了吧,我在毛毛她们学校,碰到一个可怜的女鬼,被人强暴之后杀害,尸体就埋在一颗大树底下,成为了大树的养分,而后大树还被钉入了两颗符钉,将她彻底的封印在大树内,出不来。”我干脆坦白。

    “有这种事?”谢恒鸿皱眉看着我,片刻后,说道:“师叔公,您可不会又被骗了吧,那个杨柳!”

    “我当然记得杨柳的教训,本来我也不想管的,但是我需要她帮我去抵挡红衣女鬼伤害我女朋友,所以就跟她做了交易。”

    “你女朋友?什么时候交的,我怎么不知道?”谢恒鸿傻眼的看着我:“怪不得你能看见,敢情是你开了鬼眼,我的天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几天刚确认的关系,但是我们认识很久了,您可能还有点印象,他是我们村长的女儿,从小一起长大的,还是我的同学。”

    “哦,原来如此,难怪!”谢恒鸿说道:“要永远破除符钉就是直接拔掉摧毁,这个普通人就很容易办到,但是下符钉的人马上会知道,但如果是让符钉暂时失效,那么用童子尿或者女人的姨妈巾,童子尿破百邪,但是时间长不了,估计几分钟就失效,要想时间长一点,就用姨妈巾去抹一下,把大姨妈抹到符钉上,这样符钉就会失效,除非雨水把上面的经血冲掉,否则符钉不会再起效果。”

    “原来如此。”我连连点头,童子尿我自备,如果要姨妈巾,我找杨苓艺和谢毛毛问问,看这几天她们来没来。

    “这样,我看您第一次单独做这些也比较生疏,要不你去把这两个女鬼的生辰八字要来,记得要分清楚谁是谁哦,千万别搞混了,然后找到她们的头发,也得分清了,你把东西拿给我,我在道圣宫给你烧这些东西,你去学校烧,肯定不合适。”谢恒鸿出言道:“如果那个女鬼真是被人害得这么惨,我们道圣宫就不能见死不救。”

    “太好了,有你这句话,我的心里就有底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有谢恒鸿出手,那事情妥妥的。

    我到学校找到了杨苓艺和谢毛毛,想了好久,我还是问出了口:“你俩谁这两天有来例假骂。”

    两人一听,顿时瞪大双眼看着我,我赶忙解释道:“带血的姨妈巾可以破除厉害的道符。”

    咕噜一声,谢毛毛小声说道:“大姨妈那老贱人刚被我好吃好喝伺候舒坦了,刚走!”

    我和杨苓艺一脑门的冷汗,杨苓艺红着脸低着头说道:“按日子算,我的应该是这两天会来,以前都挺准时的,来了我告诉你。”

    “额,行!还有件事,就是你们到宿舍石叮当的床铺上去找些石叮当的头发给我,然后问来石叮当的生辰八字,我有用。”我说道。

    “要那些干嘛?”杨苓艺不清楚情况,所以开口问,但谢毛毛知道的。

    “石叮当是惨死的,所以要给她超度,尽尽心意。”我说完,杨苓艺猛然点点头,看来她和石叮当的关系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