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回:找着盟友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4本章字数:3026字

    慕风华望着风华园外的苍茫雪地,眼中一片清明,听了慕梓梨的话,她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但笑不语。

    转身进屋,淡苒淡雅连忙迎了上来,“小姐,刚刚.....”

    “我知道了。”慕风华打断她,道,“备茶,有客来了。”

    淡雅一愣,连忙屈膝道是,便退了下去。淡苒探着头,恰好看见与淡雅擦身而过的慕梓梨进来。

    “五小姐?”淡苒愣了一下,连忙就迎了上去。

    慕风华淡淡吩咐道,“淡苒,”赐座。

    慕梓梨笑笑,坐在慕风华对面,笑道,“没想到六妹妹的院子里也这般的不安静,怕是有些人等不急了吧?”说着,掩嘴一笑。

    淡雅进来,给两人添了茶,便又退至慕风华身后,垂手而立,不语。

    慕风华听着慕梓梨的话自是知晓她所说何事儿,不过是提醒她的院子里怕是被人动了手脚罢了。她淡淡一笑,此刻不管她意为何意,她这份好心她是收下了。她端起茶盏,掀了茶盖儿,掀了掀水面儿上漂浮的碎叶儿,呷了一口,这才轻飘飘的开口,道,“五姐姐来此就明说了罢,不必如此拐弯抹角儿的。”

    慕梓梨被她如此直截了当的话一哽,有点儿说不出话来。

    不过,。却也是松了口气儿。她说话了总比她沉默要好,慕风华如此直截了当,慕梓梨说话也就不在拐弯抹角儿了,“六妹妹,实不相瞒,姐姐此次来,确实是有事儿相求,还望六妹妹......”

    “哦?”慕风华倒是奇怪,“华儿人小力微,倒是不知能帮的了五姐姐什么忙?不过,姐姐若有何在华儿力所能及的之内的事儿,姐姐开口了华儿自是鼎力相助。”这倒不是慕风华拿乔了,实在是她与慕梓梨二房的人相交甚浅。就算是在前世她与二房的人都是不相往来,依稀记得好像前世慕梓梨的母亲是在她出嫁前去世了。而后大方与二房合并,慕梓梨也被过继到慕均德的名下,由当时被扶正的柳氏抚养着。最后.....倒是不清楚了,不过,慕风华用脚趾头想都想的到,慕梓梨肯定是被柳氏作为一个棋子被用了吧。

    听罢慕风华的话,慕梓梨的心里更是添了几分把握,她鼓起了勇气,突然凑到慕风华的耳边,絮絮的说着什么。

    慕梓梨说完,回到位子上,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可另一块儿石头又起来了,她把这个计划说与慕风华,若慕风华同意相帮倒是无所谓。可若是慕风华不同意,更甚者到时候慕风华一把高发到老夫人那里去,那她乃至整个二房必定是大祸临头。

    这般想着,收在衣袖里的手,紧紧的篡住。额头隐隐的冒了层晶莹的汗珠儿。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泰然自若的坐着,轻轻的呷着茶,却觉得这茶怎么品怎么涩,便放了下来,时不时儿状似无意般,用眼角余光观察着慕风华的神色。

    看着慕梓梨这幅样子,慕风华不由感到好笑,明明很紧张却装作这般无所谓。

    慕风华垂下眼眸,遮掩住眸子里的精光闪亮。

    她没想到,慕梓梨找她竟然是想与她结盟!结盟?就是这事儿,而恰恰刚好的是,这个事儿她曾经也生出过个念头,却因为后来断断续续的事儿给耽搁了。

    而今天慕梓梨来找她倒也好,免了她去寻她了,况且有求于人与别人求自己这可是两种性质了。如今慕梓梨来找她,那么她就是绝对的主导权!

    这般想着,她撇眉,似是为难道,“姐姐,这.....不好吧?这事儿若是让......”

    慕梓梨听她这么说,生怕她说出什么让她不想听到的话,连忙就道,“六妹妹放心,此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想了想,她又添到,“还有我娘知,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晓的。”她一副誓言旦旦的样子道。

    “哦?”慕风华惊讶道,“二伯母也知道?”

    慕梓梨点点头,何止是知道,这事儿就是她提起的,慕梓梨心里绯腹道。面上一副诚恳的样子。

    慕风华心思何其伶俐,慕梓梨不说她却是猜到了。慕梓梨虽古灵精怪,可毕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儿。再说老夫人柳氏是何等老辣之辈,她又怎么会让慕梓梨来出面呢?想了想,慕风华猜此事儿定是有银氏在后面推动。毕竟慕梓梨与慕风华年纪相等,相谈定是不为外人奇怪,可若是银氏来了,那就是有点儿问题了。

    “既然如此,那华儿就试试吧。”慕风华还是撇眉,道,“华儿人小力微,着其中若是有一些什么需要.....”

