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回:那个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4本章字数:2943字

    老夫人见状,呵呵笑道,“怎么会?我的孙女自是个个都是好的。”

    慕风华缅甸低头,老夫人又看了她一眼,道,“过几日祖母准备给你表姑妈请一出戏子进府里来,到时候你也来看看吧,女孩家,不要老是呆在屋子里,都霉了。”表姑妈?不就是王茵茵吗?慕风华低垂的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转瞬即逝。

    低低的应了一声是,道了谢,老夫人便开了尊口,叫她出去,慕风华心里是巴不得,连忙就道谢告退后便退了出来。

    看着慕风华的身影消失在垂帘后,老夫人低低一叹,突然开口说道,“曲梅,你说,那个东西会在她或者她娘的身上吗?”曲梅,正是曲妈妈的闺名。

    曲妈妈弯腰,仔细的给老夫人掩了掩被角,听见老夫人这般问道,略一思索便知道老夫人定是问的那东西。想起老夫人这大半生都在为寻找那个东西时,曲妈妈也不由低低一叹,道,“老夫人,那东西,只怕,难,不过看样子,目前五小姐是暂且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大夫人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了。”

    老夫人听罢,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眼中氤氲着一抹厉色,她一手重重的拍在床榻上吓得曲妈妈都是一颤,她厉声道,“不管那个东西还在不在世,亦或是在李静雯或者那五丫头身上,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给我找下去,我九云木雨都找了这大半辈子了,也不怕在死耗下去!”

    曲妈妈听罢,一惊!连忙捂住老夫人的嘴,道,“老夫人,小心隔墙有耳啊!”突然,曲妈妈转头,眼神一凌,厉声喝道,“谁!”在看时,便见得她已身在几米之外的窗边儿。她动作迅速的打开窗户,却见得一只黑乎乎的猫失惊一般的跑开。

    她松了口气儿,老夫人此时也探着头,皱眉问道,“曲梅,怎么了?”

    曲妈妈关上窗子,回头,走向床榻,道,“没事儿,不知是哪里的野猫乱窜,跳到仁寿堂来了。”她刚刚还以为有人在偷听他们说话呢。

    老夫人听罢,嫌弃道,“这院子里是越来越不安生了,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府里窜了。”曲妈妈连声应是,然后服侍着老夫人躺下了。

    ...............我是老夫人恶毒分割线,咔咔

    慕风华一路疾走,她手捂着胸口,那里还在不停的砰砰直跳。

    刚刚她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却发现忘了叫淡雅了,便又返回去叫淡雅,没想到淡雅却是被刘妈妈给叫走了。

    她便一个人往回走,却突然听见老夫人屋子里传来一些断断续续的话语,隐隐约约有她的名字。她突然好奇心大升,看了眼四周,见没人了便悄悄儿的在外间儿窗户下听了一下。

    可还没听完,身后突然就窜出来一只黑乎乎的猫,她吓了一跳,连忙就躲在了一边儿的转角处。可接下来的事儿更是让她心绪不稳,几乎是慕风华刚刚躲到转角处,窗户便打了开来,露出曲妈妈一张凶恶的脸。

    曲妈妈竟然会武功!慕风华惊呆了!

    慕风华回头看了一眼,离仁寿堂有段距离了,想来老夫人和曲妈妈应是没有发现她的把?这般想着,提起的心便慢慢儿的放了下来。

    她慢慢儿的走着,脑子里思索着刚刚听见老夫人与曲妈妈的对话。

    那个东西?可能在我身上或者在我娘身上?那个东西是什么?

    那个东西还让老夫人倾尽一生去寻找,那个东西又为什么会在我这里或者我娘那里?

    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慕风华脑子里乱乱的,老夫人和曲妈妈的对话她听的完全摸不着头脑,却又隐约觉得他们所说的那个东西肯定与母亲关系匪浅。

    还有,老夫人不是姓祝吗?怎么会叫九云木雨?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曲妈妈,竟然会武功,且看她那矫捷的身手,估计武功还匪浅,定是比之她前世所见的那些武功高手不相一二。

    曲妈妈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一个武林高手,又怎么会甘心屈身在老夫人身边儿当个管事儿嬷嬷?她又有什么目的?还有,曲妈妈会武功,还有老夫人所说的那个东西,和老夫人所说的她九云木雨的名字,这些是她在前世都不曾知晓的。

    突然,慕风华心头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前世的自己,大哥,母亲,妹妹的死全都是跟现在老夫人口中所说的那个东西有关?

