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0本章字数:3192字

    老头子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直接转身走进了旁边的房间,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出了那股阴森之气就是从那间屋里散发出来的。

    那间屋应该就是那‘王木匠’的卧室了,不过当我跟着老头子走过去的时候,发现并没有床铺之类的东西,屋里空荡荡的。

    不,确切的说这间屋表面上看起来是空荡荡的,但是实际上……

    “啊~”我忍不住惊叫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屋内的墙壁和地上。

    密密麻麻的刻画着许多的线条,在普通人眼中只不过是一些密集的线条罢了,但是在我眼中,那些墙壁上和地上密集的线条组成了一个很大的古怪符文。

    跟李家老宅那棺材内的符文很类似,只不过却比那棺材内的符文要更大更复杂一些。

    “聚煞……”老头子喃喃的说出两个字,看着那巨大的符文有些出神。

    在老头子有些出神的时候,我闻到这房间内有股淡淡的腥臭之气,那气味跟不久前在李家老宅那头僵尸身上散发的气味很相似。

    再仔细看了看这间屋的地面,我好似发现了什么。

    “师父,你看……”我瞪大眼睛指着那靠近墙壁的地面。

    那里有一些淡淡的黑色液体,若不是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看不到。那是尸血,跟李老太爷身上流出的黑血一样。

    看到那些尸血后,老头子一双眸子突然闪过精芒,快步走到那尸血后的墙壁前,目光灼灼的看着那空无一物的墙壁。

    老头子不再关注那巨大繁奥的符文,也不再看地上那淡淡的尸血,而是站在那面墙壁前,这个举动让我很费解。

    而接下来,让我感到更疑惑的事情出现了。

    老头子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那片洁白的墙壁上画出了一个符文。两年来,我以为我已经把老头子一身所学学的很透彻了,但是今晚,老头子用实际行动推翻了我的这个念头。

    第一个是定住僵尸的符文,现在这是第二个,我发誓我从没有见老头子用过。

    鲜血符文最后一笔落下,我还没回过神之际,只见那鲜血画成的符文就像是被那面墙壁吸收了一般,渐渐地消失在洁白的墙壁中。

    而最诡异的是,当那鲜血符文消失之后,洁白的墙壁上浮现出了两行大字,血淋淋的宛若刚涂上去的一般。

    “孤独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能体会吗?”

    “我回来了……”

    看到这两句话,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师……师父,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的小腿哆嗦着,颤声问道。

    老头子没有回应我的话,他仍旧呆呆的看着墙壁上那血淋淋的两行大字,脸上的表情有悔恨,有震惊,还有那么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复杂至极。

    “走!”老头子猛然间转身离开,走的很是干脆。

    我紧跟着老头子离开这里,这里阴森的气氛实在让我压抑的很难受。

    路过李家老宅门口的时候,老头子微微停顿了一下,对守在大宅门前战战兢兢的李峰说道:“把院内的尸体烧了,顺便把你二叔家那房子也拆了,越快越好!”

    说完,老头子不再理会满是疑问的李峰,快步离开李家村,甚至都没有趁机敲诈一下李峰,这和他以往的风格很不同。

    一路上老头子都沉着脸,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我从没有见过老头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也不敢吭声,闷头跟在老头子身后急匆匆的赶路。

    李家村离我们居住的地方隔着一座山头,大半夜的赶山路,并且还如此的匆忙,很受罪的。

    不过看老头子那副似乎有些焦急的模样,我也只有咬牙坚持下来了。

    三个小时后,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了,我们爷俩终于回到了住所,另一座山头的两间小屋。

    看到两间小屋并没有什么异样,老头子暗中松了一口气。

    一夜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加上又急匆匆的赶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我感觉自己的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虽然此时裤子还有点湿漉漉的,但是我还是想立即就躺倒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今天晚上实在太刺激了,希望晚上不要做噩梦。

    可是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并没有得到满足,老头子硬是把我拽到了他那间屋里。

    看到老头子从他床头暗格中拿出那本薄薄的泛黄的书籍,我的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哀嚎。

    这大晚上的,还要来这一套吗?

