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纸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2本章字数:3125字

    耷拉着脑袋走出办公楼,心情沮丧,满肚子的怨气没地方发泄,准备找点什么练练手。

    女鬼姐姐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首选!

    可是当我走到图书馆的时候,口袋里那张沾染了女鬼气息的符箓竟然没有丝毫的动静了,也就是说那女鬼已经不在这里了。

    有点不甘心,我溜溜达达的上了图书馆三楼,在不打搅别人同时又不太引人注视的情况下,我把三楼地毯式搜索了一遍。可是最终还是毛的线索都没找到,心情更加郁闷了。

    人一旦郁闷了,难免就想借酒消愁,我是个俗人,自然也不例外。

    至于去考古系报道的事情就先搁一边,反正明天才正式上课,晚去一天也没什么。

    眼看快到中午了,我掏出电话打给卢虹松和赵泽,赵泽的电话没打通,一直处于正在通话的状态。卢虹松则是答应的很爽快,他那边手续流程什么的都已经办完了,接到我的电话之后没过一会的功夫就来到校门口了。

    “咋啦?怎么看你情绪不太好?”见到我之后,卢虹松很清晰的看到我那张臭脸,好奇询问。

    “别提了,陪哥喝酒去,不醉不归!”我有些郁闷的瞥了一眼卢虹松的身后,随口问道:“赵泽那小子呢?”

    “他?人家现在正乐不思蜀呢!”卢虹松耸耸肩,颇有些酸溜溜的口吻说道:“也不知道那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早上我们路过女生宿舍的时候,碰到一个大二的学姐正在往楼上搬东西,人家柔声柔气的请他帮忙,结果这家伙就毫无尊严的傻呵呵的去做苦力工了。这不,中午人家学姐要请他吃饭,他还能有空陪咱俩?”

    “有异性没人性脱离组织的牲口,呸!”我随口接了一句,看着卢虹松那有点酸溜溜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你是羡慕嫉妒恨吧!当时若是换成是你的话,估计你也是这个德性!”

    “你就不羡慕嫉妒恨了?”卢虹松直接反问。

    嗯,我还真有点无言以对!

    我们俩苦逼勾肩搭背的去喝酒了,我本就有点郁闷,卢虹松则是因为那位大二的学姐没有选择他而是选择了赵泽有点不甘心,结果我们俩硬是干了一斤半白的外加一箱啤酒。

    走出饭店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我还好一点,酒量本就不错,最主要是酒品好,虽然喝了不少,但是大脑还保持着清醒,不像卢虹松这家伙已经是满嘴胡话路上见到垃圾桶之类的就要跑过去踹两脚。

    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相貌普通的学生,这家伙明显认识卢虹松,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松仔,赵泽那家伙跟你一间屋吧?”那家伙笑的很神秘,眼神有点古怪。

    “赵泽是哪个王八蛋?老子不认识!”酒精上头,神智已经处于半清醒状态的卢虹松现在不能听关于带‘赵’这个字眼的事情。

    那家伙愣了一下,看了看我,我耸耸肩说道:“喝大了,现在已经处于间接性脑残的状态,体谅点!”

    “小宝,你,嗝,你说谁是脑残?别逼我,嗝,逼我跟你绝交啊!”卢虹松现在都有点站不稳了,晃晃悠悠的说道:“笑话,那女人眼神绝对有毛病,论体格相貌,我都能甩他八条大街,我他妈就想不通了,怎么我就没他这么吃香呢……”

    我扶着摇晃的卢虹松,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跟他一起喝酒了,酒品太差。我笑着对那个有点愣愣的家伙说道:“别理他,你找赵泽有事?”

    “哦,不,不是!”那家伙回过神来,脸上再度浮现那古怪的笑容,说道:“我觉得你们还是晚点回宿舍比较好!”

    “嗯?为什么?”我有点疑惑的看着他。

    那家伙的脸上浮现些许贱笑,语气有些羡慕嫉妒的说道:“嘿嘿,半个小时前,我看到赵泽搂着一个女生进了公寓楼,现在……”

    “妈的,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这对狗男女要干嘛?”听到那家伙的话之后,卢虹松的酒意顿时清醒了一半,一把推开我就往公寓楼里冲。

    我去,你这架势是准备破坏人家好事还是准备去喝口残汤?用得着这么急吗?

