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回:打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4本章字数:3068字

    慕风华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问问。”

    “哦。”淡雅看了眼慕风华,上前搀着慕风华起床下榻,“小姐,今儿外面下了雪了。”

    “哦!”慕风华恹恹的应了声。她是说天气怎的突然就凉了起来,原来是下雪了。她抬眸向窗外边儿看去,果真是一片白雪皑皑。这可是初雪呢?

    “呀!”淡苒跳了过来,她睁大眼睛瞧了瞧慕风华,皱眉道,“小姐,你不会是染了寒气儿了吧?奴婢怎么瞧着你的脸色这么差的很?”

    “你这小蹄子,瞎说什么呢?”刘妈妈听罢,连忙赶了过来打开了淡苒,淡苒瘪着嘴嘀咕的走到一边儿,刘妈妈呵斥道,“这大好的日子里,尽说些不着道儿的胡话。”

    大好的日子?慕风华不解的望着背后给自己梳头的淡雅。

    淡雅看着慕风华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她道,“小姐,你可是忘了?今日可是老夫人回府的日子呢?”说罢,又自顾自的垂首梳头,并没有看见慕风华渐变的脸色。

    好日子?慕风华面上不露任何情绪,心里却是微微嗤笑,现在是好日子,只怕这以后就会是地狱了!她微微一笑,道,“祖母回府,自当是好的。”

    “是呀!老夫人回来本就是一大喜事儿,还赶上了初雪。当然是个好日子了。”刘妈妈接过话茬儿,说罢转过头,看着慕风华,一张脸上布满盈盈笑容。她手捧一件儿五彩描金绣芙蓉裙袄,同色系芙蓉面镶毛领褙子,道,“小姐,今日你看穿这套可好?喜庆!”

    慕风华瞅着那衣什,皱眉看了半天,道,“这套太亮了,妈妈给我拿一套颜色素淡点儿的吧!”

    刘妈妈一听,急了,忙到,“我的小姐,那怎么行,今日老夫人回府,小姐不好好儿的打扮打扮,到时候穿的一身素淡,指不定别人戳着脊梁骨了。”

    慕风华却淡淡的挥挥手,道,“老人家,自当是喜的热闹喜庆好,可若是热闹喜庆跟打扮的花枝招展像个狐媚子似得,岂不是适得其反?”说罢一挥手i,“妈妈只管放心就是,华儿自有分寸。”

    刘妈妈听慕风华这么一说,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迟疑了一会儿这才听了慕风华的话换了件素淡的月牙色折枝儿开襟长袄,外套了一件儿同色镶毛边儿褙子。

    出了门儿,慕风华套了沉重的木屐,踩在雪地上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声。淡苒和刘妈妈跟在身后,淡雅在一旁搀着慕风华,每行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慕风华抬眸看去,入眼尽皆是一片白皑皑,银装素裸,整个世间唯有一片雪白。

    转过几个回廊,便是花园。往日里花团锦簇,时时刻刻都热闹无比的花园此刻却是无一列外,一片安静。入眼尽皆是一片雪白,在东花园有个亭子,亭子外是一片开的灿烂的红梅。那红梅片株绽放,姿态各异,断的是分外妖娆。

    慕风华主仆四人默然无声,只有脚踩在雪地是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像是在挠着人的心也忍不住发起了痒来。慕风华瞧着那红梅,呆呆的发起愣来。刘妈妈开口想催促这慕风华,却又想着时辰尚早,便由了她。

    慕风华看着大片盛开的红梅,回想起曾经,梅园会上......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慕风华回过神来,抬眸看去,便见得三个少女衣着华丽,在丫鬟的簇拥下款款而来。

    “六妹妹!”慕风华看了一眼,抬脚便准备当作没看见似得走掉,却不料一个声音便响了起来。无奈,慕风华只有应了一声,驻足等着。不一会儿,几人便来的了慕风华跟前儿。

    为首的赫然就是三小姐慕琵婷,在她身后跟着的是慕慧茹和慕梓梨。慕琵婷与慕慧茹院子相领,他们感情也较好,一道儿来慕风华并不吃惊,让慕风华较为惊奇的是二房的堂姐慕梓梨也在其中。

    撇下胡思乱想,慕风华微微福礼道,“华儿见过各位姐姐。”

    “都是自家姐妹,六妹妹不必多礼。”慕梓梨回了一礼,笑着对身旁的慕慧茹道,“我刚刚就说是六妹妹,四妹妹还不相信,你看,现在可是服了?”

