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3章:阴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8本章字数:2704字

    一整天都在想这个事情,根本就想不通,想去问师傅,但是随后一想,师傅要想告诉我早就告诉我了,她既然要我自己去看大话西游,那肯定不会跟我说的。

    早上我就没送杨苓艺和谢毛毛去学校,而是谢恒鸿开车送她们去的,而我则是直接又到了清逸网吧,从早上一直在重复看着大话西游,看到我整个人都晕了,越看越觉得很怪,但是我却没到底怪在哪里,我说不出来。

    晚上七点的时候,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曾佳辉打过来的,我一拍额头,才想起答应了曾佳辉要去见识一下那个所谓的‘冥思’,按照我现在对这个词的理解,搞不好又是什么骗人的玩意。

    “喂,你现在在哪里,你报个地址给我,现在就过去。”我接了起来,直截了当的问道。

    曾佳辉说了个地址,他是晋江人,普通话有点不标准,我让他发了短信过来,地址是在岛内的一家会所。

    我半个小时后到达的那家会所,发现只有曾佳辉一个人在门口,他的三位同学没带出来,我也没多问,在他的热情带领下,我们进了电梯,往三楼而去。

    这有点洗浴城的性质,洗完澡,推拿完,两位技师把我们带到了一间幽暗的房间内,就是做足浴的那种房间,我和曾佳辉就躺在按摩椅上。

    “这是干嘛?做足浴?”我不解的问向曾佳辉,不过还真别说,洗浴完,按摩一番,人精神了很多,只是我是披着浴袍让她按的,要是让她看到后背的鬼脸,准把她吓死。

    “不是,这就是冥思了!”曾佳辉一脸期待而兴奋的说道。

    “我靠,空想?还是?”就让我们躺按摩椅上,啥也不管了吗?

    “不是,马上要开始了,我都给你选好姑娘了。”曾佳辉一脸贱贱的说道。

    “艹!你带老子来漂?”我一把掀开空调毯,坐起来就要揍他。

    “名哥,不是,不是的,你别急啊,是跟你做冥思的,不是漂!”曾佳辉一脸的黑线,刚说完,我就闻到一股香的味道,烧香的那种香,你说会所里闻到这个味道就不对劲,我立马打起了精神,戒备着。

    那种香味越来越浓,曾佳辉兴奋的说道:“开始了,开始了,名哥,你放松,我已经尝试过一次,太特么销魂蚀骨了。”

    我看他那贱贱的模样,皱眉的说道:“哪来的香味?”

    “不知道,上一次也有,香味持续大概半个小时,但是只有中间十五分钟有感觉。”曾佳辉解释道:“安啦,名哥,我不会害你的,放松放松。”

    我假装放松,跟他一样,慢慢的躺下,盖上空调毯,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好像有东西进了房间,但是房间的门根本就没动,仅仅是片刻,我的意识就有点模糊了,丫的,那香是迷魂香,而且我感觉我自己动情了,这迷糊香里还加了催晴的东西。

    才稍稍两分钟,我就见到边上的曾佳辉正在颤抖,那表情无比的销魂,而后腰部还一挺一挺的,关键我没看到他的身上有人。

    “左阴右阳后鬼眼,情窦开,鬼眼同开,神兵火急如律令。”我默念了口诀。

    鬼眼刚一开,我特么傻眼了,正有一只女鬼,一丝不挂的骑在曾佳辉的身上,他们正在做着爱做的事,我去,怪不得有香味,敢情的养鬼出来卖。

    怪不得曾佳辉说是什么冥思!丫的,看不见鬼的人,在跟鬼做那种事,那纯属于精神上的享受,正常的性,最后一刻,男的就七秒,女的就二十几秒的兴奋,可这丫的,纯粹的精神上愉悦,十五分钟是什么概念?

