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3本章字数:2637字

    祁元王朝,明德三年,帝都冷宫。

    轰隆隆的声音,宛如在耳边炸响。狂 风欢腾的向四面八方穿梭。

    “轰”天空又是一阵雷声炸响,惊得人心 尖儿都一颤儿一颤儿的。

    层层叠叠的乌云如海浪般翻滚,狂风 更是凶猛,从门缝儿窗杦处发出怪异的呜 叫,如嚣张的怪兽正在张牙舞爪一般。

    天空终是受不住,不一会儿,大雨便 倾盆而下。

    因着下雨,看起来阴沉浑暗的天空沉 闷的让人不敢大口呼气,而那朱红色的琉 璃大瓦却看起来越发耀眼明亮。

    几个太监撑着描金油伞急匆匆的往前 方冷宫赶去。

    雨滴随着青色连瓦流至屋檐滴落,慕 风华坐在临窗的酸枝木椅上,屋子很大却 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酸枝 木椅,和一个没了盖儿的半旧茶壶。

    屋子里的窗子全被她打开着,冷风随 着窗子涌进屋子,冷的很。

    慕风华坐了一会儿便受不住的瑟瑟发 抖,她紧了紧身上洗的发黄的袄子,却还 是挡不住那阵阵寒意。

    望了眼窗外,雨还在下,远处已经漫 出了层层白雾,此情此景,一如三年前, 一眼望去,便是隔了千山万水。

    一时间,思绪不禁上头。

    三年前,他是遭人唾弃不耻,无权无 势的散皇子,她是丞相府高高在上却一无 是处的嫡出六小姐。他也还不曾是高高在 上的帝君,她也不是委身于冷宫的废后。

    还记得欧阳坤曾在她耳边呢喃细语, 说要爱她一生一世,此生此世唯她一人, 永不相弃。

    她还曾痴痴的以为,她们这一辈子真 会如他所说,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人可笑的就是这点,总是自己以为的 太过自傲,所以在伤害来临时才会措手不 及的被伤个鲜血淋漓。

    ............

    “哐当!”

    “圣旨到,废后慕氏接旨┈┈┈┈”正愣神 间,便听得有人用力的踢开那堪似挡风的 木门,耳边传来太监的呼声。

    太监的声音尖锐怪异,高亢绵长,几 个起落便已打破这冷宫的幽冷清静。

    慕风华听罢脑子里一片恍惚,来人了 么?自从三年前被打入冷宫,她便像是个 与世隔绝的人一般,今天是出了什么稀 奇?慕风华还在恍惚,这边奉命宣旨的太 监已经走了进来,身后随从鱼贯而入,只 见为首的太监一脸的倨傲,眉宇间一脸的 不屑。

    一进屋子,他便打了个冷颤,随即厉 声道,“慕氏,还不跪下接旨!”

    这声厉喝生生的把神游的慕风华拉回了现 实。

    终于来了吗?

    慕风华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跪下。双 手扶地手心朝上,额头挨着冰冷的地面传 来一阵阵冷意。一直冷到她的心里,她的 血液里,甚至她的肉体里,她的五脏六 腑,四肢百骸里。

    “上谕!废后慕氏接旨:朕惟治世以 德,戡乱以兵,治国齐家,莫不如是。而 宫禁既为朕之内闱,更为皇族彪炳,乃能 昭融和睦,甘为天下贵女民妇之表率乎。 然近日屡屡犯戒,胸怀愤懑,不尊不忠妇 德尽失,却不思悔改,包藏祸心,其情可 诛,今赐白绫一丈,以整肃宫禁,昭斥后 人。钦此。”

    听旨完毕,慕风华一怔,耳边唯一回 旋的就是那句,““然近日屡屡犯戒,胸怀愤 懑,不尊不忠妇德尽失,包藏祸心,其情 可诛,今赐白绫一丈,以整肃宫禁,昭斥 后人。”

    呵呵!

    如此冠冕堂皇的话竟然被他说的如此 真实所在!不过就是想她死了罢!

    呵呵!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三年了,也好,就此做个了结罢!

    慕风华静默不语,终是选择了认命,她 不是一个认命的女子,以前如此,现在亦 是如此,只是,即已无情分又何在留恋!

