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两颗人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1本章字数:3647字

    经过这件事之后,我以为老道士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找我,毕竟他说要带我去茅山。我一直纠结究竟要不要去,好长时间都被这个问题困扰。

    可是直到我们高考过了之后,老道士依旧没有出现,这让我有些郁闷了,难道那老家伙那天说的话是晃点我的?

    高考那几天,我明显心不在焉不在状态,和其他紧张的莘莘学子不同,我本来就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过来的,就是来走个过场。其实考不考都无所谓,但是怎么说哥也是在高中待了三年,若是没进过高考的考场的话,说不定以后老了的时候连个青葱回忆都没有。为了不留遗憾,怎么着也得来晃荡一圈。

    每一场考试都是第一个交卷,吸引了不少考场同学和监考老师的目光,很潇洒的成为了他们眼中学霸或学渣的存在,因为只有这两种人才会第一个交卷。

    高考过之后,我也不用等着查看分数了,我自己心里明白,那肯定是一个让人看着惊艳的想死的分数,因为试卷上我只做了选择和判断题,其他的都嫌太麻烦就空着了。

    无所事事在家,就等着录取通知书到来了,整天在家上网打游戏。

    高考分数下来几天之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我也没去学校,不想再看到那些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了,就连周校长打电话让我出去吃饭我也推辞掉了。

    而就在我在家等着省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之时,有一天,一个年轻人找到了我家。这个年轻人我也认识,就是前段时间跟在老道士身旁的那个道童。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老道士派他来接我的,但是这一次我却猜错了,错的很离谱。

    “师父去世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年轻人看我的眼神很古怪,就像是看毒蛇猛兽似的,将一封信交给我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我还在震惊之中,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年轻人就开着车一溜烟窜了。

    看着那疾驰而去的车,我很是无语,心中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草泥马!

    你至少告诉我老道士是怎么死的啊!这消息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简直让人措手不及啊!

    最重要的是,你看小爷的那眼神是什么意思?怎么跟看死人似的?

    带着疑惑震惊的心情,拆开了那封信,看到上面的内容,我直接愣住了。

    “快跑,越快越好,他快要来找你了,去茅山,只有那里能保你一命!”

    信上只有这么一句话,字迹很潦草,像是在很急切的状态下写的。信上说的那个他是谁?我不自禁又想起了前几年的那天晚上,老头子怪异表现想要杀我的那天晚上。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心中不安愈加强烈,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我也知道去茅山能保我小命,可是我就这么过去,人家认得我是老几?没个介绍信什么的,我怎么跟人家说?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茅山这么大,我他妈上哪去找茅山宗?

    虽然这些年我的符箓造诣不错,前几天困住两大鬼物更是让我知道了我的大概实力,按理说应该有点自信什么的。但是也可能是几年前老头子给我的阴影有点深,导致我现在心里戚戚焉。

    现在还是暑假阶段,离开学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去一趟茅山就当是旅游吧!到了地方之后只能找人慢慢询问了,虽然现在那里已经成了旅游名胜之地,但是那里也有道观的存在,到时问问那里的人,应该能找到茅山宗的山门吧!

    带着紧张的心情,我快速的简单收拾一下,背着包就出门了。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跟朋友们一起出去旅游了,然后就急匆匆的赶往了县城的火车站。

    一路辗转多站,我根本不敢停留,耗费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路奔波,我也实在是困乏了,加上又不知道茅山宗在什么地方,只能先找个小宾馆住下,接下来几天慢慢寻找。

    在宾馆睡到半夜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将我惊醒,又困又累的我本不想理会,但是敲门声不停,好似跟我杠上了似得。

    “谁啊?”我不耐烦的下床,走到门前,刚要开门的时候,猛地一个激灵,脑袋里清醒了许多。

    这个时间来敲门,该不会是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吧?

    一念至此,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冒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趴在猫眼上往外看。

    不过当看到门外的情景之后,我明显松了一口气,是一个推着小推车的中年男人,看样子似乎是送夜宵的。

    我打开门,对那中年男人说道:“我没叫宵夜,你送错了!”

    那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然后沉声道:“这是我们宾馆赠送的!”

    嗬,这小宾馆还挺人性化的,服务态度这么好?

    还没等我招呼他,这中年男人就推着小车进了房间,而当他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我的眼睛猛地瞪大了,背后猛地升起一股寒意,直冲脑际。

    腥臭的气味,曾经很熟悉的气味,虽然很微弱,但是我敢保证我并没有产生幻觉。

    尸气!

    那中年男人似乎也察觉出了我的异样,转过身来,冲着我嘿嘿一笑,笑容很阴森。

    此时的我手脚冰凉,若是普通的僵尸的话,我包里的那些符箓就能应付。但是这家伙……

    会说话,会笑,身上带着尸气……这尼玛妥妥的‘移灵’的人啊!

