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2本章字数:3068字

    半个小时后,我有点气馁了。

    这图书馆共有三个大门,本想找点铁丝什么的把锁眼投开的,虽然我没有当年那位拿着一包方便面就能开半个小区房门的家伙厉害,但是毕竟当年跟着老头子坑蒙拐骗,江湖伎俩也学了一些。

    可是当年跟着老头子的时候,偶尔学的都是怎么开铁锁大将军之类的,何曾见识过指纹锁、虹膜锁这等高级的存在。

    知道你这里是贵族大学,可尼玛这就只是一间图书馆啊!用得着搞得这么先进吗?

    虽然是三层建筑,但是每层都有八米多高,除非我化身蜘蛛侠,要不然根本不可能从外面翻进三层。

    经过我半个多小时的观察,发现唯一可行的就是从墙壁上那排水管爬上去。

    可是这大晚上的,万一被人看到了,小爷的一世英名岂不毁于一旦了?最主要的是,徒手爬二十多米高的楼……嗯,哥恐高!

    手中的那张符箓颤动不停,想必三层里那只女鬼也察觉到了我的到来,因为我隐隐看到三层的窗户旁有道白色的身影飘过。

    算了,还是等明天图书馆开门再来吧!

    恨恨的瞪了一眼三层的窗户口,我闷闷不乐的转头离开。

    回到公寓楼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了,其他楼层都还很热闹,唯独三层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晚饭还没吃,肚子又有点饿了,也不知屋里两个家伙睡醒了没有。

    刚走到三楼的时候,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我对这种香味很熟悉,毕竟是道门弟子,我甚至能分辨出这种檀香是很劣质的那一种。

    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的,是谁在燃香?最主要的是,是谁敢在宿舍楼里烧香?

    怎么说这里也算是高等学府,难道就不怕被校警抓?

    当我来到303门口的时候,我就有点无语了。

    看着丝丝缕缕的青烟从门缝处滚滚冒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那焚烧檀香的二货是哪间屋的了!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浓郁的烟气迎面扑来,呛得我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了。

    揉了揉眼睛看清房间内的情况之后,我顿时有点懵逼了!

    从玄关开始,一直到客厅、卫生间还有我们三人房门前,洁白的墙壁已经被无数张尺余长三指宽的黄纸符贴满。透红的鬼画符密密麻麻,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绝对会直接晕过去。

    我为什么会说这些是鬼画符,因为那些符纸上确确实实不是真正的符文,虽然画的很漂亮,但是没有丝毫的效果,毕竟我是专业的,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这些还不算什么,让我傻眼的是客厅玄关等处都摆满了各种小巧的雕像,每座雕像前都插着三根香,整间屋烟雾缭绕的出处就是在这里。

    拜怒目金刚钟馗天师什么的我还能理解,那摆在客厅里的大号的关二爷算怎么回事?准备歃血为盟进军黑道了?

    好吧,就算关二爷一身正气能压制鬼魂这种说法能行得通,那么谁又能给我解释一下玄关摆的那个送子观音是干什么用的?

    没有知识也得有常识吧!这些东西能胡乱拜的吗?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让我最无语的还是此刻赵泽和卢虹松此时的状态。

    脖子上挂着玉符,手腕戴着檀木珠,腰间挂着桃木小剑和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面前放着大蒜和银十字架,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圣经》在那虔诚的祷告……

    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我跟不上潮流了?这尼玛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哭笑不得的说道:“两位兄台,这是准备皈依佛门还是准备去杀吸血鬼和狼人?”

    俩信徒,或者说俩二货更合适,此时才发现我已经进屋了。

    “小宝,你跑哪去了?”卢虹松放下手中那本厚厚的《圣经》,大概也是察觉到了我脸上的古怪,颇有些讪讪的说道:“这不就是图个心理安慰嘛!”

    “来,小宝,你的那一份我们也给捎过来了,戴上!”赵泽很是殷勤的递过来一大堆零散物件。

    我很是无语的接过来,然后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不是说不信这玩意吗?特别是你赵泽,你中午不还是说要让女鬼给你暖床吗?现在又怕了?”

    “谁怕了?”赵泽一瞪眼,想说点什么硬气的话,不过现在已经醒酒了,底气全无,缩缩脖子看看四周,嘟囔说道:“不说了嘛,求个心安而已,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家伙似的没心没肺傻大胆啊!”

