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尸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1本章字数:2971字

    虽然老头子交待要到八月十五之后才能打开,但是我心中的好奇已经达到了顶点。最主要的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好奇、不安、紧张等情绪齐涌心头,我紧紧的盯着那黑盒子,总感觉它在召唤我快点打开一样。面对这种未知的好奇,我的心跟猫挠过似的。

    好吧,我承认自己的定力有点差。

    不过话说回来,早一个月打开和晚一个月打开有什么不同?

    抱着这种心态,我很心安理得的轻轻的打开了那黑盒子。当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我愣了一下。

    一张纸和一个野草编成的小娃娃,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我去,耍人玩呢?

    亏我还紧张兮兮的抱了一路,当时看老头子那严肃的模样,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简直太令人失望了。

    不过也对,按照老头子那一贯的尿性,这很有他的风格。

    压下有些愤愤的心情,拿起那张纸,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我又是一呆。

    【小崽子,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你伟大的师父已经嗝屁了。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当然,你要是伤心难过的话我会很开心,这证明我在你心中还有一定的地位的……过年过节的时候多给我烧点纸钱,别忘了!】

    看到这第一段的时候,我的手就猛地哆嗦了一下,手中的纸差点掉在了地上。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

    估计又是老头子在耍我呢!嗯,一定是这样!

    我提前一个月打开了这黑盒子,过了中秋之后,老头子来接我,我一定要好好的整他一顿,一定。

    虽然心中这样安慰自己,但是心情还是平静不下来,特别是想到今天凌晨老头子那宛若交待遗言的模样,我的心就紧紧的提了起来。

    【能教你的都已经教你了,在你心中,你师父我肯定是那种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不要否认,这点我能看出来。不过,很遗憾的告诉你,你错了!】

    【教你的那些东西都是真的,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你学的那些符文是半成品,不是真正的符文。真正的精髓都在那张淡黄色纸上的奇异符号,那是符文的核心,茅山术法的核心……】

    纸上介绍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讲怎么样将那些奇异符号和那些符文组合,反正我看的是晕头转向的。

    通篇都是老头子那吊儿郎当的语气,但是当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中莫名的紧了一下。

    【贴身收好那个草娃娃,切记切记!】

    老头子虽然平日里有些不靠谱,但是他不会做什么太过无聊的事情。既然在最后一句话郑重点名,就说明那黑盒子里的娃娃很重要。

    我将目光转向那野草编成的娃娃,拿起来仔细观看,良久也没看出这娃娃有什么不同。

    回来的第一天,村里有些人就以我为话题,闲着没事的时候就聊上两句。毕竟两年前跟着老头子离开闯荡,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这个时候回来,多多少少让村里一些人感到有些不太适应。

    最主要的是,像我这个年纪的孩子,基本上都已经上初中了,而我却连小学都没上完就缀学了,这自然也是村里三姑六婆挂在嘴边的话题。

    一转眼几天过去了,我一直呆在家里,鼓捣着老头子教给我的那些符文。

    那张淡黄色纸上记载的那些古怪符号都是‘符胆’,也称为‘符窍’。

    没有符胆,任你怎么画符,怎么念咒,画出来的符箓都没有丝毫效力可言。这也是两年来即使我已经把《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内的所有符文都能熟练画出却没有丝毫作用的最主要原因,因为那些符文都是不完整的。

    当然,即使是现在,我仍旧对这些‘符胆’的功效将信将疑。

    把符胆加入那些符文之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不小心就会画错,很麻烦,成功率很低。

    我的脾气也挺倔的,彻底跟这些符文符胆卯上了,反正在家闲着也没事干,一天到晚就一直捣鼓这些东西。

    在回到家的第五天,我正在家里不厌其烦的画着那些复杂的符文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喧闹之声,其中还有女人的哭声。声音很熟悉,似乎是大婶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