    怪不得曾佳辉会说蚀骨销魂,丫的,多做两次就彻底没魂了,人鬼殊途,这么做的话,鬼会吸食人身上的阳气,是可以给你愉悦不假,但是等你三盏灯全灭的时候,你也就死了。

    站在我眼前不远处,也同样有个一丝不挂的女鬼,但是她不敢靠近我,而是蜷缩在一角,她应该是感受到我身上有可怕的东西,所以不敢靠近,怔怔站在那里,过来也不是,退出去也不是,此刻她正怔怔的看着我。

    这应该就是曾佳辉说为我点好的姑娘,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浑身抖擞,我一把掀开毯子,朝着曾佳辉走了过去,那女鬼一见我过去,吓的一把从曾佳辉的身上跳了下来,我也斜了她一眼,她便吓得跑去跟另外一个女鬼挨在一起。

    啪!啪!我甩了曾佳辉两巴掌,左右各一巴掌,这家伙猛然睁开双眼,他诧异的看着我说道:“名哥,怎么是你,我正舒服着呢,你怎么把我打醒了?”

    “我特么打死你!”我一把抓着他的领口,一把就给他揪起来,这丫的就一百斤多一点,我看到他的裤裆湿了,一股男人精华的味道扑鼻而来,我赶紧捏住鼻子。

    “跟老子走,回去看我不打死你。”我拽着曾佳辉的领口,拖着他往门口走去,那两个女鬼根本不敢阻拦,或者说也根本没有要阻拦的意思,临出门时,我还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两女吓了一跳,退得远远的。

    这些女鬼貌似都怕我背后的鬼脸,就连廖如槿也只敢躲进我的手机里,那天那两个女鬼不知道是借了苓艺和毛毛的身躯,还是说她们本身法力高强,所以敢靠着我。

    仍旧浑浑噩噩的曾佳辉被我拖出了门口,在更衣室里更换了衣物,我们就匆匆的离开了会所,我还怕这幕后之人追出来,所以把那把匕首都掏了出来。

    “到底怎么啦?名哥,都动刀子了?”出了会所,气喘吁吁而且带着熊猫眼的曾佳辉定睛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我问你,你来过这里几次?”我把匕首架在了曾佳辉的脖子上,丫的,不吓唬吓唬他,他多来几次,这小命迟早给吸干掉。

    “名哥,你别吓我,你先把刀子收了,行吗?”这丫的脸都绿了。

    “说!”我大声呵斥道。

    “连这次是第二次!”曾佳辉脱口而出。

    “你刚才是不是在梦中,与你点的那位姑娘在做着爱做的事?”我继续问道。

    “啊?名哥,你也体验到啦,是不是很爽?”曾佳辉一脸贱笑的问道,说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体验你妹啊,你知不知道你点的那个姑娘是女鬼?”我咬着牙齿反问道。

    “什么?”他吓了一跳,脸青白不定,反正嘴唇是白了,而且还在抖擞,我知道他彻底怕了。

    “女鬼在跟你做那种事,你自然感觉到愉悦,可是你知道吗?她比你更愉悦,因为她在吸你的阳气!”我拿着匕首,用匕首柄敲了敲他的脑袋:“如果你再去一次的话,我估计就得通知你老爹来给你收尸了。”

    “真的假的,名哥,你别吓唬我。”他丫的,现在才知道怕,早干嘛去了。

    “我特么吃饱了撑的,我有那闲工夫吓唬你,还不如多陪陪我女朋友,要不是当时蹭了你的WIFI,咱们算是有缘,我才懒得管你这破事。”我瞪了他一眼说:“走,回去。”

    “我去找他拿回钱,一次两千块,这不是坑爹坑到头上来了吗?”曾佳辉一想,又要转身回去拿钱。

    “你给老子回来。”我一把拽住他的衣领:“你去送死吗?跟我回去。”

    打了辆的士,我们就回了学校,这家伙彻底瘪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估计还在心疼那几千块,我把他送到了宿舍门口,交代他护身符要带,他点点头就回去了。

    我正要往校门口走去,手机又来短信了,是廖如槿,她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一脸的黑线,我回道:我哪种人?

    她说:你自己说!有女朋友的人了,你还去找阴姬,你以为肉体上的出轨才是出轨吗?其实精神上的出轨比肉体的更严重。

    我一下子乐了,这丫的哪只眼睛看我出轨了?我回答:请问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出轨了,哪只眼睛看我跟阴姬做那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