    卢虹松嘿嘿一笑,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摇摇头,把手中的一堆零零散散放到一边,指着那些檀香、雕像之类的东西,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说道:“多少钱?你们是不是把人家店给劫了?”

    “五千整,我俩合资!”赵泽看起来似乎有些骄傲,说道:“这是我跟店家讨价还价半个小时的成果,省了两千多,厉害吧!”

    看这货如此洋洋得意,我都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五千?不是富二代你还敢去充冤大头,活该被宰!

    “赶紧把这些檀香掐了,要不然鬼还没来咱们就被活活熏死了!”我指着他俩的口袋,说道:“你们中午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到外面找了大师要了两张符放在你们口袋里了,那效果绝对比你们现在搞的这一套要强的多。”

    听我这么一说,两二货急忙翻口袋,拿出我放进他们口袋里的符箓之后,两个家伙有点傻眼的感觉。

    看到他们这幅目瞪口呆的模样,我难免有点洋洋得意。

    傻眼了吧!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符箓了吧!

    铁画银钩,笔走游龙,上面的符文全部是我一气呵成的,根本不是这屋里墙壁上那些鬼画符可比的。

    要知道,真正的符文技法极为高深,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力,控笔画符不能有丝毫的颤抖,笔画之间的间隔也很有讲究,具体来说就是……

    “我去,什么玩意?这他妈也太丑了吧!”

    “小宝,你确定你找的是大师而不是什么骗子之类的?这玩意值几个钱?一毛钱一张估计都没有人要吧?”

    两个家伙一脸嫌弃的大呼小叫,完全没有注意到我那黑的跟锅底似的脸色。

    丑?一毛钱一张都没人要?

    知道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吗?要是桌子上那头蒜换成一把杀猪刀的话,我绝对会手起刀落一刀一个绝不拖泥带水!

    你妈妈的,小爷好心好意给你们正宗的茅山符箓,在你们心里竟然还比不上从小卖铺买来的鬼画符?

    情不自禁想要在心里艾特一下此时图书馆三层里待着的女鬼姐姐,您老干脆把这俩蠢蛋带走吧!

    我黑着脸看着他们在那叫唤,很是不爽的沉声说道:“你们懂个屁,知道那位大师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们,他可是茅山正宗第九代嫡传弟子,降妖伏魔不在话下,要不是跟我有缘,这样的符箓哪能轮到你们?千金难得懂不懂?肉眼凡胎的地球人……”

    “慢着,小宝,你不是从来都不相信鬼神那一套的吗?不是还劝我们要相信科学吗?怎么想起来给我们求符箓?”卢虹松颇有些狐疑的看着我,说道:“你说的那位大师是在哪里碰到的?骗了你多少钱?”

    我去,这死孩子怎么一根筋呢?能问点让我容易编的不?

    “呃,没花钱,不是说了吗,人家看我是有缘人!”我脑中急转,机智的我瞬间找好了托词,说道:“大师云游四方,正巧我下午没事出去溜达了一圈,然后就碰上了。嗯,就是这样!”

    事实证明,虽然这里是贵族大学,但是凡是能考进这里的,基本上没有草包的存在。我那以前在小乡镇无往不利的骗术妥妥的受到了他们的质疑,城里人果然不好骗啊!

    “喂,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怀疑我?”我愤怒的瞪了他们一眼,说道:“我好心好意给你们求符箓,不知报恩就算了,现在还摆出这种表情,知不知道这样我心里很受伤?大声告诉我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信任,信任啊懂不懂?”

    “噢噢噢,小宝别气,我信,我们信还不行吗?”看我这副激动地随时要跟他们玩命的架势,卢虹松急忙安慰,顺手把符箓又塞回了自己的口袋。

    赵泽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卢虹松,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中让他觉得难看的要死的符箓,很是为难的说道:“小宝,我不是不相信你,说真的,这玩意实在是……”

    “我伤心了,我难过了,我那单纯而又淳朴而又弱小而又嘎嘣脆的心灵受到了践踏。世间如此黑暗,何时能等到光明?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未来相处四年的舍友都不信我,我还有活着的必要吗?我从何处而来,又要往何处去,终点在哪里……”我蹲在地上画圈圈,黯然神伤的嘟囔着。

    “赵泽,你他妈少唧唧歪歪的,赶紧把符箓贴身收好!”卢虹松朝赵泽吼了一声,使着眼色。

    似乎感觉把我刺激的有点深了,赵泽急忙收好符箓,然后跟卢洪泽一起安慰着我。

    唉,装疯卖傻的我图的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