    “想知道我给你准备的宵夜是什么吗?”中年男人笑容很森冷。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轻轻的掀开了小推车上的餐布,显露出餐布下的东西。

    两颗人头,都是我熟悉的人,一个是老头子,一个是老道士。

    这一幕让我当时就傻在那里了,是真的傻了!

    说实话,跟老道士交情不深,对于他的死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伤感,但是老头子不一样。这几年总是在幻想我和老头子再次见面会是怎样的情形,或许是他还要杀我,或许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说‘不关我的事我是一时糊涂’之类认错的话。

    种种情景我都想过,但是却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真的是天人永隔了。

    看到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中年男人笑了,脸皮抖动了一下,随手拎起老头子的头颅,阴声对我说道:“小宝,认得他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中年男人。

    这个声音是老头子的声音,这个家伙竟然能学的如此惟妙惟肖,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似乎明白了六年前‘老头子’为什么要杀我了!

    “六年前去我家的人是你!”我看着面前这个中年男人,我不知道此时自己是什么表情,但可以肯定,脸色绝对不好看。

    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嘲讽。

    “你现在才知道?”中年男人从老头子的头颅上揭掉一层人皮,抖了抖那张已经有些干枯的脸皮,阴笑着对我说道:“当年就是用了这张人皮,很可惜,尽管我已经小心保存了,但是现在还是不能用了!”

    这中年男人的笑容让我感觉很冷,就像是冰天雪地在外面光着屁股跑一圈似的,心里面都有点哆嗦了。

    他杀了老头子,又把老道士干掉了,现在又把目标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或者说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我,要不然也不会跟到这里来了。

    不过这家伙到现在还没对我动手,也就是说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死心,想从我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天地良心啊!老头子当初交给我的那黑盒子里除了一张遗言之外就是那草娃娃了,这王八蛋究竟想要什么啊!

    或许是觉得我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又或者他抱着一种猫玩耗子的心态,他并没有立即对我出手。虽说如此,我依旧很紧张的警惕着他,防备他的突然袭击。

    “你来茅山,是想去茅山宗吧?”那中年男人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我大脑一时间有点转不过来的感觉。

    咱们之间是敌对关系吧?怎么搞的跟老朋友唠家常似的?

    我没有理会他,脚步不着痕迹的挪向床边,床上我的包里面有不少之前已经准备好的符箓,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底,但是应该有一拼之力。

    别跟我说为什么不趁机跑出房门之类的话,一旦我真的动了这个心思,我敢打赌,我绝对跑不出这家宾馆。面对一个人不人鬼不鬼能轻松跟踪我几千里而不被我发现的混账,跑哪能跑掉?还不如拼一拼呢!

    那个中年男人没有注意我的小动作,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在他眼中,我应该就是那种小虾米般的存在吧!嗯,或许说还不如一个小虾米。

    我顺利的挪到了床边,一把搂过床头的包,掏出一把符箓,警惕的看着那中年男人,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谁知那中年男人根本懒得看我,将手中老头子的头颅重新放在了小推车上,指着那两个头颅问我:“知道我和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说实话,我确实挺好奇的,只不过我的情绪掩藏的很好,没有把这种好奇表现出来。

    那个男人也不是真的等我回应,他也许只是想找个人吐露一下心中的秘密,仅此而已。一般情况下,接下来的流程应该是他诉说一番自身的痛苦遭遇,然后为了守住这个秘密,再对倾听他这个秘密的人下毒手。

    电视上基本上都是这么演的,所谓的秘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我懂。所以我此时十二万分的希望这龟孙赶紧住口,但是转念一想,就算我不知道他的这个秘密,他还能轻易放了我不成?

    这尼玛是多么蛋疼的事情啊!

    “你师父是我的师兄,这一个是我的亲哥哥,我们是同门!”中年男人悠悠开口。

    我去,好劲爆的消息啊!

    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中年男人,除了心中那震惊之外,那该死的好奇心蹭蹭的往上冒,若不是场合不对,我感觉我都能变身好奇宝宝了。

    这个中年男人并没有让我失望,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自语,将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一一述说出来。

    剧情有些狗血,大概就是他哥哥被人看重,成为茅山正宗弟子,而他只能成为茅山编外弟子。一心想要超越哥哥,想要排挤师兄成为师父唯一的衣钵传人,结果他师父说他心术不正没有传给他。再然后他心生嫉火,暗害其师,结果反被重伤,诈死逃生。

    听他说完这些之后,我深深的为老头子和他师父感到不值,这样的白眼狼当年就该一巴掌拍死,也省得现在留下这么个祸害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我并没有表露出来,作为一个合格的听众,多听少说很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巴不得他多说一会,多拖延一点时间绝对对我很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