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0本章字数:3016字

    农历七月十五,月朗星稀。

    我叫马小宝,今天是我的生日,不过我并没有守在蛋糕边等待着吹蜡烛许愿,而是跟着老头子守在李家村村头的大柳树下啃着窝窝头顺便喂喂蚊子。

    “啪~”顺手又拍死了一只在胳膊上享用大餐的蚊子,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师父,还得等多久?”我一边啃着冷冰冰没什么味道的窝窝头,一边苦着脸说道:“咱们在这都快喂了两个小时的蚊子了!”

    “再等等,要沉住气!”说是这么说,老头子也有点不耐烦了,扔掉了手中的窝窝头,从口袋里掏出他那可爱的诺基亚蓝屏手机,看了看时间,老头子嘀咕说道:“马上就十一点了,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忘了吧?”

    看老头子在那嘀咕着,我有些无语了。

    平时给人家看看风水定定阴宅之类的就算了,反正都是忽悠人,只要口才好,不怕人家不掏钱。

    不过这次也不知道老头子抽的哪门子疯,竟然接了帮人家超度的活。

    从十岁开始跟着老头子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除了坑蒙拐骗之外,还真没见过老头子有什么别的本事。跟了他两年,除了被他逼着死记硬背号称是茅山绝顶不传之秘的《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之外,基本上他那套坑蒙拐骗的伎俩都被我研究透了。

    有事没事的时候就显摆他那茅山不知道多少代编外弟子的身份,有的时候我都替他感到臊得慌。一把年纪了还是个临时工,有啥好显摆的?

    不过话说回来,有这个名头确实比没有的强,至少有些人还吃这套。

    江湖行走,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是口才,也不是见风使舵的本事,最重要的是要有个高逼格的背景。这是老头子的原话,很显然,这一点他做得很出色。

    两年来,仗着这茅山传人的身份,老头子在一些乡镇中很吃得开。

    大概也是看出了我有些心不在焉加不耐烦的劲头,老头子一瞪眼,训斥道:“告诉你多少遍了,沉不住气永远做不成大事,整天毛毛躁躁的……”

    “师父,你先别忙着训我。”我有些不服气了,顶了一句:“这李家村虽然算不上穷乡僻壤,但是也没有什么富贵人家吧?替人家超度这个事能拿多少钱?顶了天了也只是千儿八百的,大半夜的在这守着喂蚊子,值得吗?”

    听我这么一说,老头子哼哼一声,说道:“你懂个屁!死的这个李老太爷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他有个好孙子。我早就打听好了,他孙子是城里一个大地产商的心腹,只要今天咱爷俩把这场法事办的漂亮了,有那李老太爷的孙子牵桥搭线,说不定能搭上那地产商的船,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看着老头子在那幻想着美好的前程,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古怪的看了老头子一眼,说道:“城里人不好骗的,你还想进局子?”

    乡镇的经济条件永远比不上大城市,曾经老头子信誓旦旦要在大城市里闯下一片天地,叫嚣着要发扬茅山一脉曾经的荣光,结果被人举报宣传封建迷信,被当成神经病进了局子里喝了好几天的茶。

    从那以后,老头子就再也没踏足大城市,只在山区乡镇一带彰显他那茅山编外弟子的光荣身份。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我这一刀插得有点狠了,老头子美好的幻想破灭了,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正当老头子准备以师门长辈的身份对我进行‘言传身教’的时候,村里有人急匆匆的朝这里跑了过来,老头子顿时摆出一副风轻云淡的从容姿态,那模样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架势。

    身为老头子身边的‘道童’,我立即扔掉手中的窝窝头,摆出一副肃穆的样子,经过老头子两年的熏陶,我们爷俩之间的配合已经很默契了。

    “王大师,让您久等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鼻子小眼睛,体型微胖,这家伙就是那位过世的李老太爷的孙子李峰,也是老头子说的那位大地产商的心腹。

    我师父名为王坚,老而弥坚的坚,这是他自己的解释。不过他每次洋洋自得的说出这个解释的时候,我脑子里总是想着‘老而不死是为贼’这句话,当然,我不会傻到当着他的面说出这句话的。

    “李先生客气了。”老头子很装逼的淡淡一笑,说道:“法坛准备好了没有?咱们现在是不是……”

