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搬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1本章字数:3223字

    看到我竟然露出些许的迟疑,老头子眉头微微一皱,正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老村长不悦的对我说道:“小宝,别不懂事,赶紧带老神仙回家!”

    我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的朝家里走去,没有发现,老头子眼神中闪过一丝微弱的绿芒。

    村头离我家不远,我走得很快,几乎是一路小跑。不是急着给老头子取东西,而是总感觉身后跟着的老头子不有些不对劲,我心里有点怕怕的。

    老爸老妈今天去进货了,估计得回来很晚,家里就剩我自己。

    回到家之后,我有些不敢看老头子,带着他直奔我的房间。刚打开房门,他就看到了我床头边放着的那黑盒子。

    老头子双眸闪过一丝亮芒,一个箭步冲到我的床头,一把抓起那黑盒子。

    老头子有点迫不及待的打开黑盒子,当看到里面仅有一张纸的时候,老头子怒哼一声,朝我吼道:“里面的东西呢?”

    我从没有见过老头子这样狰狞的模样,眸中散发的凶芒让我不寒而栗。

    我呆在那,脑袋里有些混乱,因为我感觉此时的老头子和我认识的老头子不是一个人。那凶狠暴戾的模样是我从未见过的。

    看到我没有回应,老头子猛地一伸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力道很大,差点让我闭过气去。

    “里面的东西在哪里?”老头子一脸狰狞凶狠的看着我,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挣不开他那宛若铁钳般的大手。

    我的脸胀的通红,两手扒着老头子的手,呼吸很是艰难。

    “在我……口袋里!”我一脸痛苦,很是艰难的断断续续的说道。

    老头子伸手从我口袋里拿出那个草娃娃,目光冰冷的看着我,手中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快要被掐断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东西在什么地方?”老头子似乎很不耐烦了。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张大嘴嗬嗬着跟离岸的鱼似的,视线有些模糊了,严重缺氧的前兆。

    而就在此时,老头子手中的那个草娃娃突然着火了,火团中隐隐有一道紫芒闪烁而出。

    紧接着,我就听到老头子突然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哀嚎,不似人类发出的惨嚎声,更像是某种受到重创的野兽发出的惨叫。

    “老不死的,你算计我……”

    “砰~”我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掼在地上,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差点晕死过去。

    头晕眼花,深深喘了几口气,眼前景象才再度清晰起来。我捂着又痛又酸的脖子,咳嗽了几声之后,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我眼神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周围,老头子已经不见了,就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似的。在刚刚老头子站着的地方,有一团漆黑似墨的液体,散发着腥臭之气。

    若不是这团黑液,若不是我的脖子还又肿又痛,我还以为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呢!

    这团腥臭的黑液我很熟悉,可是就因为太熟悉,我才不敢确定刚刚发生的事情。

    老头子竟然要杀我?为什么?

    还有这尸血,老头子身上怎么会有这东西?

    还有刚刚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谁算计他?

    事情发生的太突兀,根本让我反应不过来。

    愣神了好久,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急匆匆的冲出房门。

    老头子既然变得这么古怪了,那么他刚刚交给老村长的符……

    很奇怪,我心中的某种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

    当我赶到村头的时候,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异样,反而因为我独自回到村头,让老村长他们感到有些诧异。

    “小宝,老神仙呢?”有人疑惑的问道。

    还未等我回应,老村长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确切的说是看着我的脖子。

    “小宝,你的脖子怎么了?”虽然是夜晚,但是借着火光,老村长还是清晰的看到了我脖子处那一圈黑紫淤青。

    “没什么……”我身手把衣领理了理,遮住了脖子上的淤青,问道:“我大叔他们怎么样了?”

    说着我就朝大叔他们那边走去,不是想看大叔他们的状况,而是想看看老头子交给老村长的究竟是什么符。

    看到大叔他们额头上贴着的那符箓之后,我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心里却舒了一口气。

    这符文在《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上有记载,属于镇住僵尸的符箓,只不过这道符没有符胆,所以只能算得上是半成品。也就是说这符箓没有任何的效果。

    大叔他们胳膊上的那青灰色粗线依旧缓慢蠕动,老村长等人急了,催促我让我尽快地把老头子喊来。

    可是我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解释刚刚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说老头子已经走了。

    老村长他们傻眼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把那些中了尸毒的人全部烧了?

