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又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2本章字数:3213字

    很显然,在这间男女比例为二比一的教室内,唯有我们四个不太了解李静的背景。只是能大概猜出来她来头不小,要不然也不能刚来这学校就大张旗鼓的从别的系挖美女学员过来。

    说实话,我一直认为凡是挑选考古系这个专业的,基本上都是心理上有点小问题的人或者是闲的蛋疼的人。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坐在这个曾经让我嘲笑不屑的专业教室内,本以为从此即将迎来人生最黑暗的四年光景,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男女比例二比一,并且女生质量很高,试问除了此时的考古系之外,还有哪个院系能做到?

    有个美女助教确实是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但是事情往往都有两面性,比如说学生关注力方面的事情。

    同学们,咱们来这座象牙塔是来深造的,不是让你们对着美女助教YY的,看到教室里一些男生们那红彤彤的脸色和眼神放光的模样,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心中藏着怎样龌蹉的念头。

    清高如我,自然不会跟他们一样那么低级。

    既然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认了我这个小弟,那么我这个小弟是不是就能借此抽空的时候跟她……

    怪了,最近是不是达到了二次发育高峰期?怎么动不动就往那方面想呢?

    “马小宝,别胡思乱想,你要记住,要时刻保持心灵净土的那片纯洁之地,你不是说过你的那张床只能让你最中意的女人上吗?千万不要堕落啊!”一个圣洁的小天使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谆谆教诲。

    “男子汉大丈夫,所谓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马上定人妻。人生苦短几十年,难不成你要像你师父那样孤老终生一辈子?去吧骚年,遵循你的本心,拿下她。十八岁了还没破处,说出去很丢人的……”一个小恶魔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邪笑着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脑海中的小天使一瞪眼,继续用温和的语气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不过必须要等到缘分的到来,上帝曾经说过,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男女交往最终都会被定性为耍流氓……”

    小天使的话还没说完,小恶魔就已经暴躁的一脚将他踹翻,小叉子使劲在小天使身上戳,边戳边骂:“滚你的蛋,这句话是上帝说的吗?少他妈叽叽歪歪的,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小天使的哀嚎和小恶魔的暴怒在我脑海纠缠不断,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瞬间将这两个不靠谱的货扔到脑后,默念清心诀。

    小爷信的是三清道尊,你们还是歇歇吧!

    废话了一大推,李静已经开始讲课了,我急忙翻开课本……

    我去,这上面都是什么东西?怎么看不懂啊?

    各种专业名词一大堆,上面还配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看起来很高端的样子。那些字我都认识,但是组合起来是什么意思我就不太懂了!

    五花土是什么土?

    这所谓的C-14断代又是什么东东?

    美女姐姐,您老确定这是给我们大一新生看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文化低看不懂,没过多久我发现郭小胖王涵义他们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甚至我还发现教室内只有一两个人认真做着笔记,其他的都是一副瞪大眼睛努力开小差的样子。

    既然是教育工作者,能不能循序渐进?能不能从最简单的开始讲起啊喂!

    对于这种情况,李静显然也是明白的,微笑着说道:“不要求你们能在短时间内理解上面的东西,但是务必要在一个月之内熟悉背诵上面的东西,因为一个月之后我就要带你们出去跟着考察队实习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们都是一愣,随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些许惊喜之色。

    一个月之后就能借着考察之名出去游玩了?美女姐姐这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她这么一说,我们自然干劲十足了,开始努力背诵这资料上面的东西。

    而在我们低着头努力背诵资料上面的内容之际,讲台上的李静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课本,或者说看了一眼她课本上夹着的那张纸。

    麻衣相术王涵义、真武道门郭小胖、五霞山阴阳家传人陈玄、玄妙道门宋凝香……最后一个赫然是我的名字,茅山编外九代弟子马小宝,后面还打了个括号,茅山术法核心,重点关注。

    “都齐了!”李静微笑低声自语,将书本合上,面带温和笑容指导我们背诵那些资料上的重点。

    三天的时间转眼过去了,三天内发生了一些事,最重要的自然是赵泽出院的事情。

    本就没有多大的伤,只要调养得当,三天时间恢复过来很正常。

    不过这件事给赵泽造成的影响不小,回校后,不少以前认识赵泽的同学朋友之类的避而远之,都是一脸古怪的看着他。想想也能理解,在自己宿舍跟一个纸人玩激情,独特的口味难免会引起多数人心中的不喜。

