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童子尿?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0本章字数:2612字

    堂屋内,那张大大的黑白遗照上,我隐隐看到了李老太爷似乎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很诡异的微笑。

    遗像前点的两根蜡烛,烛火不知何时缩成了黄豆般大小,原本淡黄色的烛光中竟然隐隐带着些许的绿芒。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口黑色的雕花厚重棺材。

    从我这个角度看,能隐隐看到从那厚重的棺材缝隙中流淌出一些黑色的液体,滴答落地。

    看到这一幕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差点就停了,虽然不知道我此时是什么表情,但是脸色肯定很难看。

    李家那些人站在不远处,他们看不到堂屋内的情况,目光都被师父吸引了过去。而老头子还在那蹦跶的很欢,似乎很享受这表演的过程。

    “师……师父……”我有些哆嗦的轻声喊着老头子。

    老头子充耳不闻,依旧在那耍着剑,步伐很销魂,颇有老年迪斯科的风范。

    “师父!”我这次的声音大了一些,连我自己都能听出我声音中的颤抖。

    老头子这回听到了,回头瞪了我一眼,两年的相处,我很明白他那眼神中的不悦之色。

    根据老头子改编的《茅山弟子八大规》,我在老头子施法的时候是不能出声干扰的,这不是一个合格的道童该做的事情。

    可是,在这时候,谁他妈还管得了这些。

    没等老头子开口训斥,我哆哆嗦嗦的朝堂屋里一指,颤声道:“里面……里面有点不对劲啊!”

    老头子愣了一下,大概是看到了我那无比苍白的脸色,看了一眼堂屋内的情景,眼角抽搐了好几下。

    很显然,老头子也看出了不对劲的苗头,大概是想印证一下心中的猜测,老头子也不再跳大神了,三步做两步迈进了堂屋之内。

    李家那些人则是一头雾水,一脸好奇疑惑的走了过来。

    我跟着老头子进屋,躲在老头子后面,心跳跟打鼓似的。进屋之后,那股凉飕飕的感觉更严重了,不是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温度下降了不少。

    “嘶,王大师,这是……”李峰等人也跟着进来了,他们没有注意到棺材缝流淌出的黑色液体,但是明显感觉堂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这些人的脸色顿时都变了。

    老头子没有理会他们,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口黑棺材,确切的说是死死的盯着从那棺材缝隙中流淌而出的黑色液体。

    这时,堂屋内吹起一阵阴风,白布绫飘舞,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

    老头子抬头看看房顶,又看了看外面的月色,哆嗦了一下,颤声道:“露风三寸阴风号,魍魉惊避魑魅逃……这种现象的解释是什么来着?”

    两年来被老头子硬逼着背诵《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对于其中的内容早就已经滚瓜烂熟,听老头子这似自语又似询问的话,我想也不想的直接脱口而出:“说的是魂消而魄未散,也就是说……”

    说到这,我也跟着哆嗦了一下,呆呆的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老头子,我们爷俩面面相觑。

    这尼玛除了尸变还能是什么?

    “砰~”沉闷的声响从棺材内传了出来,在这死寂的灵堂内显得是那样的突兀。

    李家那些人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厚重的黑色棺材,皆是一脸惊惧的表情,也不知是谁嚎了一嗓子:“诈尸啦!”

    只见李家那十来口人一阵风似的往外面逃窜而去,哭爹喊娘的生怕少生两条腿似的。

    当我和老头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家那些人已经一窝蜂的窜出了老宅外,还顺手把老宅大门在外面反锁了。

    嗯,反应挺快的!

    可是……你妈妈的,眼瞎吗?不知道这宅子里还有两个大活人吗?

    我着急忙慌的跑到大门前,死劲的拍着大门,扯着嗓子大嚎:“开门啊!让我们出去啊!你们这些混蛋,要死人啦……”

    李家那些人动作都挺麻利的,这时候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任凭我扯破了嗓子,门外没有丝毫的动静。

    就在我扯着破锣嗓子带着哭腔大嚎的时候,身后传来老头子急促的声音。

    “别嚎了,快点过来帮忙!”老头子已经急匆匆的回到了法坛前,拿着毛笔蘸着朱砂在符纸上极速画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崩溃了。

    师父,咱能不搞笑了吗?这都啥时候了您老还在耍宝?

    没有理会老头子,我急急的在宅子里寻找梯子之类的东西,准备翻墙。

    “快过来,给我童子尿!”老头子又是急促的一声大吼。

    童子尿?

    滚你的蛋!

    小爷刚刚一紧张,已经全部撒在裤裆里了,这时候哪还有工夫给你酝酿去?

    看到我急的在大宅子里乱窜,老头子也着急了,拿着刚刚画好的一张符箓就准备过来。而就在这时,异变突发。

    “轰~”

    堂屋内,那重达百余斤的棺材盖猛地被掀飞,轰然落地发出一声巨响。

    紧接着,身穿寿衣的李老太爷从棺材里跃了出来。

    身形僵硬,瞳眸灰暗,面目狰狞,两对三寸多长的犬齿让人一眼就看出此时的李老太爷是什么品种。

    他的身体各处流淌着黑色的液体,散发着腥臭之气,拥有着《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丰富知识的我,一眼就看出那是记载中的尸血。

    以前都是以为这玩意只是传言中的东西,现在亲眼所见,顿时感到尿意再度奔腾。

    我已经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院子中,甚至都没有察觉老头子啥时候跑过来的。

    老头子拿着桃木剑和那张刚刚画好的符箓,来到我身边,急匆匆的对我吼道:“小崽子还傻愣着干嘛?童子尿啊!”

    说着,老头子就要去脱我的裤子。

    “师……师父!”我回过神来,颤抖着带着哭腔说道:“没有了,都撒在裤裆里了!”

    趁着月色,老头子清晰的看到我的裤子已经湿了,顿时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师父,我不想死啊!”也许是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我这时候也没想怎么翻墙逃出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了起来。

    “吼~”就在此时,那僵尸裹带着腥臭之气,一脸狰狞的朝我们爷俩扑了过来。

    我吓得面无人色,而老头子则是一脸凝重,面对扑过来的狰狞僵尸,不闪不避。

    “孽畜,别以为道爷是吃素的!”老头子威风凛凛的大喝一声,在我震惊的目光注视下,老头子竟然朝那头僵尸冲了过去。

    那僵尸面色狰狞,嘶吼着朝老头子抓去。双手指甲寸余长,在月光的映照下还能看到那尖锐指甲上闪烁的乌黑幽芒。

    腥臭之气迎面扑来,老头子屏住呼吸,在即将与僵尸正面相撞之际,老头子猛地一矮身,窜到了那头僵尸的身后。

    动作很灵活,根本不像是一个老年人应该拥有的灵敏。

    “啪~”一声轻响,老头子转到僵尸身后,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回手直接将那张刚画好的符箓贴在了那头僵尸的额头之上。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头暴躁狰狞的僵尸宛若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了。

    此时这头僵尸离我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从这僵尸冲过来直到被定住,时间很短,让我根本没时间反应。

    此时近在咫尺的距离,让我彻底回过神来,哀嚎了一嗓子,连滚带爬急忙拉开距离。

    由于刚刚距离比较近,老头子贴在僵尸额头上的那张符箓我也看得比较清楚。两年来跟着老头子学了很多画符的方法,但是从没有看到过这样复杂的符文。

    还未等我从恐惧震惊中恢复过来,我就看到老头子在那头僵尸身后鼓捣起来。

    老头子拿着那把物美价廉的桃木剑,皱着眉头咬破自己的手指,蘸着鲜血开始在桃木剑上极速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