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回:计谋再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3本章字数:3004字

    屋子里所有人都涌在一起去拉扯两个打闹在一团的人。好半天才把两人给分开。

    青芜一头青丝早已散乱,凌乱的披在肩头脑后。她脸上不负先前的盛气凌人,一双眼眸里蓄满了眼泪。脸上已经肿起,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全然一副落败之人。她微微抽泣着,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六......小......小姐,奴......奴婢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请六小姐责罚!”说着又低低的哭泣起来。

    淡苒听罢,火气儿似是上了三头六臂,指着青芜就道,“我呸!就你这贱蹄子,小姐,你不要相信她,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说着她一撩衣袖,又准备冲去打上一顿,刘妈妈和淡雅连忙拉住她,就连慕风华都忍不住伸手拉着她,生怕她在闹了什么事儿。

    青芜还以为她又冲了上来,吓得大叫一声,抱着头蹲在角落里去了。

    “你们都别拦着我,让我揍她一顿,个贱蹄子,跟柳娼妇......”一样的货色!当然,这后边儿的话慕风华自是没让她说出来。

    坏事儿了!

    柳娼妇,是淡苒私下给二夫人柳氏取的小名。私下里她们都喜欢这样说柳氏,可明面儿上却是万万没有人敢吐出一个字儿的。若是让人听了去乱嚼了舌根子那可就是掉脑袋的事儿了!

    听见淡苒这话,慕风华三人立马一把扣住她的嘴,生怕她在说出什么雷人的胡话。“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刘妈妈一副痛心的样子,“这是什么场合,你胡说什么话儿呢!”

    淡雅也急得乱了套,没了平日里的淡定从容,她不停的转头打量四周,发现四周的人都因这场混乱而混乱才放了心。她咬牙道,“淡苒,你这丫头,在不知轻重可就别怪姐姐我心狠打发了你出去了!”

    虽然刚刚她们收的急时,可还是被一旁观察着她们的青芜听了去。

    柳娼妇?呵呵,不知道二夫人听了这个称呼会是什么反应。她心头冷笑,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的恨意,她看着慕风华她们暗自道。终有一天,我青芜会把今日所受的耻辱全都奉还给你们!随即,她眼眸里一片水雾,缩在角落里忐忑不安。

    不知怎的,慕风华此时也突然心烦意乱了起来。眼前频频出现慕风芸和欧阳坤的模样。屋子里本就沉闷,刚刚又那般混乱,慕风华的身上都微微发出了薄汗。她一扫屋子里的众人,厉声道,“都给我住手!”

    所有人一愣,淡苒此刻也安静了下来,心里也是为刚刚发生的事儿愧疚不已。她偷偷喵了眼慕风华,见慕风华虽有微怒,却并未太过在意她,稍稍放下了心。

    慕风华一扫淡苒,淡淡道,“淡苒,把窗子打开。”

    淡苒听罢,如蒙大赦。小姐平日里很少生气,可一生气却是不得了。但是依目前看来,小姐还是好的。当下便又忘了刚刚的不愉快和小担心,嬉皮笑脸的应了一声是,就屁颠屁颠的跑去开窗户去了。淡雅和刘妈妈也连忙去帮忙开着窗户。

    开了窗户,屋子里的空气果然好了许多。没了先前的沉闷,众人也清明了许多。

    慕风华淡淡的扫了一眼角落里的青芜,心下暗叹。

    淡苒这次可是坏了她的事儿了,她本意是借着这次的事儿,打发了青芜出去,也免得日后她在出什么幺蛾子。可没想到经淡苒这一搅,事儿全坏了!

    她低低一叹,事已至此,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她看了看青芜,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个计谋。

    “来人,扶着青芜下去吧!”慕风华淡淡道,“好生的将养着,别伤了身子。”

    “是!”立马就有丫鬟来搀着青芜下去了。

    青芜道了谢,经过淡苒的时候,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她,好似要把她瞪出一个洞来似的。淡苒也不甘示弱,回瞪回去,可一想起慕风华,她的气势又弱了下来。

    这时,小浪的声音突然响起,“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小姐,你终于醒了!”