    听罢慕梓梨的话,慕慧茹冷哼一声,道,“谁知道呢?我眼花,看不清六妹妹的模样。”慕慧茹与慕风华素来不对头,可往日里却也还是明面儿上还过得去。可现在却是理都懒得理了,慕梓梨的话被打了哈哈,一时不由尴尬。

    慕风华微微一笑,为慕梓梨搭了个台阶儿,道,“四姐姐眼神儿不好也不是这一日两日了,华儿不会见意的。不过.....”她话音一转,“不过我建议,有了病,四姐姐还是早日看看大夫才好,现在只是认错了华儿倒是无所谓。莫要到时候认错了人,毁了大事儿,可就是得不偿失了。你说,是吧?四姐姐?”这是在说,你装眼瞎我无所谓,可若是装出大事儿来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说完慕风华便一脸笑盈盈的看着慕慧茹。

    “好你个慕风华,竟然敢编排起你姐姐来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小蹄子!”慕慧茹听罢,脑子一炸,气的跳脚。她一个踏步往前,就准备抓着慕风华的领子,却被一旁的慕梓梨和慕琵婷给拦了下来。慕慧茹更是气恼的紧,却又无法挣脱,只得在嘴里大声嚷嚷的骂道,“你这小贱蹄子,当真是目无尊长,没有教养的东西,改明儿我定要禀明了父亲,让他好好儿的教训教训你。”

    那些丫鬟们见得如此,都不敢上前搀和。主子的事儿,没主子的发话,谁都不敢乱动,轻则殃及鱼池,重则便是丢了小命儿。

    看着慕慧茹如此,慕风华不禁冷笑。她堂堂一个嫡女,竟然能由着一个庶出的姐姐如此大吵大闹的嚷打嚷骂!这种事儿,若是放在其他府里,只怕早已是打发了这个庶出的以儆效尤。可她却是什么都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慕风华心里又怒又酸!为自己如此尴尬的身份地位而怒!又为自己前世如此的懦弱心酸!

    她看着慕慧茹,不禁冷笑,“四姐姐,我劝你这些话还是不要在说了罢!免得传了出去,平白给自己和丞相府填了笑话!”

    慕慧茹听罢,更是气怒,大声嚷着要教训慕风华之类的,淡苒和刘妈妈死死地护在慕风华身前,生怕慕慧茹一个发起了疯来便伤了慕风华。

    慕梓梨和慕琵婷两人虽是拦住了慕慧茹,但却是拗不过倔强如牛的慕慧茹。慕慧茹趁着慕梓梨不注意的时候踩了一下慕梓梨的脚尖儿,慕梓梨疼的一下就松开了慕慧茹的腰。却是让慕慧茹得了空子,她扭手一推分心的慕琵婷,又用了大力。只听得慕琵婷“哎呦!”一声便被推到在了地上。

    慕风华眼角余光扫过慕慧茹的身后,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她挥手推开挡在身前的淡苒和刘妈妈。向前一步,压低了声音,似是带了哭腔道,“四姐姐,你别生气看了。妹妹不过只是说说而已,四姐姐不必当真。”

    慕慧茹好不容易挣脱两人的束缚,此时听得慕风华一反常态的假惺惺,那心头的火气儿便是蹭蹭儿的往上冒。她扬手便是一个巴掌,只听得“啪!”的一声,慕风华早起本就有点儿头疼脑热,晕乎乎的。此时被这一抽就到在了雪地上,滚了几个圈儿。

    此时又遭了慕慧茹这极尽全力的一耳掴子,当下便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冒金星。

    众人见状,吓得一阵乱叫,淡苒,淡雅连忙跑过来搀起慕风华,“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了小姐?!”

    刘妈妈在一旁不停的揉着慕风华的脑袋,一边儿还不停的念叨,“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作孽啊!作孽!”

    慕梓梨也吓了一跳,也顾不得脚疼,连忙又一把拉住暴怒的慕慧茹。慕琵婷倒在地上,滚了一身的雪。看了此时的慕慧茹,生怕她又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也一边儿扯着她。

    丫鬟婆子此时也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拉着自家主子。又是拍雪又是嚷嚷的。

    淡雅看了一眼迷糊的慕风华,又看着暴怒的慕慧茹,跪着给慕慧茹磕头,求道,“四小姐,求您发发慈悲,饶了六小姐吧!奴婢给您磕头了。”说着便连连给慕慧茹磕头,那声声的阵响即便是在雪地也咚咚作响,声声分明。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正在混乱时,便听得一声暴喝传来,夹杂着无限的怒意。

    众人一愣,回头,大惊!

    连忙跪下行礼,“老爷安。”

    慕均德黑着一张脸,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说罢又不待众人回答,又厉声喝道,“怎么了?你们倒是长胆子了?敢在府里动起手来!”

    大夫人也看到了慕风华,见她便搀着,身形似是摇摇欲坠。心里一疼,连忙跑了过去,扶着慕风华就心疼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华儿,你可是有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