    我急忙出门,看到村里不少人抬着好几个担架从村头过来,担架上都躺着人,一动不动,宛若死了一般。

    好几个女人和小孩在担架旁哭嚎着,其中就有我大婶和堂弟。

    看这架势,似乎是大叔出了什么意外,我急忙跑了过去。

    果不其然,大叔果然躺在其中一个担架上,脸色有些黑,双目紧闭。其余几位和大叔一样,脸色都有些发黑,呼吸很微弱,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我挤到人群中,来到正哭嚎的大婶身旁,大声询问。

    大婶哭的正伤心,没有理我,而堂弟则是抽泣着说道:“宝哥,我爸死了,我没有爸爸了……”

    这熊孩子,没看到你爸还有气吗?这么咒你爸也不怕挨揍?

    周围乱糟糟的,几个妇女哭天喊地撕心裂肺的模样让人很闹心,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

    “好了,都闭嘴!”这时,老村长吼了一声,周围顿时安静不少。

    “已经打电话联系过了,镇上的救护车一会就到,现在先把人抬到村头去……那几个,说的就是你们,一群娘们在这哭哭滴滴的干什么?你们男人还没死呢!一边去,别碍事!”

    老村长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在村里的威信很高,一吼一瞪眼,那些正在哭闹的女人顿时安静了很多。

    趁这时,我从旁边人口中得知了消息。

    大叔和这几位都是村里伐木队的,平日里除了上山伐木之外,偶尔还会打一些野兔山鸡或采摘一些山果岩耳之类的东西拿到镇上贩卖。

    今天凌晨的时候,大叔等人上山,可是没过多久就一窝蜂的冲下山,好似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得连伐木工具都扔了。

    可是当他们刚回来没多久,个个都口吐白沫晕死过去了,脸上都是浮现一层黑气,很是吓人。

    有人说大叔他们是中毒了,可能是正巧碰上了山林中的瘴气之类的。但是还有一些人说大叔他们是中邪了,因为他们回来的时候一个个心神不宁,还说什么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之类的话。

    反正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他们送去医院。

    听周围人这样说,不知怎的,我的心咯噔猛地跳了一下。

    “小彬,大叔他们今天是从什么地方上的山?”我低声问了一下堂弟。

    堂弟朝村头某个方向指了一下,看到堂弟指的那个方向,我心中的那种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水灵村三面环山,后面是一片山脉,大叔他们平时伐木都是从村子东面上山。不过这些年东面山上的老树已经不太多了,新树暂时又不能砍伐,所以现在上山换了个方向。

    而他们今天上山的方向,就是那天我从老头子那里跑过来的方向,也就是说大叔他们出事,有可能是在山上小屋附近碰见了什么……

    一想到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躺在担架上的大叔身旁,抓起大叔的手看了起来。

    我的这个举动自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若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的话,早就被人赶到一旁去了。但是谁让老头子在这村里有点名气呢!身为他的弟子,村里人自然不敢把我当成普通小孩子那样对待。

    由于经常出力干活的关系,大叔的手很黑很粗燥,当看到大叔那有些黑的指甲之后,我的心就开始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拿着大叔的手放到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之气后,我那不争气的小心肝又是猛地哆嗦了一下。

    “小宝,怎么了?”老村长对待我的态度很和蔼,主要原因就是两年前老头子曾经成功的忽悠过他,在他眼中,我自然也成了有些本事的高人。

    老村长年纪大了,见过听过的一些事情自然比较多,今天看到大叔他们这幅模样之后,老村长心中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此时看到我这般举动后,他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更重了。

    我没有理会老村长的话,猛地将大叔的衣袖撸了上去,当看到大叔胳膊上的情景之后,周围不少人发出了惊呼之声。

    一条拇指般粗细的青灰色线条从大叔的手腕处延伸,跟一条恶心的长毛毛虫般,已经延伸到了手肘的上方,并且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移动着。

    “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中毒了?”周围有人惊呼。

    我眼角抽搐了好几下,心跳加快不少,死死的盯着那条缓慢蠕动的青灰色粗线。

    没错了,是尸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