    “这本书里的内容都记全了吗?”老头子表情很严肃的看着我。

    我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回应一声,心中很是无奈。

    这本《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我都快翻烂了,不敢说倒背如流,但是绝对已经熟记于心了。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两年来逼着我死记硬背这里面的东西,基本上是每天一考,答不上来就没饭吃。

    所以,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我对这玩意简直深恶痛绝,恨不得生啃了这本书。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誓,这本书里的东西确确实实都已经被我吃透了。老头子也知道这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晚上又来这一出。

    老头子深深看了我一眼,当我以为老头子会像以前一样随便从书里找个问题问我的时候,结果老头子下面的举动让我愣了一下。

    他拿出一个打火机,直接把那本书烧了。

    我呆呆的看着老头子,不明白他此举是什么意思。

    这本书在他心中很重要,按照他以前的话来说,这本书跟他的命根子没什么两样。可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的点火烧掉了。

    难道是今天晚上的刺激太大让他精神错乱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那本薄薄的书烧着之后,灰烬中留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纸片。这是一张特制的纸片,淡黄色,上面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

    这本书我翻看了两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张纸片。而那些符号更是古怪,似符文但又不是符文,反正我一个都不认识。

    老头子没有理会我那疑惑的眼神,从灰烬中捏起那张纸,递给我。

    “天亮之前记住这上面的内容,一定要死死的刻在脑子里!”老头子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和以往对我那嘻嘻哈哈的态度完全不同,就像是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的心中是抗拒的,本来今晚就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加上此时又累又困,唯一想做的就是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死记硬背这些古怪的符号,今天晚上就彻底不用休息了。

    本想抗议老头子这种压榨童工的做法,但是看到老头子那严肃凝重的神情,到了嘴边的抗议又被我生生咽了下去。

    我愁眉苦脸的拿着那张纸死记硬背上面的古怪符号的时候,老头子走到自己床头那里,从靠近床头的墙角边抠下来几块砖,从里面掏出一个造型古朴的小黑盒子。

    对于今天晚上老头子那古怪的举动我已经有点麻木了,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之后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手中的这张纸上面。

    也许是我天生对这种古怪的符号有特殊情怀的原因,天还没亮,我就已经把这上面十几个复杂的符号牢牢记住了。

    按照老头子的吩咐,把那张纸丢到一旁,我拿着一支笔,在一张空白纸上默写这些符号。虽然歪歪扭扭不太好看,但是没有什么差错。

    “师父,我能去睡觉了吧?”我有些头昏眼花的对老头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死记硬背是很消耗心神的,熬了一夜,现在都困死了。

    老头子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将我默写的那张纸撕得粉碎,随后又拿起那张淡黄色的纸,眼神中闪过些许复杂之意,随后在我震惊的注视下,老头子竟然将那张纸吞了。

    这玩意火都烧不毁,就这么吞了……能消化吗?

    老头子深深看了我一眼,说道:“还有一个月就到八月十五了,你回家一趟吧!”

    听老头子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两年来,除了过年的时候老头子让我回家之外,基本上都是跟老头子厮混在一起。

    两年没有跟家人一起过中秋了,老头子此时这么一说,让我确实有点小兴奋。

    “好,我去收拾收拾……”

    “不用了!”老头子打断我的话,不容置疑的说道:“现在就走!”

    “现在?”我看了看外面还有些黑的天色,不解的看着老头子。

    “就是现在!”老头子重复了一句,顺手将他捧了半夜的小黑盒子交给我,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说道:“这个东西你带回去,要是我八月十五之后还没有去接你的话,你再打开它!”

    老头子此时的语气和神态跟交代后事似的,让我有些慌了。

    “拿着,赶紧滚蛋!”老头子硬是把我赶出了房门。

    我家就在山脚下不远的村庄,夜色下,我有些匆忙慌张的朝山下跑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心慌,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就在我走后不久,老头子很罕见的穿上了黄色八卦道袍,将一直收藏起来的祖师爷画像挂在了正对房门的位置。点了三根香,恭敬的拜了三拜,将香插在了画像前的香坛里,然后他就闭目盘坐在那副画像前。

    似假寐,又似等待。

    “呜呜呜……”就在天际浮现一抹鱼白之际,房间外突然传来一阵阴风,门窗轻轻颤抖着。随着这股阴森的冷风,一股腥臭之气也随着飘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