    慕梓梨连忙又打断话题,接道,“若有什么需要,只要姐姐办得到,妹妹自来找姐姐就是。”

    慕风华的眉头一下子就散了开来,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那就麻烦姐姐了。”

    慕梓梨看了一眼慕风华,知晓慕风华如此便是答应了,当下心里也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笑来。

    又聊了一阵儿,天色将晚,慕梓梨起身告退,慕风华笑着送到风华园园口。

    事情成功了,慕梓梨心情大好,连连嬉笑打闹了一阵这才又离开,走的时候她还特意大声的道,“六妹妹,你可真是心灵手巧呢,姐姐要十天儿半个月儿才学得会的,教教你一个时辰便会了,叫姐姐好生羡慕的紧。改天呀!姐姐倒还要在妹妹你这儿来讨教讨教。”

    慕风华知她这般做是怕让人起疑心,不过,慕风华笑笑,她这般此地无银的嚷嚷着,倒更是惹人遐想了。不过,那又如何?她慕风华无所畏惧,她眯眼,看向慕梓梨,朝他身影笑着配合道,“姐姐说那里话,还是姐姐教的好,姐姐日后可要常来哦!”

    夜风一吹,远远传来慕梓梨的回话“那是自然”便又随风消散。

    慕风华回到厢房,淡苒伺候她歇息,淡雅在替她更衣,慕风华望了一眼房间,突然道,“刘妈妈呢?”

    淡苒听罢,连忙就准备说什么,被淡雅一瞪,又缩了回去。

    淡雅温言道,“刘妈妈早起受了风寒,怕传染了小姐,就回了房里歇息了。”

    慕风华觉得奇怪,可又不知是什么地方奇怪。她突然望向淡雅,厉言道,“淡雅!从何时起,你也在骗我了?”

    淡雅听罢,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连忙跪在地上,软声道,“小姐,奴婢不知小姐所说何事儿,可淡雅对小姐绝对无二心的,请小姐明鉴!”

    慕风华眼锋凌厉道,“你说刘妈妈早起受了风寒,可她明明早上还服侍了我的,何来受寒一说?”她看了一眼淡苒,那眼神带着漠然,疏离和痛,“你们在瞒着我什么?”慕风华一直都知道,她的身边儿只有淡苒淡雅还有刘妈妈是对她最忠诚的,所以她一直很信任他们,也很纵容他们,可她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瞒着她什么事儿,她觉得心酸、心痛!

    那眼神看得淡苒难受,小姐何曾用这种眼神看过他们?她想说什么,可想到刘妈妈的话,她又垂下了头。

    淡雅咬着牙,她没想到慕风华竟然这么敏感。这么容易就发现了他们的谎言,知晓自己说漏了嘴,当下也不在隐瞒,咬牙道,“小姐,刘妈妈,受伤了。”

    淡苒一副见鬼的看着淡雅,还不许别人说,自己都说了,讨厌死了!

    慕风华听罢,脑子一蒙,连忙急道,“怎么回事儿?什么时候受伤的?伤到哪里了?要不要紧?”别看慕风华平时一副淡淡的表情,似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可对于她在乎的人,她也是百般放在心上的。

    慕风华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淡雅一时没反应过来。慕风华瞧着心急,拨开淡雅淡苒就往外跑去。

    淡雅淡苒吓了一跳,连忙又跟了出去。

    慕风华一直跑到刘妈妈的厢房,打开厢房,只见刘妈妈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

    慕风华心里一急,跑过去就趴在刘妈妈床榻边儿,关切道,“刘妈妈,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怎么样了?疼不疼?”

    刘妈妈本来一身疼,好不容易浅眠了一会儿,却又突然被慕风华弄醒了。她睁开眼,看见是慕风华,愣了愣,才开口,“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慕风华没有理会她,冷了声音问身后跟来的淡苒淡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淡苒看了一眼慕风华,心虚的低下了头。

    淡雅理了理絮乱的思路,慢慢开口道,“今天下午,小姐你刚刚离开风华园。刘妈妈何淡苒准备去给小姐收拾屋子,却突然发现小姐的厢房里有一个蒙面男子在到处翻找着什么东西。刘妈妈何淡苒大吃一惊,却没想到那男子就准备跑,刘妈妈去拦他,被那男子一掌打倒在了廊下的湖里。”默了默,又道,“刘妈妈怕小姐担心,所以才叫我们欺骗小姐说受了风寒,奴婢们并不是有意欺骗小姐的。”

    听了淡雅的话,慕风华哪里又还有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