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21本章字数:2056字

    林浅清一句话吩咐下去,柜台小姐傻了,额头都有细细的汗,支支吾吾:“这,这——”看了一眼柜台收银盒,然后为难地说,“店里没有那么多。”说完柜台小姐低头去看地上捡硬币的男孩,脸上简直就是猪肝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男孩依旧蹲着,背对着光,长睫忽闪,嘴角漾开清清的弧度。

    林浅清故意眉眼一挑,像极了难伺候的公主,颐指气使地说:“原来这么高档的店连钱都找不开。”柜台小姐默不作声,脸色忽白忽红,好不难看,林浅清提起蛋糕盒子,大手笔一挥,“不用找了。记住以后别把眼睛放在头顶上。”

    那柜台小姐连更像调色板了,这些完全黑了,看看地上落魄的男孩,有看看眼前尊贵的女孩,眼里一会儿寒,一会儿红。

    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柜台小姐那憋吃了不知道多少。

    林浅清提着蛋糕,蹲在男孩旁边,将手里一直紧握的硬币递到男孩眼前:“给你。”

    男孩抬头,看了林浅清好一会儿,才略微不好意思地转头,接过硬币,礼貌地说:“谢谢。”那个硬币男孩并没有立刻放进罐子里,硬币上似乎是温的,有些许的汗。男孩又不动声色地抬眸看了几眼女孩,正好对上林浅清的眼睛,立马像被抓包的小孩连忙点头,长睫颤抖地极快。

    林浅清没由来的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嘴角深深的酒窝盛满了笑意,她看着他低垂的眸子,清凌凌地说:“你的眼睛真好看。”男孩忽然抬眸,漆黑的眸子像夜里闪烁的黑曜石,动人心魂的好看,他有些怔乱地看着林浅清,林浅清回以浅笑,随即转过眼,扫了一眼柜台,声调骤高,“有些人的眼睛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看不到。”

    柜台小姐脸一阵黑一阵白的,十分精彩。可是对着这看似不简单的‘小祖宗’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诽几句:小屁孩,不是看在你是顾客的份上,看我饶你!

    男孩眸光亮晶晶的,看着林浅清,接过话:“头顶。”

    林浅清笑得明媚,柜台小姐脸色好比锅底,那叫一个黑啊。男孩只是看着林浅清的笑,缓缓扬起嘴角,忽然之间忘了手里的动作。

    “我帮你捡。”林浅清低头专注。

    男孩这才恍然如梦,将视线从林浅清身上移开,有些心虚一般看着地面,久久才点头:“嗯。”可是手里拽着一枚硬币,半天没有下文。

    硬币滚得到处都是,两个小孩蹲在地上捡了老半天才算捡完,那边柜台小姐巴着这小祖宗赶紧走。

    最后一枚硬币放进玻璃罐,男孩抬眸,笑容浅淡,但是像映在了眸子里一般,是流淌着的,好看极了,他说:“谢谢。”

    林浅清但笑不语,然后将手里的蛋糕递到他面前:“我用这个蛋糕和你换这些硬币吧。”

    其实林浅清并不爱甜食,刚才也不知道是一时冲动,还是头脑发热就买了。

    男孩迟疑了一会儿,揪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蛋糕,似乎在权衡,久久才伸出手,递出硬币:“好。”

    男孩笑着,似乎眼睛都在笑着,十二年不知道羞赧这个词,突然就知道了,有些别扭地扭头,挪着小小的步子,抱着那罐硬币上楼,走了几步,看了看背光站着的男孩,微微浅笑:“再见。”

    似乎没有再见的机会,可是林浅清还是想说。

    男孩没有说完,只是浅笑着回应,泠泠的眸中流转着一种光华,衬得这冬日的阳光更亮了几分,他只是在心里说:再见,美丽的公主。

    林浅清抱着那罐硬币,对着柜台说了一句:“哦,店里记得要多存一些硬币,下次来可别找不开了。”狡邪地眨眨眼就上楼了。

    男孩怔在原地半响,才敛了笑,看着手里的蛋糕,眸中淌过暖暖清泉。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跑着上楼去了。

    这家甜品店很大,一楼买蛋糕甜食,二楼主要是饮料,三楼是肯德基,林浅清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林怀义,点了一杯西瓜汁,边走边找。

    那边男孩小心翼翼提着蛋糕,坐在临窗,撑着脑袋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偶尔浅笑。

    林浅清回头,手里的西瓜汁落了一地,那相对而坐的两人不正是林怀义和那个……照片里的女人。林浅清忽然冷静下来,眸光忽明忽暗,然后不动声色地坐在不远的地方。

    林怀义面色惆怅,看着对面的女人,神色复杂,长长一声叹息:“宛如,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梁宛如也微微叹气,脸色有些病态的白,声音温柔雅致:“是啊,很多年了。”

    林怀义看着眼前的女人,再也不是当年青涩的女孩了,一别十几年,都变了,再聚,终是惆怅。

    林怀义握着手里的咖啡,滚烫的咖啡将他的手烫得微微红色,他却毫不知觉,语气似乎沾染了冬日的气度,有些暗潮:“我没想到你还会来联系我,当年是我对不起你,负了你,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愿再见我了。”眼中浓浓的全是愧疚,儒雅的面容上有些阴霾。

    梁宛如只是浅笑,声音无波无痕,有种置身事外的平静,又有种沧桑过后的大彻大悟:“当年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从来没有怨过你,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也过得很好,都有自己的家庭,所以,不要再说你对不起我了。”她笑了,眼睛里是真真实实的笑,没有半点怨恨。

    林怀义握着杯子的手微微松开:她应该是幸福的吧,她的眼里,脸上洋溢的都是淡淡的满足。这样就好,至少有一个人是幸福的。

    林怀义似乎有些惆怅,有些喟叹:“我欠你的,就算你不计较,我自己也不会心安,如果不是当年我悔婚,娶了秦家的小姐,你也不会一个人吃那么多苦。”

    那年,她青春,他年少,都是最好的年华里,他们青梅竹马,相互爱慕,也曾经约定地老天荒,可是爱情终究是败给了现实,家逢突变,他先背弃了他们的约定,从此各安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