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你后悔过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0本章字数:3589字

    房门被推开了,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身着深蓝色布衣,面白无须,若是李峰在这里的话,肯定能一眼认出来这人就是那‘王木匠’。

    ‘王木匠’走进屋里之后,随手把房门关上了,背靠着房门,看着老头子的背影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不屑和嘲弄。

    ‘王木匠’声音森冷,冷声说道:“是在忏悔吗?”

    老头子没有回应,依旧盘坐在那背对着‘王木匠’。

    “想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王木匠’看向老头子背影的眼神变得更加森冷,阴气森森的说道:“知道你还活着的消息之后,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吗?”

    老头子依旧没有回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王木匠’迈步走到老头子身后,蹲下身来,声音很轻柔,但是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怨毒之色,“亲爱的师兄,你后悔过吗?”

    听到‘王木匠’这句话之后,老头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依旧没有回头,但是却有了回应。

    “后悔?”老头子的声音有些僵硬,生硬的说道:“我确实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杀了你!”

    听到老头子这句话,‘王木匠’反而笑了,笑得很开心。

    “杀了我?就凭你?”‘王木匠’的脸色有些狰狞,洁白宛若少女的手搭在老头子的肩头,嘲弄中带着不屑的柔声道:“当年若不是那老不死的,你以为你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论资质悟性,我都比你强上数百倍。道门五术,你只对相术有所精通,而我却在山术上超越你不知道多少倍。就是因为你比我入门早,那老不死的就要把衣钵传给你……师兄,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这就是你欺师灭祖背叛师门的原因?”老头子仍旧没有回头,硬邦邦的回应道:“当年师父留你一命,没想到你至今仍旧不知感恩……”

    “感恩?你跟我提感恩?”‘王木匠’好似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笑了几声后,脸上的狰狞之色更加重了,搭在老头子肩头上的那只手都鼓起了青筋。

    “我宁愿当年他把我杀了,也好过我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木匠’心中的怒气显然达到了顶点,眼神中的怨毒之色浓郁的宛若实质一般。

    那搭在老头子肩头上的洁白的手顿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斑点,腥臭之气从‘王木匠’身上散发而出,白皙的脸庞也出现青色和黑色的斑点,在那狰狞的面容下,隐隐有黑色的汁液从皮肤下渗出,骇人之极。

    随着‘王木匠’这诡异的变化,整个屋里充满了浓郁的腥臭之气,不过老头子仍旧没有转过头来看上一眼。

    黑色充满腥臭之气的液体从‘王木匠’的脸上皮肤下渗出,他的一双眸子也变成淡绿色,诡异的笑了笑,声音阴森的说道:“师兄,多年不见,难道你就不好奇我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说着,‘王木匠’伸手轻轻的搓了一下脸。随着他的搓动,脸上的皮肤就像是一张纸般皱了起来,黑色腥臭液体从皮肤下加速流淌。紧接着,他的整张脸皮被自己揭了下来,脸上黑乎乎的,黑色液体下脸上肌肉蠕动,就像是蛆虫一般,很是恶心。

    而‘王木匠’则是拿着自己那张脸皮,像是欣赏艺术品一般,说道:“我都已经忘了原本的我长得是什么样子了,这是我的第八张脸皮了,也是保存的最完美的一张,师兄,要不要品鉴一下?”

    说完,‘王木匠’就将手中的那张带着黑色腥臭液体的人皮递到了老头子的面前。

    “人皮下裹着肮脏的躯体和腐烂的灵魂,你确实已经算不上是个人了!”老头子语气未变,没有丝毫的波澜。

    听老头子这样一说,‘王木匠’森冷一笑,搭在老头子肩头上的那只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半尺余长的黝黑指甲从‘王木匠’十指上延伸而出,闪烁着黝黑的光芒,那乌黑的指甲慢慢逼近老头子的脖颈。

    “今天的废话有点多了,你还是这幅顽固的样子,让我很失望啊!”‘王木匠’摇摇头,将带着腥臭之气的乌黑指甲顶在老头子的后颈,森冷的说道:“把那老不死的衣钵传承之物交出来,或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老头子盘坐在那,背对着‘王木匠’,叹声道:“这话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闻言,‘王木匠’嘿嘿一笑,阴声道:“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你就不能装傻一次吗?”