    她轻抬一双早已抖不成形的手,开口 道,“贱妾接旨!”她虽是废后,却毕竟身份 与常人所不同,声音所恭卑,却带着一丝 难以隐忍的高傲。

    “皇后娘娘到!”正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嗓音从门外传来,屋内乱作一团的众人齐齐一 愣看向门前。接而一惊,连忙行礼道,“皇后娘娘金安!”

    只见一个身穿金黄色凤凰于飞锦绣长 裙,披着大红色的斗篷的华衣女子在宫女 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了进来,手中抱着暖 炉,仪态万方,贵气的很,身后是一大群 宫女太监。

    “你们都出去。”那华衣女子稍稍偏头对 身后正准备进来的一群宫女太监说道,语 气温和,却自有一种霸气流露出来。

    “听说妹妹要见皇上?”待众人出去后,慕风芸便看向跪在地上的慕风华问道。然而不待慕风华回话, 便只见她又摇头佯装惋惜的说道,“可惜啊,可惜!皇上,他已经不想在看见你了 呢!”

    “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了!你以为皇上是真的爱你吗?哈哈!慕风华,你别 做梦了!他爱的一直是我,而你,只不过 是他成功路上的一颗棋子,一块儿垫脚石 而已!”慕风芸一边说一边冷笑着,脸上的 表情如恶魔一般,“还有,你可知为何你这 么多年却一无所出?这可要感谢皇上给你 的每天一碗的补药呢!还有你那病秧子母 亲你可知是如何死的?还有你那可怜的妹 妹,在大婚前晚竟然被人发现了与人偷情而导致她受尽污辱自尽?”

    慕风芸越说,慕风华的脸色便越来越 白,慕风芸看着慕风华的反应,心里痛快 到极点,便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后她看着慕风华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 再次开口将慕风华打入了深渊,“告诉你 吧!你可还得感谢我母亲对你娘日日夜夜 的照顾呢?不然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去在 西天享福,还有你那妹妹,若不是我的 话,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和你母亲团聚 了?现在,就该你了,好妹妹,你还是不 要抵抗了吧!早日去了也好和你母亲妹妹 们团聚呢?她们,可是在天上等了你许久 了呢?”

    “慕风芸,欧阳坤,你们两个贱人,你们竟然如此狠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 们要如此对待我!”慕风华听罢,在也忍不 住,她狠狠的瞪着慕风芸,对着她大声的 咆哮了出来。

    慕风芸看着这般反应的慕风华,心中更是畅快,她突然望着慕风芸像是发现了 什么稀奇东西似的开口道,“妹妹,你这眼 睛真好看,就把她送给我吧!就当是妹妹 你送给姐姐我的诀别礼物。”说出来的话却 是犹如平地惊雷。

    “公公们,送妹妹上路吧!”说罢慕风芸 双手轻轻一挥,太监们便齐齐上去捉住慕 风华,一个太监拿着一个弯状的东西一脸 邪恶地走向慕风华。

    “啊!”一阵剧痛传来,尖锐的叫声直冲云宵,带着满腔的愤与恨!不甘与痛楚!

    慕风华眼睁睁的看着太监将她的左眼挖下来,而后是右眼,一阵作弄之后,慕风芸哈哈大笑的离开冷宫,状若疯癫。

    血泪模糊,痛彻透骨,深至灵魂!可却怎么都抵挡不了慕风华满心的愤!恨!悔!

    一切都是她,恨她识人不清,愤她浆糊迷心,悔她亲手造成了今天的一切。她害死了所有真正关心她的人,她竟活在自以为是幸福的虚幻之中。

    血,无尽的血流出,染红了满面,溅至全身,浸透冰冷地面。

    突然一声巨雷夹着闪电,照亮了屋子里的一切。

    雷越响越大,雨顷盆落下却怎么也洗不尽这间屋子里的怨重血腥。

    刚刚的血雨腥风,此时已经宁静如 初,一阵冷风吹来惊飞了院子里枯树上歇息的鸟儿,一切了无声息。

    而慕风华却早已不声不响,她仿佛透 过灵魂在看着这一切,在她失去知觉的最后一瞬间她发下毒誓,“若有来世,我必定 对护我之人相护,对那些歹毒心肠的人赶 尽杀绝!神挡杀神,佛挡弑佛!只愿这一 切不在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