    “当然当然,王大师请跟我来!”李峰很是客气的在前面引着路,边走边说道:“王大师不要见怪啊!村里有些人对开坛做法这样的事情有些忌讳,所以得等他们都睡着了才能……”

    “明白,乡野村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我懂!”老头子很是淡然的说道。

    我们爷俩跟着李峰悄悄地进村,让我有种做贼的感觉,这感觉很不爽,不过看到师父那副装逼的模样,我也只能忍了。

    李家老宅在村东头,占地面积不小,在这李家村也算是大户人家了。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又被称为鬼节。马上快到十一点钟了,家家户户都已经紧闭门窗,除了偶尔听到几声狗叫之外,整个村子显得很寂静。

    来到李家老宅之后,我能清楚的感觉出来,除了李峰之外,其余的李家那些人似乎对我们爷俩很不待见。

    特别是李峰的父亲和叔伯几人,看我们爷俩的眼神明显带着鄙夷不屑之色,一副‘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骗子,看你们能耍出什么花样’的眼神。

    我毕竟年龄小一点,脸皮比较薄,低着头不敢和他们对视。而师父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大大咧咧的跟着李峰迈步走进了李家老宅。

    对于师父这回锅不知道多少回的老油条来说,这些人的质疑鄙视的眼神根本算不得什么,他只在乎李峰的态度。

    很显然,李峰虽然在家的辈分很低,但是话语权很高。毕竟是老李家唯一一个有出息的人,即使是他的叔伯等亲人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请道士来开坛做法这件事,是李峰独自促成的。

    家里人不信这套,但是李峰信。跟在大老板身边这么久,他也见识过一些诡异的事情,为求心安,他也不在乎那千儿八百的。

    乡下规矩,家中老人逝去,一定要守灵三天,三天后才能下葬。若是平时的话,李峰也不会这么折腾了,这不是正巧赶上鬼节了嘛!

    只要平安过了今晚,花点小钱对于李峰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没有理会叔伯长辈们黑着的脸,李峰客气的把我们爷孙俩请到了老宅子的堂屋前。

    堂屋里布置成灵堂的模样,房梁上挂着白布绫,李老太爷遗像摆在正中央,遗像前面是一口雕花的厚重感十足的黑色棺材。

    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下,我跟老头子来到堂屋前摆放好的一座法坛前,其实就是一张香案,上面点了两根蜡烛,朱砂、清水、毛笔、符纸等一应俱全。

    李家十来口人在不远处看着,老头子也是久经风浪的人,没有丝毫的紧张。对我一招手,很是肃穆的说道:“徒儿,把为师的法宝拿出来!”

    闻言,我很是利索的从随身背着的的布包里掏出老头子口中所谓的‘法宝’拿了出来。一把桃木剑,一面铜镜。

    两样加在一起售价一百二十五,是老头子今天早上带着我到镇上小卖铺买来的。

    老头子接过这两样‘法宝’之后,脸色郑重的拿起法坛上的毛笔,蘸上朱砂在符纸上极速画了起来,笔走游龙,铁画银钩。一边画着,一边还念着让人似懂非懂的咒语,那副模样,着实有几分道家高人的风采。

    几秒钟画完符箓之后,老头子一把抓起桃木剑,挑起那张画好的符纸,跟癫痫病似的在香案前跳动起来。

    “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丁六甲,闻我关名,不得停留……”

    一通咒语念诵后,老头子手中桃木剑挑着的那张符纸猛地化为一道火光。

    看到这一幕,李峰叔伯等长辈眼神中的那种质疑和不屑稍稍散去了一些,这般专业的做派,就算是个江湖骗子,也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骗子啊!

    我站在老头子身边,死死地绷着脸,怕忍不住笑出声来。

    镇宅安家符被老头子在这个时候耍出来,还把人家唬的一愣一愣,不得不说老头子的表演实在太专业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此时的我已经深刻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了。不过说来也奇怪,虽然老头子表演的很专业,但是我总感觉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总感觉有种凉飕飕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凉飕飕的感觉让我心底出现些许不安的感觉。

    下意识的随着这种感觉去寻找源头,目光不经意的飘向身后堂屋灵堂处的那口黑色厚重的棺材。

    仅仅看了一眼,我全身的汗毛就彻底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