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8章:茅山勾魂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7本章字数:2650字

    不错,我想到的就是谢毛毛这丫头,这丫头没心没肺,而且有点二,只要我跟她软磨硬泡一番,相信她会帮我的,她肯定知道哪些是她爹的宝贝,只要拿下了谢毛毛,那么大事可成。

    谢恒鸿说要布阵做法勾焦点的魂,还真是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当天晚上八点整,众人就开始摆阵仗,偌大的符帐被打开了,就是街边小摊贩用的帆布帐,四边有四根脚支撑起的帐篷,可以用来挡雨,只是他们这件可是从谢恒鸿的法器间拿出来的。

    它的四面贴满了各种各样图案的黄符,帐篷顶端接通了好几个颜色的LED灯,在灯的下面则是用塑料薄膜镂空的符,只要灯一打开,灯光照射到那镂空的符上,那显现的图像就是一道强大的符咒。

    在符帐的底下,躺着一个纸扎人,只是纸扎人的双臂不是用纸扎的,而是用焦点的两只断臂镶嵌上去的,那两只断臂仍旧被黄符包裹,而且用红线困得密密麻麻,而那纸扎人则是栩栩如生,身上也被朱砂笔画上了几道符咒。

    纸扎人的头顶位置摆了一个香炉,炉前一碗糯米,米上放着三枚五帝钱,那碗糯米的旁边则是三个酒杯,旁边一瓶未开封的稻花香,而后边上是一叠黄符,一碗清水,清水里一支柳枝,柳枝上挂一招魂幡,招魂幡上画了一个小人。

    符帐下的东南西北则是坐着谢恒鸿,于长存,徐忠德,还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我坐这里,我特么什么也不会,但是既然要我参加,那我就不好意思推辞了,何况谢恒鸿的那十件宝贝还没到手,不好推辞,万一他变卦呢?万一他拿出来的全是垃圾呢?

    帐外则是有谢家弟子六人护法,此刻这些人除了谢恒鸿,人人手里都拿着柳条,柳树寒阴,打鬼就有效。

    我有种错觉,纸扎人的两只手臂一直在跳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我真的有感觉它在动,纸扎人的身边则是用米描出来的一副画,纸扎人的脚底只一条路,路为黑白二色,黑色的为黑米,白色的为白米,在路的中间写着‘阴阳路’三个字,这条路绵延,在阴阳路的尽头有一个关卡,关卡上面画了一个鬼头,鬼头的头上写着‘鬼门关’三个字,此刻的鬼门关是紧闭的,而鬼门之后,则是另外一条路,是用黄米摆成的,路的正中间写着‘黄泉路’,而黄泉路的尽头则是一座宫殿,宫殿写着‘幽冥地府’。

    两名弟子,估摸也有三十多,坐在了谢恒鸿的身后,一人拿着唢呐,一人则是拿着铜钹,谢恒鸿朝着他们点点头,众人知道法事正式要开始了。

    铃铃铃,谢恒鸿摇动了三下招魂铃,法事正式开始,唢呐声起,铜钹声也起,声音很有节奏,而且很合拍。

    谢恒鸿用烛火点了两柱清香,插在香炉里,两柱敬鬼魂,三柱供神仙,这是禁忌,他打开了那瓶稻花香,在三个空酒杯里倒满。

    之后右手拿起柳条左右摇晃,那枝头的招魂幡也随风摇曳,顿时阴风起,众人打起了精神。

    谢恒鸿一边摇动招魂铃,一边摇动柳枝,柳枝上的招魂幡在那纸扎人的身上飘来飘去,唢呐声停,他念道:“天地无极,乾坤正法,天为阳,地为阴,阳有阳法,阴有阴律,生老病死,六道轮回,落叶归根,大水东流,黑白无常,勾魂入地,勾魂,神兵火急如律令。”

    谢恒鸿将那柳枝幡一甩,甩向那纸扎人,纸扎人的双臂猛然摆动,而后传遍全身,整个纸扎人都在摆动,仿佛要活了一般。

    “勾魂!”谢恒鸿再次大喝一声,一张黄符点燃,符灰吹向纸扎人。

    一阵阴风吹过,外面那条撒满石灰的路上,顿时起了粉尘,如果是正常的亡魂,经此勾魂法事一勾,那亡魂便会一步步的踏入石灰路,那石灰上便会留下脚步,可是此刻却不是脚步,而是活生生的拖行,拖出了两行足迹,显然断臂的主人,也就是焦点正在垂死挣扎。

