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没妹子的少年是可耻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12本章字数:2514字

    “喂、请问雷医生吗?”

    “嗯,是我。”

    “干嘛那么冷冰呀,又不是上门讨帐,你这人真没风趣。”

    “嗯,我是心理热线的主持人,请问这位小姐,您有什么心理问题要咨询吗?”

    “难受……”

    “难受?您哪里难受?”

    “我……我……嗯,我……我下边好难受……嗯,难受的不行了……快……快帮我。”

    ……

    我听到电话那端娇柔的喘息音,暗自咬了咬牙,深吸口气,我冷冷说道:“脚丫子难受,您也不至于这个动静吧。对了,这位小姐,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月,你是第二十四次打来电话说难受了。而这二十四次通话中,你有六次,提到了下边。而你的下边,好像指的就是脚丫子。我说的对吗,小姐?”

    电话那端沉默……

    我继续:“好吧,小姐。我其实很好奇,您的脚丫子究竟怎么了?”

    ……

    “哼!”

    嘟嘟嘟……

    在一记不无傲娇的冷哼中,电话被挂断。

    我淡定地放下听筒,拿过桌上茶杯,喝了口变凉的茶根儿,仰头望窗外之星空,心中长叹:“这究竟是个啥节奏啊。”

    打电话的这个妹子不是普通患者,因为五天前,我特意从诊所周总那儿拿到授权去网上查阅了热线的通话详单。

    内容显示,在我跟妹子通话的时间段,完全是空白。

    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接过这个电话,也根本没有什么变态妹子打电话来骚扰我这个可怜的接线生。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吗?

    并且,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妹子的来电显示,从来都是一串的“#”字号。

    据我所知,这个世界,好像没哪个电话是这个号码。

    拉轰的调皮小妹子,希望你的脚丫子今晚会舒服一些。

    我摇头笑了笑,伸手拿出一块系在脖子里的圆形青铜吊坠,用力握了握,暗自告诉自已,要淡定,要冷静。

    青铜吊坠据父母说是小时候,一个隔壁邻居给的,那邻居是个怪老头儿。但奇怪,我对此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一直以来,我发现自已在十六岁前的记忆好像缺失了一个重要的环节。是什么我讲不清楚。依稀记得,好像我每天放学回家,写完作业,都要去做一系列的功课。

    但这个功课是什么呢?

    算了!兴许只是我瞎想罢了。

    我呢,名叫雷大炮!

    大炮,很大,很大的炮!嘿嘿……

    我大学读的是X京一所二流师范大学的心理系。毕业后,在一次人才交流活动中,我应聘到了这家心理诊所,当了一名心理热线的接线生。

    我的工作基本属公益性质。因此工资很低,每月下来,勉强够活。

    但还好,我可以上一天,休两天,工作制度比较宽松。

    我扫了眼手机,现在是五道口时间,凌晨三时二十五分。

    这一个月来,每到这个时间,脚丫子妹子都会打电话来骚扰一番。过后,基本就没什么咨询电话了。

    我想起身给茶杯续点热水。

    刚离开位子,看到房间小茶几上,端正放了一张硬塑材质的金色卡片。

    那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卡。

    类似我这样的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基本消费不起健身俱乐部。对我们来说,工作和上下班挤地铁本身就是一种健身了。

    可诊所周总说我不够阳光,人看上去,有些发蔫儿。

    其实,我想说,我这人挺阳光的。至少在网上,微信里,我在妹子们眼中是个极健谈的男生。

    周总认为我有必要参加一些健身的活动,于是,她主动给我办了这么一张健身卡。

    我真不需要这东西,因为我身体真的很好。因为……

    这个我现在具体讲不太清,总体说就是,偶尔像打了鸡血一样,力大无穷。但却又不知怎么用……

    但是呢?周总说了,那家健身中心是她弟弟跟人合开的。并且,周总曾经在她弟弟面前,提起过我的一些不同于常人的行为。所以,她弟弟对我很感兴趣。

    周总弟弟名叫周振海,小名大海。年龄长我三岁,我得叫哥。

    希望这位大海哥对我的兴趣,不是‘捡肥皂’那么复杂……

    我拿起卡,揣到了裤兜。

    凌晨五点我下班,在地铁站门口一个大叔摊前要了一个加蛋的煎饼果子,吃饱搭地铁,返回我居住的小窝。

    房子不大,四十多平,是跟人合租的。原来我住客厅,上个月,住卧室的那个研究生结束北漂回老家考公务员去了。

    我住进了卧室,但我知道,我的工资可能再担负不起房子的租金了。

    必须找新窝,实在不行,郊区吧!

    11:33分,我在床上仰面朝天地睁开眼。

    我又做那个梦了。

    同样是最近二十来天,我几乎每次睡着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我梦见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领着我在雪地上来回地跑。

    它很漂亮,全身没一根杂毛,体形挺大。开始我以为是萨摩耶,后来它那长长的尾巴和尖尖的嘴巴将它出卖。

    它是狐狸,一只很萌,很害羞,好像还通人气儿的女狐狸。

    干啥说是女狐狸呢?

    它在梦里,无论采取哪种姿势,都会用长长的大尾巴将屁股后头那一块区域挡的严严实实。

    我这是聊斋看多了吧?

    拿起手机,我想了想,将里面存的一本漫画版聊斋给删了。

    漫画、鬼故事、玄幻、仙侠小说是我的大爱。

    可能现实我活的不如意,希望从中找到那种激爽的畅快感吧。有砖家说这是意淫,是对青少年毒害极大的不良艺术作品,其危害程度不亚于岛国妹子。

    个人感觉砖家是堆翔!

    对我们这些每天呼吸雾霾,生活在重重压力之下的屁民来说,你们居然还要剥夺我们意淫的权利!

    玩蛋儿去吧!X你大爷地!

    我切到微信,又换到陌陌……

    我渴望妹子,这种强烈的心理就跟我渴望一夜暴富一样,非常,非常的强烈。

    我大学处过一次对象。

    三个月,从拉手到亲嘴,直至开房前,我都一直以为她是真爱。

    那天,我们约好,周末不住校。然后,我拿出省吃俭用积攒的一点现金准备跟她开房。

    结果……

    她被抓了。

    我一直无法理解,一个女大学生怎么会干出,诸如吸毒,卖X这样极度放荡的事情出来。

    后来,我知道了,她渴望刺激!

    她叫小桃,那天后,我再没有见过她。

    而这就是我那狗屎一样的初恋。

    微信,陌陌是两大顶级约炮工具,但我从没用它约成功过一次炮局。

    有那么一次,差点成功了。后来,我看了那女人给我发的照片。

    图片显示,她足以做我的阿姨。

    算了,我还小,不懂事,阿姨你放过我吧!

    我把她删了。

    记得有个小编在某网站发文说过,春季和秋季在一年中是人类性欲最旺盛的两个季节。

    在这个季节,走在大街上,没有合体对象的人类是可耻的!

    我可耻,我喂自已袋盐!

    他大爷地,二十多岁的老处男,我把自个儿齁死得了!

    我瞪眼望天花板,想起周总给我的健身卡。

    拿过,凝视上面激光雕刻的文字、编码和图案,我略显凌乱的小心情有了一丝荡漾的痕迹。

    健身房,紧身裤,漂亮妹子,瑜伽……

    一想到那些劲爆的撸点我就在心里按奈不住地笑。

    还等什么?没有女朋友的少年!你难道就这么可耻地一辈子赖在床上吗?

    我振奋精神,起床,涮牙,收拾,找出一套平时舍不得穿的三叶草儿。放进背包,开门,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