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回:乌鸦漫天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4本章字数:3074字

    五姨娘听罢,作状要打她,娇嗔一声,道,“你这小蹄子,莫要乱说话,不确定的事儿,怎的胡说?”

    那巧慧躲开五姨娘的手,别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巧慧哪有胡说了?前日里那李大夫不就是说了姨娘已怀孕一月有余了吗?”又赶紧走过去搀着她的手,关心道,“姨娘可要注意了,您现在的身子可不是您一个人的了,要为肚子里的小少爷想想。”

    “哟!”慕慧茹看不过眼了,“这还没生呢?你就知道是个小少爷了?”说完就发觉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一哽,偷偷的看眼老夫人的脸色,却见老夫人两眼放光的看着五姨娘的肚子,似是那里有了什么宝贝似得,不由松了口气。接着又恨恨的看了一眼五姨娘,该死的贱人!

    老夫人此刻哪有那般多的闲情逸致去管她慕慧茹说啥作甚?她脑子里只有五姨娘怀孕的消息,她看着五姨娘,声音里隐隐带点儿激动道,“五姨娘,你,真是有喜了?”

    五姨娘听罢,似是不好意思般低下了头,声音低低的似若蚊吟,“前些日子婢妾身子不舒爽,便禀了二夫人请了李大夫进来为婢妾瞧了瞧,却没想到李大夫说是喜脉,且已有一月有余。可婢妾当时有点儿不敢确定,毕竟时间太短了,出了什么差错也不一定。便叫了李大夫先别禀报了二夫人和老爷,怕您们空欢喜一场,却没想到,婢妾这几日害喜害的厉害,婢妾估摸着应该是差不了了。”

    慕风华倒是没想到会突然来了这一招,听罢五姨娘的话,心下不由冷笑。什么怕空欢喜一场,只怕是先让柳氏知道了下手害了她吧?

    五姨娘曾是皇宫里一名舞官,最后被当今圣赐给了慕均德做了第五房姨娘,多年来一直没有音讯,却不料在这时候突然怀上了。

    慕风华转过眼,想看看柳氏知晓五姨娘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有了身孕会是怎么表情,却不料看见柳氏一副淡淡的模样,眼里无波无喜。

    慕风华不禁奇怪,奇怪柳氏竟然是这种态度,若按照柳氏的性格,此时只怕已经是在飞快的想要怎么去除五姨娘肚子里这个孩子了吧,可看着柳氏此刻的模样,似是没有一点儿担心的模样,慕风华摇摇头,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老夫人听罢,更是开心的不得了,连连说道,“好!好!好!”如今慕均德虽子嗣甚多,可大多都是女儿,只有大少爷一个男孩儿。若是五姨娘这个肚子里是个男孩儿,那就更是再好不过了,再说了,老人家嘛,哪个不是希望自己的家里儿孙满堂,自是越多越好。

    众人也连忙跟着附和,这个恭喜老夫人,那个恭喜五姨娘的,一时间好不热闹。

    突然,一阵笛音响起。

    那声音起初时如泣泣低语,直至中间之时,音量陡然升高,似有高山瀑布飞流之下撞击之势!众人不禁沉浸在如此美妙的声乐之中。

    慕风华回头,眉头轻轻地皱起,那声音,怎么像是从.......

    果然,柳氏突然道,“这声乐着实美妙,竟不知是何人在此吹奏?”

    一旁的柳妈妈扶着柳氏,看了一眼众人,目光在慕风华的身上停留了一瞬,面无表情的转过头,道,“回夫人,那声乐好像是从六小姐的院子传来的。”

    柳氏似是吃了一惊,回头看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慕风华,道,“华儿的院子里何时也多出了这么一个妙人儿,平日里怎么没见着,可是华儿故意藏着掩着不让咱们大家也欣赏一番呀?”

    慕风华听罢,骤然抬起头,目光清冷的望向柳氏。她院子里从没有什么人会吹奏,她这般说是在隔阂她。虽然这声乐是从她院子方所传来的,可她院子所在的方向并不止是她一个人的院子而已。且在说这吹奏声飘飘忽忽的,就算是隔着一道墙的距离只要没看见人,便不能完全确定是何人所奏。可柳妈妈却一语就中的说这声乐是从她的院子里传出来的,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慕风华心下冷哼一声,自是知晓了这定是柳氏搞得鬼,可她却是不知道柳氏这次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心里念头百转千回,面上却是越发的笑的灿烂,她微垂首低眸,遮住眸子里的流光溢彩。鬓上斜景流苏钗随着她的动作轻晃,闪烁莹莹光辉,耳边垂着的圆通宝玉也随之摇晃,更是映衬出她的肌肤如羊白脂玉。

    她的声音清幽婉转,极是悦耳动听,“二娘可是说笑了,华儿哪儿懂的那些个闲情逸致。在说了,这声乐飘飘忽忽的,二娘就如何得知这声乐是从华儿院子里传出的?还是说,这声乐吹奏之人就是二娘为了体恤华儿,刻意为之?”

