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陌生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3本章字数:3069字

    当我的意识清醒之时,记忆还停留在被迷晕的那一刻,身体本能的反应超过了大脑传来的指令,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准备摆出战斗的姿势……

    “哐当~”

    “嗷~”

    清脆而又带点沉闷的声音传出之后,我惨嚎着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这该死的吊灯,是谁他妈安装的这么低的……

    等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头上撞了一个包,脑袋完全清醒了,看清四周的情景之后,我整个人斯巴达了!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毫不客气的说,这间卧室的面积比我家房子面积都大。

    整间卧室的地上都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看起来很名贵的样子,各处装潢都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虽然我不太懂得这房间内的装潢风格,但是我能感觉出来那股迎面扑来的人民币的味道,太奢侈了。

    而此时的我正蹲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是的,是傻傻的跟上茅坑似的那个姿势。

    虽然刚刚撞了那么一下,但是很明显我的脑袋比较硬,还没有出现脑震荡失忆或傻了的症状。

    我不是被那个姓张的副校长迷晕了吗?不是已经落入那位从未蒙面的茅山养鬼人的手里了吗?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这什么情况?谁能出来给我解释一下?

    被这个情况整的有点糊涂了,脑袋当机好几秒都没有回过神来。

    良久之后,我理了理思路,但是还是毫无头绪,干脆也不多想了,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

    下床之后我才发现一件事,我身上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顿时一惊,急忙扒开内裤往里面一看,随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东西还在!

    别误会,误会的可以去面壁思过去了。

    我说的并不是我身上的男性象征的那玩意,而是从泰山那个山洞里带出来的那张银符,是的,它就被我藏在四角内裤里的边缘地带,我还小心翼翼的用针缝上的生怕掉了。

    别问我为什么总喜欢把这种很贵重的东西藏在裤裆里,这个问题之前已经解释过了,嗯,算是一种个人的癖好吧,虽然这癖好有点不雅。

    不过也幸亏我把银符藏在这里了,要不然的话估计早就被人翻走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小庆幸。

    带着些许的疑惑,我走到那宽大的落地窗边,伸手去拉窗帘……

    我去,还尼玛高档货呢,这窗帘怎么扯不动……咦?这怎么还有个按钮?

    好奇之下按了一下窗帘边的按钮,嗡嗡轻微声音响起,那两片大大的厚厚的我一把没有扯动的窗帘缓缓的朝两边移开,就像是电视里那种推拉式的大屏幕一般。

    电动的?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幸好这里没人,没见识丢起人来太可怕了。

    不过心中的那微微的窘迫刚升起来就被窗外的景色镇压下去了,看到外面的景色,我的嘴巴微张,眼珠子差点瞪飞了出去。

    看过好莱坞大片钢铁侠吗?知道钢铁侠住的那矗立山壁之上的那栋宏伟壮观的别墅吗?知道站在那样的别墅中眺望远方是什么感觉吗?

    视野开阔至极,面朝大海,海天一色。

    这种震撼,不是身临其境根本感受不出来,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从来没有见过海的乡下孩子来说,那种震撼特别的强烈。

    小爷我这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啊?!

    还没从这种震撼回过神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

    “马先生,您醒了!请问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吗?”

    我急忙转过头来,看到一个俏生生的女孩站在房间的门口,身着女仆装,大大的眼睛,头上戴着可爱的发卡,皮肤很白,很漂亮。

    男人看女人的时候,往往本能的第一眼看到的地方就能断定这个男人是什么等级的。

    一等男人看脸,爱美之心人皆有,这是一种艺术的眼光。

    二等男人看胸,对于身材有没有料这一点很关心,这是很多男人的通病。

    三等男人看腰和腿,这一点经常研究成人动作片的同胞能理解,流传最广的一句话就是‘关了灯都一样’,这里就不多做解释了。

    而我,本性纯良,看女人的第一眼自然是直接看脸,这是一种欣赏,也是一种礼貌……哇哦,好大好澎湃!

