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卜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2本章字数:3134字

    经过最初的兴奋劲头之后,大家逐渐感觉有些无聊了,已经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了,至今还没有到达目的地,话说这次那考察队是在什么地方考古啊!

    当我把这个疑问问出来的时候,李静微微一笑,有些神秘的说道:“泰山附近,一个你们绝对猜不到的地方!”

    一听李静这样一说,其他人顿时来了兴趣,看样子除了我之外,这些家伙明显都去过泰山旅游过。

    那里被称为‘天下第一名山’,又被尊为五岳之首,还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更是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

    说这些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已经被国内外游客包围了风景旅游胜地,有什么可考察的?有哪个考察队闲的蛋疼跑到这里来考古?

    关于泰山周边大大小小的资料在电脑上都能找到了,就算找不到,也能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寻找,那里绝对记载的很详细,还用得着专门跑来一趟?

    有这个疑问的不止我自己,郭小胖他们心中也升起了这个疑问,但是李静就是笑眯眯不回应,不论我们怎么询问,她就是三缄其口,一直说什么到了之后我们就会明白了。

    看李静这幅神秘的模样,顿时更加刺激了我们的好奇心,尤其是王涵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都快急出火来了。

    不过对于李静,他可不敢再耍什么嚣张的姿态了,只能憋着心中那能宰了九命猫的好奇,闷闷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龟壳。然后又伸手在包里摸了摸,摸出九个造型古朴的铜钱,直接丢进了龟壳之中。

    看着这小屁孩一脸闷闷的在那晃着龟壳,我有点好奇的捣了一下坐在身旁的郭小胖,低声问道:“他在干什么?”

    “卜卦,这都不懂?”郭小胖还没回应,这小屁孩倒是很不爽的白了我一眼。

    车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就算声音很小,基本上也都能听到。

    被小屁孩鄙视了,我倒也有点郁闷了,瞪了他一眼,看他耍宝似的在那双手抱着龟壳晃着,一副小神棍的做派。

    但是让我好奇的是,其他人对于小屁孩这举动似乎很关注,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情,似乎大家都相信他这一套似的。

    对此我嗤之以鼻,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蓦然间看到小屁孩的晃动龟壳的手腕处有一条细细的红线,就像是胎印般的细细红线。

    看到这一幕,我的表情一僵,眼神有些愣,脑海中突然想到了《茅山术法三百条注意事项》中提及的一些事。

    道门五术,分为命、卜、相、医、山五术,博大精深,囊括天地五行。其中相术最易,命术最难,而修习卜术的难度仅次于命术。

    现如今各道门流传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医、山、相三术,有关于命术和卜术的法门都已经消失了。

    有人说是命术和卜术研究的是天地至理,推测自身命运变化轨迹,导致被上天所弃。事实上,修习命术和卜术的后果比传言更可怕,祸及子孙,血脉断绝,这才是这两门术法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原因。

    卜术的修炼,每次推演,随着推演事件诡异和难度,施术者手腕上都会出现细细红线,一旦这条红线延伸至手肘处,基本上施术者的命理就会被某种神秘力量斩断,三年内必死无疑,无一例外。

    所以当我隐约看到小屁孩手腕处的那道红线之后,整个人才呆呆傻傻的。

    麻衣相术传人?

    放屁!

    这不要命的小屁孩修炼的是正宗的道门卜术!

    “唉,毛病犯了,每次出远门都想卜一下,你们说我这是不是得了强迫症之类的!”小屁孩有些无奈的说着,说话的时候,把手中的龟壳以奇怪的姿势在手中剧烈晃动三次,然后很是随意的将龟壳中的九枚古朴铜钱倾倒在了车内的地毯上。

    “这也是那些占卦师的毛病,干什么事之前总想测一测,不止你自己这样!”郭小胖接过话,瞥了一眼地毯上的九枚古朴铜钱,有些憨笑说道:“不过你们这祖传的麻衣相术似乎跟别的占卦师不太一样啊!我看别的占卦师基本上都是三枚铜钱,你的这怎么是九枚?”

