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1章:爷爷的坟被挖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7本章字数:2927字

    这把青铜剑,传说削铁如泥,这也是谢毛毛说的,她说她小时候顽皮,曾经拿着这把匕首把家里一辆好好的自行车给肢解了,我当时一听就惊讶了,小时候的谢毛毛能有多大的力气,竟然能把自行车给肢解了,可想而知,这把匕首是多么的锋利,她说削铁如泥,我信!

    我拿着匕首轻轻甩了两下,匕首竟然嗡嗡作响,丫的,真是好东西,谢恒鸿看着我手里的匕首,突然开口道:“师叔公,这把匕首很锋利,你小心了,防身可以,但是千万别误伤到自己或者别人。”

    “我会的。”我点了点头,听得出是谢恒鸿的忠告。

    “不管你会不会,还是把这匕首套鞘戴上,这样才最安全。”他拿起软绵绵的匕首鞘,也不知道是什么皮做成的,匕首插进去之后,竟然不会割坏匕首鞘。

    “这也是一把饮过无数人血的煞器,是厉害的法器,你随身携带,那些想害你的脏东西就不敢靠近你,但是你得注意,你这属于利器,属于管制刀具,你得好好收藏,并且考虑怎么携带。”谢恒鸿交代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我向他微微笑,这些话都是出自真心的,我能听得出来,虽然他很不舍,但是既然送出来了,就大大方方的告知,果真有当董事长的气魄和度量。

    我再转头看向那些展示格子,整整找寻了十几分钟,几乎每一个都仔仔细细的找寻过去,竟然没找到剩下的八样,我转头疑惑的看着谢恒鸿,这丫的,竟然得意的笑,他得意的笑,我去,那笑容像极了阴谋得逞的样子。

    “别这么看着我,我早算好您会打毛毛这丫头的主意,这丫头比较直,容易受骗,所以我早做好了准备,这串舍利子具有强大的佛门念力,可以驱魔辟邪,而这把青铜剑确实削铁如泥,您也少一把防身的兵器,所以我就准备送给您这两样,其他八样对您没用的,这里有上百样,您随便挑吧!”谢恒鸿坏笑着说道。

    我瞪大了双眼,丫的,你这个老狐狸怎么会胜出那么二的女儿,到底毛毛是不是你亲生的?我惊叹道:“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佩服佩服!”

    “哈哈哈!”谢恒鸿哈哈大笑道:“其他的八样您也别选了,我都已经全部给您选好了,在这里。”

    说完指着旁边的一包红纸,我去,这老小子竟然都已经选好了,他这是逗我玩呢。

    我也不跟他理论了,拿起那包红纸就噔噔噔的下楼了,到了楼下,杨苓艺和谢毛毛迎了上来,兴奋的问道:“怎么样,都选出来了吗?”

    “嗯。”我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只是斜了一眼这二货,后面的谢恒鸿也跟了上来。

    “那个廖如槿的尸骨怎么处置,要不这两天给挖出来,然后找个地方给埋了立碑?”我突然想到手机里的廖如槿,既然都报仇了,那么后事也要一并处理了。

    嘀嘀嘀,突然我的手机振动了,我有种预感,肯定是廖如槿,我掏出来一看,果真是她,她发短信道:先不要挖出来,还有些时日就到下个月了,下个月再挖,这个月不适合破土。

    我耸耸肩,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急了,我说道:“她说下个月再挖出来。”

    谢恒鸿摸着山羊胡子,对我笑而不语。

    “对了,秀才爷爷呢?我在这里怎么没见到秀才爷爷啊?”突然杨苓艺冒出这个问题,本来还带着笑容的我心里一紧,笑容有些泛黄,而谢恒鸿和谢毛毛这两个知情人则是定睛看着我。

    “爷爷在闭关呢!”我随口说道。

    “哦!”杨苓艺点了点头,而我却深深的低下了头,心里莫名的难过,却听到她说:“这周末我回老家去,你都好久没回去了,你去不去?”

    我点了点头说道:“去!”

