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章:只不过是玩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1本章字数:1016字

    这时,慕容家的家庭医生温子萱过来了,她拎着医药箱走进慕容云峥的卧室。对于慕容云峥手里的伤,她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极为灵活的处理着伤口,末了,说:“云少,如果伤口再次裂开会感染的。”

    慕容云峥的眼神冷冷的扫过她平静的面容,“滚——”

    温子萱也不奇怪,径直收拾着自己的药箱,收拾好之后悄然转身,只在空气中留下一抹淡淡的香水的味道。

    待慕容若澜敲开黎昕租的小屋时,发现黎昕在家,一副仿佛没睡醒的模样。

    “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黎昕很惊诧的看着慕容若澜已经半湿的衣服,赶紧拿着毛巾替她擦拭着。

    “你——没事?”慕容若澜十分吃惊。

    “我会有什么事?”黎昕笑她的大惊小怪。

    慕容若澜不信的看着他:“你不是在派出所吗?”

    “我为什么要在派出所?”她的话有些好笑,让黎昕乐开了花:“敢情,你想让我进去,到时就没人再缠着你了?”

    “你这是什么话?”慕容若澜蒙了,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仿佛有些诡异,她看着他:“六点的时候,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进了派出所。”

    “肯定是有人跟你开玩笑。”黎昕用毛巾擦着她湿湿的短发,好笑的说:“怎么,你真相信了。”

    “我马上给你打电话,可是你的电话却关机了。”慕容若澜不信的说:“我又到这儿来找你,可是门户紧闭。”

    “若澜!”黎昕的手停在她的短发上,深深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了笑容,有的,只是含情脉脉:“我真高兴,因为你在为我着急。”

    一切仿佛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般,若澜冷冷的笑了,竟然为了一个可笑的玩笑,她去了已经久违踏足的慕容家,竟然为了一个可笑的玩笑,她被那个坏男人又一次污辱了,竟然为了一个可笑的玩笑,她又一次在那个坏男人面前丧失了自我。

    发现她的异常,他捧着她的脸:“若澜,怎么了?”

    “没什么!”若澜淡淡的躲开她,冷笑的回答,心里脑中全是那个坏男人,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欺骗自己?那个打电话的,到底是谁?到底是谁会这样捉弄自己?看来,那个人,对她,对慕容云峥,对黎昕都是十分熟悉的。

    其实,平常有人这样打电话,慕容若澜肯定会置之不理,可是,今天,有人打,她却相信了。

    黎昕是慕容若澜大学同系高一届的学长,课余,他与若澜同在一家快餐店打工,所以便熟识了起来,他有意无意的开始追求若澜,可是若澜却对他没有太多的感觉,不过,因为他的关怀,因为他的细心却让若澜有了一种家的温暖,于是,两人开始平淡的交往着。

    今天,是黎昕的生日,可若澜却接到了慕容云峥的电话,他要若澜回慕容家,可是若澜拒绝了,于是,他动用一切关系,终于找到了正在一家小餐馆庆生的黎昕与若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