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附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2本章字数:3244字

    “滚,都给我滚!”此时的赵泽双眸通红,一股隐隐的戾气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他的脸色有些狰狞,跟他以往的性格大不相同。

    都说常年被欺负的人一旦触底会反弹的很厉害,这段时间不论是同学老师的不屑嘲弄眼神还是以往那些朋友的远离,估计让赵泽憋的已经很厉害了。

    至于为什么要把马辅导员当成首选目标,估计也是因为在医院马辅导员充当黑脸排头兵角色的缘故。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原因,既然赵泽已经接受了那份妥协,肯定是想在这学校里待下去,可就算脑子再怎么浑,也不至于光明正大的劫持马辅导员啊!

    想揍他,你开口,咱们抹黑打闷棍怎么都行!赵泽也不傻,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所以,心中不平和浓浓怨气只不过是此次事件的次要因素,主要因素就是……

    我躲在三楼楼梯口后方,摸出一张符箓,默念咒语之后,猛地一抖手,符箓化火光,电射般朝赵泽暴射而去。

    火光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刚来到赵泽的面前,赵泽身手极为敏捷的一巴掌把那火光扇灭了。紧接着,这家伙那双通红的双眸就死盯着我,我能清晰的从他眼神中看出些许兴奋之色。

    这道火光出现的突兀消失的也很快,卢虹松等人还以为眼花了,本能的转身看向后面。当看到是我的时候,卢虹松急忙说道:“小宝,快来劝劝赵泽,别让他做傻事!”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赵泽指着我,对图书管理员等人说道:“他留下,你们滚!”

    “赵泽,你不要执迷不悟了,有什么事好商量,把手里的刀放下来……”那位管理员试图拖延时间等校警们的到来。

    马辅导员脸色惨白,按理说他的体格足以脱离赵泽的掌控,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此时此刻他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简单来说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赵泽宰割。

    管理员的话音刚落,眼露恐惧惊慌之色的马辅导员急忙说道:“赵泽同学,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老师知道之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事后一定会给你加倍补偿,先把刀放下,我保证,事后我绝对不会追究也不会让学校追究此事……啊!”

    话未说完,就听到马辅导员一声凄惨的叫声。

    赵泽手中的那把匕首狠狠的插在了马辅导员的腿上,足有数寸深,鲜血汩汩直流。

    没有理会马辅导员那凄惨的叫声,赵泽冲卢虹松等人嘿嘿一笑,语气有些阴森的说道:“我数到三,要是你们还不走,下一刀就是这里了。”说着,赵泽把匕首猛地从马辅导员的腿上拔出,轻轻的放在了马辅导员的脖子上。

    卢虹松等人被赵泽狠辣干脆的这一下弄的愣住了,马辅导员死咬着牙关,身体轻颤强忍着钻心的痛,不敢再嚎了,生怕刺激了此时情绪有点不稳定的赵泽。

    “一!”赵泽开始数数。

    卢虹松等人麻爪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二!”赵泽阴笑着再度开声。

    “赵泽,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就算你杀了马辅导员,你以为你就能逃出去吗?”管理员急的厉声呵斥道。

    这孙子真是疯了,我说的是这个管理员,没看到赵泽此刻的情绪很不稳定吗?你这是劝说吗?你他妈这是在火上浇油啊!

    赵泽看了那位辅导员一眼,嘿嘿一笑,手中的匕首紧贴马辅导员的脖子,阴声道:“我的命不值钱的,跟他换,我明显赚了!”

    “滚,都他妈快给我滚啊!”这句话是马辅导员吼出来的,声音中除了恐惧惊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哭腔。

    刀现在架在马辅导员的脖子上,大腿伤口还汩汩的流着血,说实话,此时马辅导员最恨的倒不是赵泽,而是还想着劝说赵泽的图书管理员。

    还不去搬救兵在这絮叨什么,再拖下去就算赵泽不杀他,他也得因为流血过多休克的。

    “好好好,你别激动,我们走,我们走还不行吗?”图书管理员也感觉有点憋屈的不要不要的,拽着卢虹松和其他几人就走。

    临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这位图书管理员还低声对我说:“这位同学,好好劝劝他,看着他别让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这货也不知是不是托关系走后门进的这里当管理员,娘的,这个时候劝什么啊!怎么劝啊你教教我呗!

    同为舍友的卢虹松倒是会说话,有些担忧有些关心的说道:“自己小心点!”