    说句实话,我也好想念我们那个村子,只是之前只能一个人偷偷的潜回去给爷爷上香,生怕别人看到,这次跟杨苓艺一起回去,我就可以光明正大了。

    “要不要我派人开车送你们回去?”谢恒鸿开口道。

    “不用的,谢伯伯,我们那边开通了动车,四个小时就能到了,您派人开车的话需要十七个小时,要饶很远。”杨苓艺一开口,我差点背过气,谢恒鸿喊我师叔公,她是我女朋友,她却喊谢恒鸿谢伯伯,我黑着脸没敢吭声,拉着她赶紧离开,身后的谢毛毛那丫头一直在偷笑。

    周六的时候,谢恒鸿的司机将我们送到动车站,我们坐上了开往我们村的和谐号动车,这动车是一年前才开通的,直线行驶,而且速度快,节省了很多时间。

    我的心里无比的感概,这一次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去了,为了这次回去,我特地买了好些东西,给乡亲们带点礼,杨苓艺靠在我的肩头美美的睡了一觉。

    我们是一大早就上了动车,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到站了,出了站,杨树林早已等在了那里,他现在不当村长了,貌似期满了,他开着一辆金杯车在那里等着,一见到我,本来还洋溢着笑容,一下子就拉下了脸。

    “什么情况?”我提着大包小包,莫名其妙的看着杨苓艺。

    “苓艺,怎么回事?你说你带男朋友回来,敢情就是吴名这小子?”杨树林责备的问道。

    我去!我怎么啦?要不是看他是杨苓艺的父亲,我早翻脸了。

    “爸,回去再跟您说,现在这么多人,您别闹。”杨苓艺皱眉拉着杨树林就上了车。

    “我闹?我看是你在胡闹!”杨树林气呼呼的上了驾驶座。

    我跟杨苓艺坐在后排,杨苓艺挽着我的手,摇了摇,我便转头看向窗外,一声不吭,却听到杨树林说:“我不同意啊!”

    “您开车好不好,回去跟您说!”杨苓艺拉下脸了,杨树林便闭嘴了,启动了车,朝着村子的方向开去,动车站离我们村还有近五十分钟的路程,去年我自己回来的时候,就打了辆车回去。

    车子开了一半,杨苓艺一直是依偎着我,完全向着我这边的,我的心里也舒坦了一些,杨树林一直看着后视镜,很警觉的看着我,生怕我对他女儿动手,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他突然开口道:“闺女,别生气了,爸给你讲件新鲜事呗,我们村发现了古墓!”

    “嗯?”我和杨苓艺顿时来了精神。

    “只可惜啊,当我们发现的时候,那墓已经被挖出来了,里面的东西全被盗了,报案了也没有破!”杨树林无奈的摇头说道。

    “什么墓?”我有些担心,便开口问道。

    杨树林赌气,我问话他不答,杨苓艺顿时大喊了一声:“爸!”

    “好好好,别喊,我说,是大罗溪源头边上的一个墓,那个墓连个墓碑都没有。”我的脑袋顿时嗡了一声,一片空白,有种不好的预感,又听到杨树林说:“是有一天从上游飘下来一个棺材盖,大家就吓了一跳,以为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所以整村的人就组织起来,沿着溪岸逆流而上,最终在源头处发现了那个墓坑,棺材被挖出来了,棺木和金纸散落了一地!”

    “爷爷!那是我爷爷的墓!”我突然大声喊了出来,杨树林吓了一跳。

    “你胡说什么?你爷爷不是跟你去了鹭岛吗?”杨树林边开车边问道。

    “对啊,吴名,你前天不是还说你爷爷在闭关!”杨苓艺小脸煞白的看着我。

    “树林叔,快,加快速度赶往后山!”我已经失控了,眼泪冒了出来。

    “爸,快,加快速度!“杨苓艺也着急的开口道。

    “别急别急,我现在就开车回去,前些日子伐木工人到我们后山去伐木,开了条山路出来,车子可以直接开到那里的,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说完之后,杨树林一踩油门,嗖的一声,车子窜了出去。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大罗溪源头,也就是埋葬爷爷的那个地方,那个坑已经被挖了,貌似更大了,想必那些村民听说有古墓,所以连墓坑底都要挖下去试试,看有没有宝贝。

    棺木和垫棺材的金纸散落在溪岸之上,我看着那些那棺材,那不是谢恒鸿亲自打造的棺材么,上面还有毛守德画的符。

    “爷爷!”我已经疯了,血气上涌,对着那墓坑大声喊道,脑袋里一片空白,耳朵嗡嗡直响,仿佛看见了爷爷那张慈祥的笑脸。

    他在对我说:“娃儿,洗脚咯,该上床睡觉了!”

    “娃儿,洗脚咯,该上床睡觉了!”

    我的脑袋里一直回荡着爷爷的声音,突然眼前一黑,我整个人卸力,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