    “鞭刑。”谢恒鸿大喝一声。

    嗖的一声,于长存挥动了手中的柳条,抽向那纸扎人,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啊!焦点发出一声的惨嚎声。

    “归位。”谢恒鸿大喝一声。

    “归位!”众人同时附和道,同时将手中的柳条抽向那纸扎人。

    啊!啊!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嚎声起,那纸扎人猛然抖动,如同活了一般,大家知道焦点的魂魄被勾到了纸扎人里面。

    “开符。”谢恒鸿继续命令道。

    啪的一声,谢毛毛按了开关,顿时整个符帐亮了起来,所有的LED灯全开,灯光透过镂空的塑料膜,在纸扎人的前后左右,甚至是身上都显现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符文,那纸扎人一阵惨嚎,浑身发抖。

    “是谁勾焦点的魂?”

    “天灵灵,地灵灵,奸佞小人速显形,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空中响起了别人的口诀,众人知道,对方施法探查。

    “师叔公,赶紧开鬼眼,看看对方是什么人!”谢恒鸿对着我严肃的说道,丫的,原来是想叫我开鬼眼,怪不得要我参与进来,我瞬间默念口诀,鬼眼猛然张开,一道红光从鬼眼中迸发出来,笼罩向中间的纸扎人。

    只见纸扎人当中,那个死胖子焦点正在挣扎,依旧是花衣服花裤子,他正怒目瞪着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来咬我,可特么的,我也恨死他了,我也恨不得冲上去咬他,此刻看到他垂死挣扎,我的心里一阵阵痛快,一想起早上他用针扎我小人,我的耳朵就开发烧。

    鬼眼中显示了这纸扎人中的焦点,就连焦点现实中的景象也被一起显现了出来,有几个小道士正围绕在焦点的左右,焦点的魂魄被谢恒鸿勾来,他此刻正仰面躺在地板上,只是却没了双臂,而且双臂的缺口缠绕着密密麻麻的纱布,纱布渗血出来,血红一片,甚是瘆人。

    围在他身边的人,有人在叫他的名,有人在掐他的身躯,有人也准备施法招魂,而其中一人竟然睁大双眼,那眼睛一黑一白两道光,看向了谢恒鸿这里。

    “鞭刑,隔空打鬼。”徐忠德立即念咒,而后一柳条抽向开了看向这里的那人。

    啪的一声,那人的头被柳条抽中,猛然捂住伤口。

    嗖嗖嗖!所有人都举起了柳条抽向画面中的那群道人,啪啪啪声起,众人抱头鼠窜,有的人蹲地求饶,有人破口大骂,有人忍着痛继续做法。

    “焚。”对方道士一个焚字出口,张口一喷,一把火烧向躺地上焦点,谢恒鸿一惊,只见纸扎人已经冒起了白烟,差点被烧掉,一旦被烧掉,法事立马失效。

    谢恒鸿立马将那招魂幡浸泡入那碗清水当中,那白烟立马消失,画面中的道人吓了一跳,又喝了口酒,噗的一声,又喷出一口火,无论火怎么烧,那纸人就是不着火。

    “糯米打魂,急急如律令。”谢恒鸿抓起了一把糯米,狠狠的砸向了那群道士。

    画面中,一阵噼里啪啦声想起,好多人被糯米砸趴下了,那糯米打的不是人的身躯,而是打魂,那是精神上的痛楚。

    “唢呐声起,送魂上路。”谢恒鸿命令道,那弟子立马鼓了腮帮子,唢呐声起,我瞪大双眼,那纸扎人竟然应声直勾勾的站了起来,而后一步踏出,踏上了那条黑米和白米铺成的阴阳路。

    “阴阳路,不归路,阴魂上路,回头无路,去吧,安心上路。”谢恒鸿手拿着柳枝招魂幡一扬,纸扎人的另外一只脚也踏入了阴阳路。

    只见原本一米多高的纸扎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也就片刻的功夫,纸扎人变成只有五公分大小,与黑白米阴阳路成了比率。

    正当众人以为成功了一半之时,情况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