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扎小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7本章字数:2847字

    啪的一声,毫无悬念之下,我仅存的那串挂珠断了,那颗檀木珠子直接炸开。

    “师叔公!”于长存和徐忠德大喊一声。

    我特么冷汗都下来了,完蛋了,麻痹,这下真的要去见爷爷了,不过师父毛守德说了,我死了会变成人人得而诛之的恶灵,是见不到爷爷的,我该怎么办,我心慌了,急哭了。

    “你…现在还有护身符吗?”头顶响起焦点的声音,他冷笑着说道:“不管你还有多少护身符,我扎你一针,你就破掉一件,今天你在劫难逃,我都说了,不管你是谢毛毛的什么长辈,只要你阻拦我追谢毛毛,道圣宫也保不住你!”

    麻痹!他果然没说大话,完蛋了,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凭仗,道圣宫的两位长老已经被震飞了,所有的护身符也全都被破掉了。

    我长叹一口气,认命了,师父说的,命运早就注定好好的,该死的就不会活着,该活着的就肯定死不了,可怜我刚交了女朋友,只拉了小手,如今依然是处级干事。

    “焦点,你给老子听着,如果今日老子不死,老子一样会阻止你,并且要揪出你,为廖如槿报仇,这是我答应她的。”我对着头顶喊道,虽然我无法抬头,但是焦点一定能听到。

    “什么?廖如槿,这个小贱人还是把这事捅出去了,那你就更要死了,我灭了你,马上就去打得她魂飞魄散。”焦点恶狠狠的说道:“死来!”

    嗖的一声,那种糟糕的感觉又来了,从头顶贯穿下来,我整个人都差点窒息,呼吸不过来,我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刷的一声,一道白芒从眼前闪过。

    啊!耳朵传来焦点撕心裂肺的喊声,犹如杀猪一般。

    啪啪两声,有物体从天花板掉落下来,我定睛一看,吓了一跳,那是两条血淋淋的手臂,手臂掉在地上,手指还一直在抖动。

    只见一只手里握着一个小人,小人上面好像缝了一块白布,而另外一只手臂好像捏着一根金针,我猛然醒悟,焦点是用扎小人的手法来扎我,妈的,他哪里找到我的生辰八字。

    “带着手臂,走!”突然另外一个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我楞了一下,突然明白他是跟我说,我试着动了一下,果然可以动了,我赶紧找了个塑料袋,将两只手臂飞扔了进去,而后扶起两位长老,逃一般的逃出会所,往道圣宫跑去。

    我不知道救我们的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我现在不用死了,我可以回去抱杨苓艺了,麻痹,真的失算,没想到这个焦点竟然有如此的手段,也不知道是哪个臭道士教他这个办法。

    塑料袋里散发出血腥味,这应该就是焦点的双臂,我赶紧拿了些报纸给包上,稍微整理之后,我们打的回了道圣宫。

    到了道圣宫,谢恒鸿的家,我把塑料袋往石桌子一丢,谢恒鸿惊讶的看着我们,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焦点的手臂,但不是我们弄下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有人出手救了我们,要不是他出手,现在死的就是我和他们。”我指着两位执法道长说道:“他们好像受了重伤,你先帮他们看看。”

    “怎么会这样?”谢恒鸿吓了一跳说道:“赶紧到里面说去。”

    说完将我们往里面迎,显然这个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两位执法长老的实力他知道,他很相信他们能胜任此事,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他接受不了,我也吓懵了,丫的,再也不敢相信他了,差点把命搭上。

    先为两位长老用针灸逼出了淤血,然后熬了药吃了一下,谢恒鸿才打开塑料袋,查看那两只断臂。

    从断臂的手里,他拽出了断臂紧握的那个娃娃,娃娃的前面缝上了一块白布,还用两张白纸,一张写着道圣宫的地址,一张写着我的手机号码,白布上用黑笔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还有几根头发,想必是我的,我猛然想起,丫的,肯定是拿走了我的网床,网床上肯定有我的头发,但是我的八字他哪里弄来的?