    这种情况下,我自然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一天的时间都没有成功一次,没想到在半夜的时候,竟然福灵心至,笔走游龙,几个呼吸就画出了一张完美的符箓。

    虽然累得够呛,但是我还是激动不已,这可是我第一次画出这样的完整的符箓啊!

    将这符箓点燃,符灰掺和进糯米汁之中,喂大叔他们一一喝下。

    我和其他人有些焦急的等待,我心中也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第一次画符效果究竟有没有书上记载的那样神奇。

    守在村头大柳树下,火光熊熊,火堆始终保持旺盛的状态。柴木始终不停的添加,就是怕到时候大叔他们尸变,以防万一。

    “醒了,醒了,他们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婶突然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喊,我和老村长他们急忙围了过去。

    大叔他们已经悠悠醒转,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我们,大概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围在他们周围。

    仔细查看了一下大叔他们的胳膊,发现那青灰色粗线已经渐渐消失,他们脸上的那层黑气也消失不见,我的心才彻底安定下来。

    证实了我画的符箓确实有效,我的信心顿时增加不少,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村里人都在这守了大半夜,虽然都困得很,但是谁也不敢在没有结果之前回去睡觉。现在看到没事了,顿时就散开了,各回各家睡觉去了。

    我回到家之后,爸妈也回来了,他们问了我一些问题,但是我今天实在太累了,随口糊弄两句就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村长和村里几个人就来找我了,说要陪我一起去老头子住的地方看看去。

    很显然,昨天发生的事情让老村长他们心中生疑了。不单单是大叔他们在那山上见到的诡异,还有老头子昨晚来到村里之后的古怪。当时老村长他们心急,没有考虑太多,现在回过神来,显然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我也很想知道老头子那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二话没说跟着老村长他们上山了。

    老村长他们考虑的比较周到,除了携带一些猎枪刀具之外,糯米公鸡也带了不少,甚至还从村里某家牵来了两条大黑狗,就是为了防止碰到一些诡异的东西。

    二十多人浩浩荡荡上山,临近老头子住所的时候,我们都顿住了脚步,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震惊的模样。

    尸体,满地的尸体。山鸡、野兔、飞鸟等布满山头周围,甚至还有一头熊瞎子倒在山头附近。

    这些动物的尸体干瘪,好似被强行抽干了血液似的,场面很是骇人。

    整个山头都被一层淡淡的灰雾笼罩着,腥臭之气传出老远,死寂诡异的情景让我们根本不敢靠近。

    虽然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老村长有些哆嗦的催促着我们赶紧下山。

    没过多久,这里的事情被老村长他们传到了镇里,镇里对这件事很重视,又传到了市里。到最后,这块山头被封锁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看到有许多士兵在这警戒,一些穿着裹着全身厚重衣服的人经常进出这里。

    自从这山头上面的诡异事情曝光之后,村里人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背地里经常听到一些人在议论,好似都认为那些动物的尸体都是老头子干的,原因就是大叔他们上山的时候模糊看到了老头子生啃那些动物的举动。

    身为老头子的唯一弟子,以往在村里是比较受重视的,但是现在,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都带着畏惧和厌恶,一些关系比较好的邻居也躲着我们家里人。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老爸老妈无奈之下带着我搬家了,在镇上买了一间小房子,离开了水灵村。

    搬到镇上之后,老爸给镇上的一所中学校长送了很多的礼,让那个胖胖的中学校长勉强答应了我插班进入学校学习的要求。

    老爸老妈再三叮嘱我,不让我把跟老头子游历两年的事情说出来。

    从那以后,老头子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我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准时上下课,渐渐地和学校里的同学们熟悉起来。

    只不过,有些事情不是说能忘就能忘记的,就像是李家村和水灵村的那些事情一样。

    最主要的是,事实证明,《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中记载的是真的,那玩意已经深深刻在我的脑袋里了,这辈子估计都忘不了了。

    老头子没有死,但是他也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老头子了,在我离开的那天,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以后会不会再来找我?

    我有直觉,老头子以后肯定会再来找我,这也是我心中一直担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