    如果是.......

    慕风华不敢在想了,她突然沉默了下来。

    “六妹妹!”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慕风华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吓得“啊”一声大叫了出来。

    转过身,见得慕梓梨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慕风华尴尬的掩住嘴,欠了欠身,慕风华道,“原来是梓梨姐姐啊!”吓她一跳,接着她奇怪道,“梓梨姐姐怎么在这儿?”她记得她和二房太太可是最先出去的一个,按理来说,人家都应该在家里喝了几杯茶了。

    慕梓梨看着慕风华一副后怕的样子,有点儿好笑,她掩着嘴轻笑道,“怎的了?六妹妹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怎的吓成这样了?”

    亏心事儿倒是没做,额,听墙角应该不算吧?不算吧?

    慕风华暗自忍下翻白眼儿的冲动,笑道,“哪里,只是梓梨姐姐突然出现在华儿身后,没有准备所以才吓了一跳。”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梓梨姐姐可是有事儿?”

    听得慕风华这般问道,慕梓梨也正了脸色,恢复了那副温婉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慕风华总觉得这个梓梨堂姐在自己面前都比较没正形儿。

    慕梓梨笑的温婉宜人,拾起腰间的帕子,一甩,笑道,“正好,我正找你有事儿呢?上次你不是说叫我来教你一个花样子吗?可是巧了就碰上了你。”

    我什么时候叫你叫我花样子了?慕风华心里绯腹道,既是没有,那便真的是找她有事儿了?并且这事儿很重要,或者说是很隐秘,要密谈。

    慕风华也是心思玲珑之辈,当下便反应过来,面上也是笑的温暖宜人,道,“哦?原来是这事儿呀!怎劳的梓梨姐姐你亲自来呢?叫个婆子来换了妹妹便是。”

    慕梓梨听罢笑道,“不碍事儿的,正好我也闷得慌,找了妹妹也好聊个天儿什么的,岂不快哉?”

    “如此,那姐姐便跟妹妹在屋里去坐坐吧?外面儿风大,天儿冷。”

    “正有此意。”

    说着,两人已经到了风华园。慕风华便微微侧身让慕梓梨先行,慕梓梨也不客气,抬脚便迈了进去。

    慕风华紧随其后,慕风华虽在这个丞相府中没有慕风芸的身份尊贵,却也大小是个正儿八经的嫡女。风华园更是打造的气派辉煌,一路雕廊花榭,好不气派,俨然另一个晓府邸了。

    在经过长廊时,慕风华突然回头,一个身影快速的掩藏在廊柱之后。慕风华的目光微微一闪,慕梓梨回过头来,不解的问,“怎么了?”怎么又不走了?

    慕风华笑着回道,“哦?没事儿?刚刚看见一只小老鼠而已。”

    “哦?”慕梓梨也是从小浸淫在大宅院儿里的,深知大宅院儿里的那些弯弯道道,此刻听得慕风华如此说,慕梓梨眼光若有似无的瞟向慕风华所望之处,她婉约的问道,“要不要清理了在走?”

    慕风华笑,“不用,一只小老鼠罢了,翻不起什么大浪来。我们还是快些进屋吧梓梨姐姐,都冷死我了。”不过一两只小老鼠就要她孜孜不倦的去收拾,那她还想不想愉快的玩耍了?光清理老鼠就了累死在了老鼠洞前,那样的话那还有精力和老鼠洞里的大老鼠斗呢?得不偿失!

    慕梓梨深深的看了一眼慕风华,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会给她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慕风华不理会慕梓梨,说罢便独自向前走去了,慕梓梨再次看了一眼廊柱,便又追着慕风华去了。

    等慕风华和慕梓梨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后,廊柱后一个弱小的身形跳了出来。出来的是个丫鬟打扮的小女孩,年约十一二岁,一张小脸儿苍白的好似一张白纸,唯独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她身形瘦弱的仿似一阵风就能吹走似得。

    她看了眼慕风华的方向,咬了咬牙,一转身,向风华园外跑去。

    等她的身影消失在雪地里,刚刚的走廊尽头出来两个身影,正是已经走了的慕风华和慕梓梨。

    慕梓梨看了眼小丫头跑的方向,啧啧有声道,“还真让你猜到了,她,这是报信去了?”

    慕风华望着风华园外的苍茫雪地,眼中一片清明,听了慕梓梨的话,她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但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