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1本章字数:2117字

    林怀义面上没什么动容,只是沉冷了许多,半响才开口,语气平平:“你还小,不懂这些,总之爸爸这么辛苦也是为了给清清一个好的未来。”

    林怀义第一次这样捉襟见肘,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女儿。这是一个理由,但是绝对不是唯一的 理由。

    林浅清却忽然冷笑,那张依旧稚嫩的小脸似乎一瞬间成熟了一般,眸间全是灼热的逼视,似乎要望到林怀义的心里,带着刺透力,她嘴角嘲讽地笑着,一字一字说:“不是,才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皮夹里的那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的孩子。”

    其实她不想说这些的,但是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妈妈病了,这个家她必须守着。

    林怀义显然被林浅清的话震到了,久久痴愣地盯着女儿,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身高还不及自己胸前的女儿,他语速很快,还有些不可抑制地凌乱:“谁和你说得这些?是不是你妈妈?”

    林浅清更大声地冷笑,爸爸便是这样看她们母女的?那照片是她上次不小心看到的,林怀义将它架在皮夹的最里面,里面是一个很漂亮,很年轻的女人,林怀义的皮夹里从来没有放过母亲的照片,也没有放过她自己的,但是却放了那个女人的,林浅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她一直装作不知道,不敢告诉妈妈,怕她伤心,更不敢质问林怀义,怕他会义正言辞地承认。

    如今,好了,也该开诚布公了,这个表面上堂皇的家,有多破败。她敛了敛笑,气势不想一个十二岁女孩该有的,强势冷硬,她冷冷说:“你只会责怪妈妈,她都病成那样了,才没有力气管你那些肮脏事,是我自己看到的。”

    林浅清自小在豪门圈子里转,虽然年纪小,但是也耳濡目染不少,经常听到一些阔太太们说家里的男人在外面怎么怎么样,当时小小的她只觉得荒唐还有不可思议,竟没想到,这些肮脏的事也会发生在自己家里。

    林怀义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很难看,但是儒雅的他却从来不会发脾气,只是有些冷若冰霜的表情而已,那双与女儿酷似的丹凤眼微冷:“那是大人们之间的事,你不懂。”

    林怀义可能没有注意到,他并没有否认,但是林浅清却捕捉到了,她很冷静,超乎年纪的冷静:“原来张叔叔说得对,你真是为了外公的钱才娶了妈妈,所以外公一过世,你就连骗骗妈妈都不愿意了。”

    外公在世的时候,别人都说爸爸妈妈相敬如宾,外公过世之后,这样的话也很少有人说了,可能是那两位没有一起出现过吧。只是她以前一直不相信这样的传言,那样温柔好脾气的父亲怎么会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呢?可是如今她却怀疑了,虽然她依旧不愿意相信。

    林怀义眼中交织着复杂的光,有些沉痛,唇角轻颤,他声音有些无奈和沧桑:“清清,连你也这样看爸爸?大人们的感情本来就复杂,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也许真有什么隐情吧,林怀义虽然对妈妈冷淡,对她自己也不亲近,但是这个男人还不至于这么不堪,只是她也没有别的解释了,所以依旧不以为意:“不然你叫我怎么想?”林怀义张张唇,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微茶色的眸光忽明忽暗的,林浅清继续开口:“爸爸,躺在那个房间里痛苦难受的是你的妻子,你每天夜不归宿不会良心不安吗?”

    确实,林怀义经常夜不归宿,林浅清甚至很多次幼稚地去看林怀义的衬衫,用从阔太太们说的方法判断林怀义是不是在外面‘鬼混’,但是林浅清从来没有闻到那些太太们说的‘狐媚子’的味道,林怀义身上总是有淡淡的书卷气息。

    只是想到面容枯槁的母亲,林浅清已经顾不得那些理智了,只是以为地强硬,用这样的办法来留住父亲。其实她自己也觉得挺幼稚的,这些话她自己都不相信。

    好脾气的林怀义显然也被气到了,面露凶色:“清清,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不再看女儿,他甩甩袖子,扔了一句话:“我去公司了。”然后便走了。

    林浅清怔怔站在原地,自言自语:“去公司,真的是去公司吗?”

    林浅清看看妈妈房间的方向,那个温婉倔强的女人,她的母亲,她必须守护。

    林浅清毫不迟疑,便跟上去了。

    林怀义是自己开的车,林浅清小心翼翼地跟在车库后,等林怀义的车开出去了,才跑到路上招了辆出租:“跟上前面那辆车。”

    一路上,林浅清东张西望的,心里很忐忑,也有些害怕,大概她是第一个跟踪父亲去‘抓奸’的女儿吧。

    去公司吗?出租车里倒影出林浅清微微嘲讽的冷笑。

    真是个百试不爽的借口,这条路根本不是去秦氏公司的路。林浅清很害怕,难道真有那什么‘狐媚子’。

    林怀义的车停在了一家装修很奢华的甜品店,他走进去了好一会儿,林浅清才小心地跟上去。抬头看看甜品店的招牌,这里她来过一次,和母亲来的,父亲当时也是说工作忙,没有一起过来,这次依旧说工作忙,却陪别人来,林浅清握紧小小的拳头,磨磨牙,心里恨恨。

    推开门,林浅清便闻到一股馨香的味道,甜品的清香很诱人,但是林浅清现在没有心情去管,一双灵动的丹凤眼四处梭巡着,甜品店有三楼,林浅清并没有在第一楼看到林怀义的身影,刚要上楼,却看到了这样一幕,她鬼斧神差地停下了步子。

    柜台长相颇为甜美的销售员,声音却不怎么甜美,十分的不耐,十二分的鄙夷:“走开走开。”

    柜台小姐连连挥手,像赶走苍蝇一般。那被赶的却不是苍蝇,是一个长得很好看,很精致的男孩,男孩看上去大概十多岁,很瘦,但是不矮,已经有柜台那么高,穿着很普通的单衣,只是洗得发白了,显得消瘦。这样的冬天还穿着一双破旧的单鞋,头发剪得很短,一双重瞳显得很大,像黑珍珠,亮得惊心动魄,唇形削薄,此时正紧紧地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