    我急忙跟上去,生怕喝多了的卢虹松对赵泽或者那位学姐做出什么不道德的事情来。

    别看卢虹松这家伙喝大了,这时候跑的挺快,等我来到303门口的时候,看到这家伙已经趴在赵泽那紧闭的房门前偷听里面的动静。

    这架势让我有点无语了,亏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阳光男孩,一喝酒本性就暴露出来了,闷骚。

    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我抬脚迈进了303的大门。

    可是,刚走进去,我就感觉房间内有点不对劲。

    温度比外面要低很多,这很不正常,卢虹松因为喝多了加上有点激动所以才没发现。除了这比外面低很多的温度之外,房间里还有股淡淡的阴森之气。

    难道是那女鬼又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我身上带着的那张沾染了女鬼气息的符箓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着赵泽那紧闭的房门,我的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此时卢虹松还趴在赵泽的房门上听着房间内的动静,看到我来了,卢虹松红着眼大着舌头说道:“小宝,你说我这时候要是敲门的话,会不会把那小子吓萎了……”

    “砰砰砰……”卢虹松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沉着脸使劲的敲着赵泽的房门。

    卢虹松愣了一下,随后急忙拉我,气急败坏的说道:“小宝,我就那么一说,你这样做,万一他和人家正在……”

    房间内没有人回应,听不到丝毫的动静,我的心又沉了些许。直接把絮絮叨叨的卢虹松扒拉到一边,深吸一口气,在卢虹松那呆滞的目光注视下,我助跑两步直接一个飞踹。

    “砰~”我的力量很大,房门颤了一下,但是还没有被踹开。

    接连踹了几脚之后,卢虹松也察觉出不对劲了,就算里面有人在办事,这种情况下也不能一声不吭任由别人踹门吧!

    “别踹了,我去楼下管理员大爷那里拿备用钥匙!”卢虹松劝了我一句。

    不过我根本不听,等你钥匙拿来黄花菜都凉了。

    又一次聚力,助跑距离加长一些,再度飞身而起,这一脚绝对势大力沉了!

    “砰~”这一下房门被我生猛的一脚踹开了,我和卢虹松急忙冲进赵泽的屋里。

    当看到房间内的情景之后,卢虹松直接惊声尖叫,一脸恐惧之色。

    房间内并没有什么血腥的场面,而是赵泽大喇喇的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昏迷着,身体抽搐着,并没有死,但是离死也不远了。

    用比较科学点的解释就是大脑皮层受到美好画面刺激带动身体机能新陈代谢加速更生,从而致使肾上腺激素暴涨刺激了海绵体控制不住,俗称脱精!

    致使赵泽脱精的主谋就是此刻躺在他身边的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和真人般大小栩栩如生的用纸扎的女人,也就是平时寿衣店里卖的那种。

    这种情况自然不是赵泽品味独特什么的,他带女人回屋,结果学姐却变成了纸人,很明显能看出问题来了。

    我快步走到赵泽身边,伸手在他气海和屁股上尾脊椎处猛掐了好几下,这才遏制住了他那喷薄潮涌的冲动,只不过他的身体依旧抽搐着,口吐白沫气息紊乱。

    毕竟元阳大伤,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很难说能不能保住小命。

    “走,赶紧把他抬校医务室去!”卢虹松已经懵了,此刻我要是不拿什么主意的话,赵泽这条小命就等于废了。

    卢虹松显然把我当成了主心骨,随便用床单包裹上赵泽之后,和我一起抬着赵泽就急匆匆的跑往校医务室了。

    一路上惊动了许多人,到达校医务室之后,医务室那边也感到有些棘手,急忙打电话让校医车送赵泽去附近的大医院。

    我让卢虹松跟过去照料,而我则是沉着脸回到了303宿舍。

    反锁了303宿舍的房门,我来到赵泽那间屋,看着依旧静静躺在赵泽床上的那栩栩如生的纸扎的女人,我的眼神变的犀利起来。

    阴魂不散啊!真当小爷是吃素的不成?

    翻了一下赵泽的衣裤,果然发现他口袋里我给他的那张符不见踪迹了,也不知道被他扔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活该啊!

    我给卢虹松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卢虹松显然还有点惊魂未定。

    “记住,我给你的那张符箓一定要随身带着,这段时间就算是你和女人啪啪也得带着!”不等电话那头的卢虹松有所回应,我就挂掉了电话。

    刚要把这纸扎的女人拿出去烧掉处理的时候,却发现它的身后写着一行字,一行已经干涸却极为鲜艳的血字。

    【玩个游戏如何?下一个地点是图书馆,猜猜谁会死?】

    这算什么?嘲弄还是挑衅?

    如此时尚,我若是不答应的话,人家岂不是很失望?

    拎着这纸扎的女人来到卫生间,直接一把火烧了,火焰旁温度很高,但是我的眼神很冰冷。

    我不想惹麻烦,但是麻烦总会惹上我!

    有鬼相邀,身为茅山第九代编外弟子,我自然不惧!

    既然如此,咱们就试试谁的手段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