    而且焦点这个怂包不像会高深道法的人,应该是他背后的臭道士将一切弄好,他只要拿着针扎小人就行,我越想越觉得窝火,恨透了焦点,更恨扎我小人的那个臭道士。

    “茅山诅咒术-扎小人!这是我们茅山术中最为恶毒的一招,已经被列入禁忌之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加害于你?”谢恒鸿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的小人,而后他恍然大悟道:“我原本以为下符钉的那人是我们道圣宫的人,但是我现在可以肯定,这人不是道圣宫的人,而是师出茅山同门的另外一个分支,这个分支很有可能就是学习了禁忌之术而被逐出师门的道济子一脉!”

    “道济子是谁?”我不解的看着谢恒鸿。

    “说来话长,道泓子与我们的祖师道泓子是师兄弟,我们所学的都是正宗的茅山术,比较平常的一些术法,另外一些比较残忍,用以算计人的术法被老一辈的祖师给截留起来,不传下来,因为他们说害人的东西还是不要传的好,但是这个道济子竟然偷偷的潜入藏经阁,偷走了一卷禁忌之法偷偷学习,在门派比斗大赛上,用禁忌之法对付同门,致同门死亡,所以他就被逐出师门,后来不知所踪。”谢恒鸿介绍道。

    我去,敢情不是从道圣宫出去的,而是在茅山就已经分家了的。

    “有人说他去了南洋,那些禁忌之术被得到了推广,南洋的降头术就是从茅山禁忌之术演变而来的,我曾经研究了一下,还真的跟茅山术有好多相似的地方,没想到此刻在我们道圣宫的势力范围之内,竟然出现了扎小人这种邪术!”谢恒鸿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有点不爽的说道:“出现这种法术倒是其次,要不是我从毛毛那里打劫了三样护身符,只怕我现在已经被扎死了。”

    “被扎了四次?”谢恒鸿惊得张大了嘴巴。

    “要不然你以为呢?还说给我最好的护身符,还不是一下就给人扎爆了,好在最后那个人出手了,一刀斩下了焦点的两只手臂,不然我真成师父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徒弟了,师父要绝徒了。”我抱怨道,谢恒鸿老脸一红。

    他嘿嘿笑的说道:“师叔公,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会出现扎小人这么恶毒的招数,我以为有了我的护身符,还有两位长老的保护,应该万无一失,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彻底没声了,他是道圣宫的馆主,不能落了他的面子,我说道:“算了,人也没事,还带回了两只手臂,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开坛做法,拉他下地狱!”谢恒鸿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精神一震,这谢恒鸿会如此高深的法术吗?我上下打量着他,不敢相信。

    “老于,老徐,通知老伙计们,开坛做法,勾魂入地府!”

    “是,馆主!”两人的伤无大碍,他们得令之后便下去准备了。

    “师叔公,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要是你真有闪失,我也不好跟太奶奶交代,也对不起你爷爷,所以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你提一个要求,我尽量满足你!”谢恒鸿拍着胸脯说道。

    我去!这么大方,谢恒鸿有钱,而且还是道圣宫的馆主,宝贝肯定不少,这可是天上掉馅饼啊,不对,这是我九死一生,用命换来的,我该拿!

    他定睛看着我,眼神无比真诚,显然是真答应满足我一个要求,我想了想,提钱肯定不行,要提少了没意思,提多了,我师父那关过不了,而且提钱俗气,给人的印象也不好。

    所以我咬一咬牙说道:“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食言不成?”谢恒鸿反问道。

    “我现在很怕死,把你收藏的宝贝都拿出来,让我挑,我挑中几样算几样,你都得给我。”我干脆狮子大开口,反正他自己夸下海口了。

    谢恒鸿一怔,没想到我会如此大口气,他有点汗颜说道:“可以,不过你不能说挑几样是几样,我珍藏的宝贝也不是很多,这样吧,上限是十件,怎么样?”

    我想了想,十件也不少了,但是关键我不知道哪些是好东西啊,万一挑到不好的,那不是亏了,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人,我嘴角一勾,点点头,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