    柳氏听罢,心下一颤儿,被慕风华的话给哽住了。

    这时,慕风芸突然站在前面,身姿悠扬,更有一番佳人味道。她转眼扫了众人一圈儿,随即放在慕风华的身上,她想起母亲给她说的那个计划,看向慕风华的眼中隐隐带了一丝狂热的快意。慕风华!从今天后,我便在也看不见你这个贱人了,哈哈!哈哈!

    慕风芸眼中一闪而过的恶毒,别人没看见,可熟知慕风芸秉性的慕风华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她眨了眨眼,毫不畏惧的迎上慕风芸的目光。来吧!慕风芸!从今天起,我们两的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慕风芸看着慕风华竟然迎着她的视线与她相对,不由轻轻地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非常不喜欢!她转过头,目光看向老夫人,面上绽放一丝甜甜的笑容,更显她的貌美如花,她声音极轻,却句句清灵入耳,道,“祖母,既如此,我们何不过去一看?到时候看见了人,可不就知道了到底是谁人在吹奏了吗?”

    老夫人一听,也觉得有理,点点头,便道,“芸丫头说的有理!那就去瞧瞧看吧,让老婆子也见识见识,到底是何人能有如此高超技艺神韵!”说罢,便准备往那方而去。

    可不知是不是天意弄人,在众人正准备出发的时候,那声乐却突然断了下来。众人惊愕,这是怎么回事儿?

    正在众人惊愕之时,一个丫鬟突然急匆匆的跑来,看那方向,赫然便是刚刚声乐所响之处。

    那丫鬟见得众人,立马就大声的叫了出来,“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不得了了!老夫人!不得了了!”

    曲妈妈见状,立马就站出来喝道,“你这蹄子,什么事儿这般慌慌张张的!可是皮子作痒了!”

    那丫鬟听罢,立马就跪在了雪地上,嘴上连连求饶。老夫人见状,不由心烦,挥了挥手,皱眉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你站起来慢慢儿的说,你这般慌慌张张的一个字儿都没听清、”

    那丫鬟听罢,也不起身,只是在开口时,声音倒是平静了许多,可还是带着明显的颤抖,“回老夫人,奴婢是西苑房的扫地丫头,刚刚西苑那边儿不知是谁吹了笛子,奴婢们觉着好听,便和几个姐妹出去了,可这吹笛子的人没见着,竟然看见了......”她说到这里,眼睛咻的睁大,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一旁的慕慧茹听她结结巴巴的说,说着吊起了她的好奇心,可她又支支吾吾的半天不说出来。不由觉得烦躁,她一挥袖子,喝道,“你这丫头!看见了什么你倒是说啊!结结巴巴的,急死人了!”然而她话音刚落,老夫人便横扫她一眼,她诺诺的一缩头,不在说话了。

    那丫鬟被慕慧茹一喝,连忙垂了头,这才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奴婢们看见了老鸦!好多的老鸦!好大一群的老鸦,他们在六小姐的风华园上飞!怎么都赶不走!”

    柳氏和慕风芸听罢,双双对望一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声的笑意,慕风芸看向慕风华,心里恶狠狠的道,慕风华,此次,我看你如何!

    慕风华听罢,眼神骤然一凌,似是结起无数寒冰,却又转瞬即逝。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来,看向柳氏和慕风芸。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柳氏他们先前所说为何了!众人听罢,立马就炸起了锅!皆是议论纷纷,不断有人拿眼光瞧慕风华。她却坦然的接受众人的目光。

    老夫人也皱起了眉头,看向慕风华,随即转过头道,“去看看!”

    众人听罢,立时炸了,纷纷劝道,“老夫人,不可啊!那老鸦天性凶残,且听说那老鸦数量众多,您去了怕是不小心伤到了您可怎么办?”

    老夫人冷哼一声,衣袖一甩,“是死是活老婆子我自个儿担着!就不劳您们兴师动众了!”说罢便带着曲妈妈一干人往慕风华的院子赶去。

    众人听罢老夫人的话,不由尴尬万分,老夫人说的不错。他们是自己怕,所以才拿老夫人做了借口。可此刻看着老夫人已经走远了,众人咬了咬牙,也跟了去。慕风华早已跟着老夫人先去了。她倒是要看看,他们这次又是怎么作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