    很显然,经过前段时间的一些事情之后,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等卢虹松等人下楼之后,我看着赵泽,赵泽看着我。

    我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赵泽的脸上出现诡异阴森的笑容,我们两人都没说话,搞得跟武林高手再用意念过招似的。

    我知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不是赵泽或者说是被女鬼附身控制了言行的赵泽,而这个被女鬼附身控制言行的赵泽也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不是真正的……

    咳,晕了,再来一遍。

    简单来说,这家伙知道我很有本事,很仰慕我,所以附身赵泽身上,就是为了要见我一面,嗯,大概就是这样,只不过手段激烈点而已。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啥时候得罪了这个女鬼,自打进入学校来之后,我一直安分守己,除了那天在303宿舍出手……咦?这一只不会跟那一只有什么关系吧?!

    女鬼大姐,别笑了行不行?咱们开口聊聊呗!

    不过我也知道这时候是气势的比拼,谁先开口谁就落了下风,只有掌控主动权才能掌控节奏。当然,最后还要看谁的手段高,这才是最主要的。

    我俩没开口,最苦逼的莫过于马老师了。看着自己大腿依旧汩汩流血,马老师脸色惨白,身体颤抖,一副随时倒下去的样子。

    “放了他,我来当你的人质,你想怎么玩都可以!”既然沉默无效,最终我还是先开口了,没办法,主要是为了尽快解决这个局面。

    “好啊!”赵泽很爽快的答应了,松开了马老师,马老师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颤抖着愣是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赵泽朝我招招手,阴森笑道:“我放开他了,你过来吧!”

    若是有人手拿染血尖刀,对你阴笑‘过来吧’之类的话,你会怎么做?

    不可免俗的,我跟大多数俗人一样,根本没有走过去。并不是我怕他手中的那把匕首,而是他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虚指了一下赵泽,沉声道:“我说的是放开他!”

    赵泽愣了一下,随后阴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阴森说道:“你让我离开他的身体,你情愿被我附身?”

    “有什么问题吗?”我耸耸肩,说道:“我就是一个这么重义气的人,为了兄弟,即使是牺牲又有何……”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赵泽打断我的话,冷声道:“附身茅山弟子?然后直接被瓮中捉鳖?别告诉我你现在身上没有符箓之类的东西!”

    我勒个靠,是谁说鬼没脑子的?这智商妥妥的有盖过我的趋势啊!

    妈蛋,文的不行只能来武的了!

    正当我凝神聚气,默默的把手伸进口袋,准备动手的时候,赵泽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只见他直接蹲在了马老师的身旁,把玩着手中那柄带血的匕首,阴森说道:“前段时间给你留的那句话你有了答案没有?”

    嗯?啥意思?

    我愣了一下,随后回忆起那个纸女人背后那一行血字:下一个地点是图书馆,猜猜谁会死?

    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了,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女鬼附身的赵泽。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

    “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猜出来我要做什么了,很聪明啊!”赵泽嘿嘿一笑,手中的匕首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诡异笑道:“猜猜是你朋友先死还是这位老师先死?只有一次机会哦!”

    这个选择题玩的有点大了吧!

    我沉默了,女人的心思不能猜,女鬼的心思更是千变万化莫名其妙。按你这么说,不论我选谁都得死一个,我还何必开口呢!

    “谈谈吧!咱们之间有仇还是有怨?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们?”我放缓语气,努力把话题搞得比较平静。

    “不是你们,而是你!”

    女鬼的话让我有点诧异,老实说,我真的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她,除非她真的和303那一只有关系。

    “我?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你,说实话,至今为止我连你的样子都还没见过,麻烦大姐现个真身可不可以?”我指着赵泽,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这位朋友上次被你弄得在医院住了三四天,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既然你的目标是我,何必要牵扯到他!”

    赵泽的身上有我给他的符箓,这女鬼既然不怕我亲手所画的护身符,估计有两个可能,要么她比我强,要么就是在她背后还有……嗯,这两个可能我都不希望碰到,想想都让人感到头痛。

    “我知道你是茅山的传人,捉鬼正是你们门派的拿手绝活,换位思考一下,若你是我的话,你会不会傻到这时候放弃保护牌现出真身?”这只女鬼有些嘲弄的说道。

    智商上被人,不,是被鬼压制的感觉真心不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如此薄弱,让我感觉很心痛。

    “啪~”我很是干脆的从口袋里把一沓黄纸符箓扔到远处,拍了拍空空的衣兜,很是直爽的说道:“女鬼姐姐这次放心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