    咳,目光所及,就像是二维码扫描,难免要从上至下来一遍。

    “你是?”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位二十来岁打扮成女仆的笑的很甜的美女,心中警惕高涨。

    再次重申,我并不是那种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人,经过张副校长那件事之后,我现在身处陌生之地,别说是对着一个美女了,就算是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或是刚会走路的婴儿,我心中的那份警惕都不会有丝毫的削减。

    “马先生叫我小曼就可以了,我是专门服侍马先生的!”美女小曼甜甜一笑,很是恭敬的说道。

    哼,妄想用这种人畜无害的甜美笑容来消融我心中的警惕,做梦。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脸色微红,不着痕迹的朝宽大窗帘旁挪动两步,用宽大厚重的窗帘来遮挡一下热血奔放男儿面对大胸美女时的那种尴尬。

    若是正常情况下,我也不会顾忌这些的,主要是我现在只穿了一件四角内裤,也有可能是睡得太久尿憋的,也有可能是晨起精力旺盛的缘故,受到一点点刺激就挑旗了。

    并且我还发现这位美女小曼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笑意,不是嘲笑讽刺的那种,而是……嗯,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小丫头看待好奇东西想一探究竟的眼神。

    若不是在这种陌生的情况下,若不是心中还带着高度的警惕,其实我是不太介意跟她聊聊生理知识顺便相互深入探讨一下的,成为这种美女某个方面的启蒙老师,一定很有成就感的……

    “这里是主人的家啊!”美女小曼很是理所当然的甜笑着回应。

    这算什么回答?我当然知道这是你主人的家,我想问的是这里……嗯,可能是我问的有点问题。

    “你的主人是谁?”我换了个问题,这也是我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美女小曼甜甜一笑,声音清脆的说道:“主人就是主人啊!”

    好吧!我确定了,别看这美女有二十来岁的模样,估计智商不会超过十岁,蛋疼!

    “我的衣服呢?”有些无奈,我决定还是先找衣服穿上,然后出去看看。

    把我迷晕了带过来,不会就这么置之不理的,人家都不急我急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等着呗!

    “噢,在这里!”美女小曼一转身,从她身后拉过来一个小推车,小推车上整齐的叠放好几套崭新的衣服。

    虽然没有我之前穿的衣服,但是看这些衣服都很是高档的模样,所以我也不计较什么了,反正现在有的穿就不错了,总是这么裸着也不是办法啊!

    “我的手机呢?”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按理说,像是这种软禁劫持之类的,能有我这么好待遇的基本没有,手机什么的想都不要想,没有哪个劫匪会给你打电话的机会的。

    不过我感觉这美女比较单纯,或许能从她这里……

    “就在小推车的下面!”美女小曼干脆的回应让我不自禁愣了一下。

    这里的主人究竟是谁?难道就不怕我报警或找朋友来帮忙之类的?或者说人家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虽然拿回自己手机很高兴,但是这种有点被轻视的感觉让我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爽。

    不管了,放马过来吧!小爷还怕你不成?

    拿着小推车上那条崭新的内裤,我看了一眼还待在这没有丝毫要离开意思的美女小曼,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美女,能不能回避一下?”

    虽然知道哥的身材很好样貌很帅,虽然哥的脸皮最近也被磨练的厚了一点,但是你这么赤裸裸的盯着,哥还是有点不自在好不好?

    毕竟还是个处男,被她这么看光了,一向守身如玉的我岂不是亏大了?

    “马先生不需要我服侍吗?”美女小曼愣了一下,随后甜甜笑着说道:“你昨天被送过来的时候就是我帮你脱得衣服,不过当时你虽然已经昏迷了,但是硬抓着内裤不松手,我也没办法帮你换掉,所以……”

    “好了,别说了!”我的脸跟火烧的似的,急忙说道:“我不需要被人服侍,不习惯,你可以先出去了!”

    美女小曼走了之后,我的心情有点复杂,看了看手上那条崭新的内裤,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四角内裤,不知怎的,庆幸之中还带着些许的懊恼和遗憾。

    庆幸她没有帮我脱掉内裤,要不然银符就曝光了。懊恼的是她竟然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这是不是代表我已经不纯洁了?

    不过那丝遗憾是什么意思?遗憾自己当时没清醒过来还是遗憾当时她没有霸王硬上弓?

    清纯如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念头?删掉!

    麻利的换好衣服,我小心翼翼的把缝在内裤上的那银符取下来贴身收藏,现在这玩意可是我的杀手锏啊!说不定过一会就能派上大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