    “说明王小弟很厉害啊!”马尾辫美女宋凝香微笑着打趣说道,显然觉得这个小正太很可爱。

    若是在平时,有美女这样说的话,王涵义这小家伙早就傲的不要不要的了,但是此时他的表情很不对劲,目光死死的盯着地毯上的那九枚铜钱,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九枚铜钱杂乱无章的散落在地毯之上,八枚铜钱正面朝上,唯有中间那一枚是反面朝上的。我们都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们看到了王涵义那很是难看的脸色,心中顿时升起些许不太好的预感。

    “九星飞宫,五黄星现,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王涵义宛若失神了一般,目光有些呆滞,脸色苍白的喃喃说道:“只是随队考察而已,怎么会显现大凶之兆?这卦象不对劲啊!”

    “怎么了?哪里不对劲吗?”看到王涵义这幅模样之后,郭小胖脸上的憨笑微微收敛一些,语气有些凝重。

    郭家和王家之间有些渊源,虽然郭小胖平时总爱拆王涵义的台,但是不得不承认,王涵义确实是历年来王家最出众的天才,这一点是郭家长辈们亲口所说的。

    所以,对于王涵义的占卦之术,郭小胖还是比较信任的。

    宋凝香则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地毯上的九枚铜钱,但是并没有说什么。陈玄看了一眼地毯上的铜钱,又看了看王涵义,然后又闭目假寐了。

    至于李静,从王涵义摸出那龟壳之后,她的脸上始终露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而我……

    若是在此之前,压根就不会相信占卦这一套,包括现在我也不太信。但是我不信占卦,并不代表我不相信小屁孩。

    道门正宗卜术,岂是区区占卦可媲美的。看似是在用龟壳占卦,但是小屁孩确确实实的在施展卜术。

    他手腕处的细红线和九枚铜钱就是佐证,唯有修炼卜术的人才拥有这样的特征。

    所以,当我看到王涵义那苍白的脸色之后,心中就猛地出现些许不太好的预感。

    这一次的随队考察,究竟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喂,别愣着了,究竟怎么回事?”郭小胖有些急了,推了一下王涵义。

    王涵义回过神来,哆嗦了一下,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说道:“那啥,可能是刚刚心不在焉推演错了,我再来一遍!”

    说着,他抓起地毯上的九枚铜钱,就要再塞进龟壳内演算推演一番。

    就在他把九枚铜钱抓在手中要丢进龟壳内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在小屁孩那诧异的眼神注视下,我沉声说道:“可以了,不用再推演了!”

    “我再试一次,刚刚一定是我大意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出差错了!”王涵义眼神很是倔强。

    我无动于衷,任由他怎样挣扎,我就是不放手。

    郭小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宝,让他再试一次吧!说不定刚刚真的是他大意了,占卦这东西很邪门的,必须心诚才能……”

    “你想死吗?”我没有理会郭小胖的劝说,目光灼灼的看着王涵义,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你……”王涵义被我这语气弄得一愣,随后嚣张脾气上来了,猛地挣扎说道:“一边玩蛋去,说什么混话?你死了我都好好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抓着他胳膊的手猛地把他袖子撸了起来,看到他手腕处蔓延而出的红线胎印已经来到手腕上方三寸有余的地方,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冷声道:“照你这个无所谓的态度,最多三年你这红线就……”

    “关你屁事!”小屁孩的态度突然间变的恶劣起来,似乎是被人狠狠的在伤口处撒了一把盐。

    从他这个态度来看,我知道他肯定明白他修炼的卜术会有怎样的副作用,可是既然他知道,为什么还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我松开了他的胳膊,他急忙把袖子撸下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但是也没再提再推演一次的事情了。

    因为我刚刚和王涵义之间的举动,导致车里其他人都是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我们,搞不懂我们刚刚唱的是哪一出。

    小屁孩的脸色很难看,我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秘密被人揭穿,有点恼羞成怒。而我则是在猜测着我们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一时间,车里首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状态,郭小胖看看我们,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陈玄闭目养神,谁也不理会。宋凝香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还是李静率先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寂静,笑着说道:“别担心,这次咱们随队考察,人很多,安全方面有保障的。并且时间不会太久,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我看了她一眼,看她那娇媚的笑容,我的心中莫名的猛跳了一下。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反而更不安了。

    这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