    “嗤~”随着‘王木匠’话音刚落,王木匠那只闪烁着黝黑光芒的利爪猛地刺进老头子的后心处,很干脆利落的抓住了老头子的心脏。

    “噗~”‘王木匠’那绿油油的眼神中闪过浓郁的怨毒,猛地一握,将老头子的心脏捏碎了。

    “你不说也没关系!”‘王木匠’轻声说道:“我知道这两年你收了一个弟子,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吧!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他下去陪你的……”

    ‘王木匠’能清晰的感受到老头子已经没有了气息,说完这句话,正当他准备把自己的手从老头子体内抽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活人气息的老头子突然动了。

    老头子的两只手突然反转过来,完全违反了人体的构造,死死的拽住了‘王木匠’刺进自己体内的那只手。紧接着,老头子的头也转了过来,身体没有动,头颅则是转动了一圈,极为诡异。

    ‘王木匠’愣了,不是因为老头子这诡异的举动,而是因为此时老头子的面容。

    老头子此时带着诡异古怪的笑容,口鼻都流着血,但是这血不是鲜红色的,而是淡淡的金黄色的。除此之外,‘王木匠’还发现,自己的手刺进老头子的后心,从那里流出的血液也是淡淡的金黄色的。

    没由来的,‘王木匠’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此时老头子的力量出奇的大,竟然死死的压制住了‘王木匠’。

    “虽然我资质愚钝,但是几十年的时间,单单练习一种山术还是有所小成的。师弟,你很荣幸,成为了第一个实验的对象!”老头子口鼻血液狂涌,后心处也是血涌如泉,但是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诡异。

    “吼~”‘王木匠’又急又怒,本能的感到危机,身上皮肤爆裂开来,黑色腥臭尸血迸发,力量暴增,另一只乌黑的利爪狠狠的朝老头子的头颅上拍去。

    这一下势大力沉,若是被拍实了,老头子的脑袋绝对会被彻底拍碎。

    不过老头子根本不在意‘王木匠’这一击,双手死死的拽住‘王木匠’那只手,猛地一口淡淡金黄色的血液喷在了近在咫尺的‘王木匠’身上,口中暴喝一声:“重昏幽暗,永闭黄泉,封身,封魄,封魂……”

    紧接着,‘王木匠’那凄厉的戾吼从房内传出老远,一股暴戾阴森的黑色阴风从屋内爆发,在那黑色的阴风中,还能看到淡淡的金黄光点。

    天色大亮,山顶小屋内一片死寂,房门紧闭,不知其中情况如何。

    ……

    水灵村是我的家,我虽然叫马小宝,但是这个村子不叫马家村,很遗憾。

    十岁的时候,老头子一眼就看出我天姿出众器宇不凡日后必成大器,展开三寸不烂之舌,成功把我爸妈忽悠晕了。

    虽然我确实很聪明,但是我估计老头子当初就是想找个机灵点的道童来衬托一下他那茅山编外弟子的光荣身份,所以才选中的我。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的。

    两年来,算得上和老头子相依为命,虽说经常和老头子拌嘴且很鄙视他那套骗人的把戏,但是不可否认,我心中真的把他当成了我的长辈亲人。

    虽然他平时有些不靠谱,但是我仍旧把他当成主心骨。这一次,我是真的心慌了,没由来的感觉到一种不安,一种与老头子天人永隔的不安。

    也许是昨晚受的刺激太大了,回家好好睡一觉,美美吃上一顿饭,或许心中这种焦虑就没有了。

    从山上下来,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

    紧紧的抱着那黑色小盒子,天际大亮的时候,我终于赶到了水灵村。

    我的归来并没有在村子里引起太大的轰动,水灵村百余户人家,我算老几!不过也不是没有人理会,毕竟从小在这里长大,加上老头子在这里也有些名声,身为他唯一的弟子,衣锦还乡自然会受到一些瞩目。

    若是在往常,或许我那可怜的虚荣心会小小的爆发一下。但是现在的我明显有些心神不宁,也没有理会村里一些熟人热情的招呼,闷着头一路跑到了家门口。

    我家的经济状况在村里也算得上比较富裕了,两年前经过老头子的指点,老爸老妈放弃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生活,拿着积蓄在附近的镇上开了一家服装店。

    还别说,老头子这次并没有忽悠我爸妈,那间店虽然说不上是日进斗金,但是每天的生意都不错,照这么下去,过那么三五年之后,我家就能成村里的首富了。

    我回到家的时间也很凑巧,老爸老妈刚吃好早饭,正推着摩托车出门准备去镇上。看到好久不见的儿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老俩口自然喜不自禁。只不过当看到我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老俩口有点疑惑了。

    “小宝,你自己回来的?”老爸朝我身后远方张望,疑惑说道:“老神仙呢?”

    当年老头子把老爸老妈忽悠的很厉害,至今老俩口依旧把那老头子当成世外高人,很是敬重,以致于这两年回家过年的时候,我都不太敢说老头子的坏话,怕挨揍。

    “师父没来,他让我回来过中秋!”我紧紧的搂着那黑盒子,心神有些恍惚的说道。

    听我这么一说,老爸老妈愣了一下。现在距离八月十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两年来就算是过年的时候我都没有在家待这么久,这次突然回来自然是让老爸老妈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游子回家自然是好事,老妈很是心疼的摸摸我的头,说道:“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吧?看你黑眼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早上吃饭没?要不要吃点饭再……”

    “不吃了,我先回屋睡觉了!”总感觉心里闷得慌,没有理会爸妈关心的目光,抱着黑盒子急匆匆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虽然常年不在家,但是我的房间还是非常整洁的,母亲每天都会打扫。

    反锁好房门之后,我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怀里的黑盒子出神。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