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天涯霜雪霁寒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5:35本章字数:1633字

    “王爷宿在了苏格格房里,奴婢听说,是福晋央唤去的。只说也有几日未曾见三阿哥,怕想阿玛,王爷就允了。”乐澜将盼语簪的桃花迎春雨的簪子拔了,黑缎泻地,经过手的只有柔滑与清香。

    盼语对着五福捧寿的妆镜,转眸浅笑,澹然道:“那么小的孩子,连笑都不会,怎就知想着阿玛呢。终归还是爷想去,福晋也不过是顺了他的心。”

    溪澜嫌恶的撇了撇嘴,矫情道:“苏格格也真是的,这才诞下了三阿哥不足百日,就来撒娇撒痴。难不成还想三年抱两,顺势再添上一位阿哥么!”说着话,溪澜将盼语手上的指环取下来,依照顺序搁在玲珑盒里,总算整齐。

    “手上办事利落,怎么这嘴上越发没有把门的了?”盼语亦不恼,饶是责怪也只是平平和和的样子。

    “奴婢知错了。”溪澜慌忙的垂下头去,不敢再显露出什么心思来。

    乐澜倒是伶俐,知晓此时当说什么才合适,便握住了溪澜的手:“这会儿咱们是在圆明园不比府里,隔墙有耳,还是谨慎言行才好。”

    “是了。”溪澜将玲珑盒收好,琢磨了再三,又道:“奴婢怎么也想不明白,那簪子是怎么到了富察格格身边的梅灡手里。太奇怪了。奴婢明明记得出府前还收的好好的呢!”

    “要买通梅灡,谁会用人人都认得的簪子,福晋亦作此想,太明显的心思反而不用提防。何况那一柄,也未必真就是我的。”盼语微微垂首,长发轻轻滑下来,垂在她莹白的颊边。恹恹道:“左右她们是嫌我碍眼。这会儿再瞧,那高氏不远就要越过我去,何况还有福晋呢。”

    还有福晋呢!这话不知乐澜与溪澜能否听明白,盼语只自己心中有数。

    倘若高凌曦的话是真的,皇上的病势沉重,那么四爷荣登大宝或许不是玩笑。毕竟熹贵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而除了四爷,她再无所出,紧紧抚育了五爷弘昼在身侧。五爷又如何能与四爷相较?

    果然如此,福晋岂非真就是皇后了。

    心里的隐忧犹如一只看似不起眼的小虫,却有毒,让人畏惧,深深的不安。

    乐澜不满,只怕侧福晋不高兴,才稍微正色悄声道:“汉女子就是汉女子,如何能与侧福晋您比肩,更别说越过去了。侧福晋几时见过花红百余日了。”

    宽慰之言听得多了,反而麻木无感了。

    “我乏了,你们都下去吧。”盼语起身,往黄花梨的百子床走去:“明儿早些唤我,四爷来与不来,早膳都得备着。”

    “是,侧福晋。”乐澜与溪澜双双福身应下,临退出去,将屋里的蜡烛“呼”的吹熄了。

    富察氏毫无睡意,衣衫未解的倚在紫漆彩绘镶斑竹炕几上,由着菊澜给她上药。挨了四爷这么一下子,疼倒是其次,心寒亦不算太要紧,关键是怕。叫人窒闷的敬畏。

    何时,他曾给过自己这样的脸色看,这样的苦头吃呢!难道说,他的心真的就这么不在了么?

    菊澜不敢使劲儿,用软绵团蘸着药仔细涂在藤条打落的痕上,少不得劝道:“格格,何不忍下这一口气。那苏格格得了皇上赏下的进贡奶酥,炫耀也是难免的。大阿哥还小,怎么知道大人们的心思。都说打在儿身疼在娘心,奴婢看王爷也真真儿是心疼了的,这才……”

    “苏婉蓉是什么样的心性儿难道我不瞧不出来么?”富察氏是恼了永璜不长进,倘若奶酥里有毒,岂非命都搭上了。“我怎么会不疼永璜,我是怕他吃亏啊。”心蓦然一痛,情绪便激动起来:“大抵是我从来都没有看清过她,表面上持重公正,实则还不是护着那些会讨巧的。有了永琏还不够,竟连永璜也想从我身边夺去……”

    富察氏猛然站起了身子,表情因愠怒而显得扭曲:“不是,她不是要带走永璜这么简单,她是想要永璜的命。没有了永璜,她的永琏就是嫡长子,呵,嫡长子……”呼吸愈发急促,富察氏狰狞的表情被烛光耀的阴森可怖:“不行,我决不能让她得逞。”

    “格格,您要去哪儿?”菊澜被富察氏唬得不轻,一晃神儿人就冲了出去,想拦也迟了。

    心中大叫不好,菊澜紧忙趁着夜色追出去,顺着廊子往外奔,始终找不见富察格格的身影。

    这个时候,想必王爷与福晋都各自安睡了。菊澜心里很害怕,也不敢惊动任何人,心想格格一准儿是惦记大阿哥,找福晋理论去了,只得加快了脚步去寻。谁知等她到了福晋的厢房时,连一点动静也未听到,似乎富察格格根本就没有来。

    “格格您在哪儿啊?可别吓唬奴婢啊。”夜色寂寥,四下静谧,菊澜只听见自己轻微的呼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