    慕风华连忙向床榻行去。掀过重重叠叠的纱帐来到床榻前。小浪见状连忙退至一边,开心的对慕风华道,“六小姐,七小姐醒了,您看看。”

    慕风华坐在床榻边,床上的人儿一头青丝披散,小脸儿上全然是久病的苍白,她迷迷糊糊的,说了些什么,慕风华听不懂,伏下身子侧耳倾听,“你说的什么清婉?大声点儿,姐姐听不见。”说着说着,就觉得眼睛异常酸涩。

    慕清婉低低的声音,悠扬动听,却说不出的柔弱,废了好久的力气,慕风华才听清她说的,“姐......姐,姐姐,婉儿......等......等了好久,你......终于来看婉儿了!”这一句似是废了她所有的力气,一说完,她便又昏昏睡去。

    慕风华听罢,只觉得眼里酸涩更甚,一眨眼,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虽然只有这一句话,她却觉得似是整个人都如坠酸海,竟是哭了出来。

    她缓缓拉起慕清婉的小手,低低道,“是,姐姐来了。姐姐来看碗儿了。”所以,乖婉儿,你要快点儿好起来哦!那样,你才能看见姐姐,让姐姐更有动力,有信心的保护你,和娘!还有大哥!

    慕清婉是早产子,身子素来便羸弱,犹记得前世,慕清婉也是很黏她。可她却总是觉得她烦,整日不理她,甚至冷落她,以至于最后她被人在大婚前夜被人陷害身败名裂,然后投湖自尽了。

    回想起来,她这个姐姐,这个女儿,可真是当的不称职呢?总是自以为是的推开真心待自己的人,而相信了那些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然后活在自己虚幻出来的幸福之中!

    作茧自缚!慕风华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她前世悲惨的一世。

    慕风华看着慕清婉沉睡的小脸儿,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什么。眉头微皱,她突然抬起头来,“除了小滔小浪之外,其他人全都出去。”

    众人一惊,接而低低应道,“是!”淡苒瘪了瘪嘴,耸拉着头往外走,边走边在心里埋怨道,“小姐真是小气,不就是打了那个贱蹄子吗?还要把人都赶出去。大不了,以后不打了就是。 ”

    然而,她脚刚刚迈出去一步,便又听得慕风华淡淡道,“淡苒,淡雅,刘妈妈你们不用出去。”淡苒高兴的一转身,正准备冲上去给慕风华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又突然想起先前的事儿,脚步一顿,生生止住了。

    慕风华见状,刚刚阴沉的心开阔不少,她笑骂道,“淡苒,你这蹄子,可莫在心里骂我,我都听得到。”

    “啊!”淡苒听罢,大吃一惊,脸上的表情充满惊讶。小姐怎么会知道?不会的,不会的,小姐肯定是乱猜的,她反应过来,又笑嘻嘻的道,“怎么会呀?小姐?小姐人这么好!淡苒爱小姐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骂小姐呢?”说罢一脸讨好的看着慕风华,那脸上好似写满了,看吧看吧!我可没说谎哦!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是笑不可言。

    慕风华看着这一幕,心里似有什么正在悄悄成长。她想,若永远都能似这般无忧无虑,天真烂漫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她眼眸低垂,扫过慕清婉的小脸儿。想起前世的种种,她的心里立马又好似有无限愤慨在冲击。慕风华!你怎么能!你怎么可以这么想!那些仇!那些恨!那些怨!是你一辈子不可割舍的包袱!

    紧闭眼眸,再睁眼时,她的眼里一片清明,似有水波荡漾。一旁的小滔等人不禁看的痴了。

    六小姐,可真是美呀!

    “小滔。”慕风华问道,“七小姐出了事儿,你为什么会先跑去找我?怎么不先去前院通传?”

    小滔回过神来,连忙垂首恭敬的回道,“回六小姐的话,是.....是青芜说的,她说,她说六小姐是七小姐的亲姐姐,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并且找来大夫给七小姐看病,所以.....所以奴婢就去找五小姐您了。”

    青芜?慕风华微微皱眉,青芜是二夫人柳氏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那既然是青芜所指,那定然就是柳氏的手段了?

    想到这儿,慕风华心下冷笑,柳氏,你竟然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糊涂!”慕风华还未说话,淡雅便斥到,“历来哥儿小姐们但凡生了病不是先禀了前院主母在做的打算?你这丫头,可是信了青芜那丫头的胡诌!若是传了出去,这坏了规矩的罪名可是你一个小小的丫头担的了的?没的还连累了六小姐!”

    小滔听罢,一张小脸儿吓得惨白惨白的!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六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担心七小姐的身子,所以才......才冒昧去寻六小姐的啊!请六小姐责罚!”她实在是不知她竟然是犯了一个这么大的罪,还连累了六小姐,小滔的心里愧疚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