    赵泽的父母好像也跟校方谈妥了,赵泽回来之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没有什么赔偿之类的后续了。

    同学朋友的异样眼神,加上他自己的心理阴影,以前虽然表面上腼腆但是内心很豪放的赵泽有点变了。性格变了,变的不太爱说话了,就算是在我和卢虹松面前,他也说不了两句话就独自回屋待着了。

    胆子变小了,做什么都畏畏缩缩的,不太敢去人多热闹的地方,喜欢上了孤僻安静的场所,比如图书馆之类的地方。

    说到图书馆,我这几天一有时间就往那里跑,不过这几天下来,我有点怀疑了。

    说好的图书馆命案呢?

    就这么放人鸽子不太好吧!以后还能好好玩耍吗?

    反正过了这几天,我心中的警惕虽然依旧没有放下,但是也不再长时间待在那里了,实在太过无聊了。

    赵泽随身携带我后来给他的符箓,就算再次碰上那天让他脱精的女鬼,自保应该不成问题,我对我那护身符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所以这段时间他总是待在图书馆我也不太管他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是时间如白马过隙。一转眼的时间,小白马越过了一条跨越半个月之久的时间长河,考古系里大家逐渐熟络了,彼此交谈什么的也没有太多的顾忌了。

    小屁孩王涵义依旧是那嚣张的个性,不过在李静面前的时候,他又会变成乖娃娃兔宝宝的状态,据说是在第一天妄图调戏李静的事情被他小姨知道了,然后从第二天开始他就戴起了墨镜,美其名曰酷。不过瞎子都看到了他眼眶的青肿之状,可怜的娃。

    郭小胖依旧是憨憨的笑脸常挂脸上,不过谁要是真的以为这是个憨厚纯良的胖子,那你就太天真了。王涵义调戏李静的事情就是他偷偷报告给王涵义小姨的,嗯,貌似忠良,仅仅貌似而已。

    至于陈玄……咳,半个月来就跟他说过一句话,很酷的小家伙。

    教室里的其他人我也熟识了不少,不过真正能当做朋友处的也只有郭小胖几个,主要是因为人家都是学长学姐,明显不想跟我们这大一的学弟玩。

    这段时间来,大家把资料上的内容背的差不多了,特别是李静给我们画的那些重点,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牢记于心了。虽然不知道背诵这些东西跟我们不久之后随队考察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想到能离开这苦闷的校园到外面放放风,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兴奋的。

    就在大家热烈的讨论猜测我们过几天会去什么地方考古之时,我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卢虹松的。

    而在这时,李静那熟悉的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我急忙按了一下接听键,匆匆说道:“什么事等我下课再说,或者发短信也行……”

    “小,小宝,快,快去图书馆!”电话那头传来卢虹松急促的喘气声,焦急的吼道:“赵泽又出事了!”

    图书馆?赵泽又出事了?

    听完这个消息,我气的差点蹦了起来!

    靠,大姐你还真的来了?这节奏是要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是不是?人家刚出院没多久你就迫不及待了?

    放开他,有本事冲我来!

    没有理会教室内其他人诧异的眼神,我匆匆冲出教室,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李静。

    “小宝,上课了你去哪?你……”

    “姐,小弟请个假!”我头也没回的急匆匆冲向图书馆,至于李静是什么心情就不是现在我所关心的问题了。

    等赶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图书馆这边已经弄出了不小的动静,门外围了大概几十人,有焦急的,有恐慌的,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赵泽已经……

    我不敢想了,趁着校警老师什么的还没来封锁现场,我直接冲进了图书馆。

    一楼没人,二楼也没人,这时听到三楼传来卢虹松和其他一些人焦急的声音,我急忙冲了上去。

    着急忙慌的来到图书馆三楼后,看到面前那乱糟糟的一幕,我顿时愣住了。

    卢虹松和图书馆管理员等人站在三楼楼梯口处,都是一副焦急的样子劝慰着赵泽,让他不要冲动。

    此时的场景并不是赵泽要自杀什么的,他的手里确实拿着一把很是锋利的半尺多长的匕首,只不过这把匕首却抵在另外一个人的喉咙上,那就是马辅导员。

    这是个什么情况?不是说赵泽又出事了吗?

    这他妈明明是马老师出事了好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