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想要解放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2本章字数:1013字

    他极快的走上前,手撑在廊柱上,将她围在胸间,她一惊,什么时候,他长得这样高大了。

    “我是你哥哥,当然有权力管了。”

    “你——”羞怒冲击着她的思绪,她怒目向相:“哥哥是吧!哥哥会偷看妹妹洗澡吗?哥哥会偷妹妹的内衣裤吗?哥哥会——”

    她的话音落入他的唇中。

    他把所有的戾气放在了与她的吻中,让她喘不过气来。待他好不容易放开她的唇时,他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

    “你混蛋!”她哭泣着。

    他的手拉着她的手腕,高高扬起:“我就是混蛋!”

    她无助极了,谁来惩治这个坏人:“色//狼,色//魔,你——”

    十九岁的慕容云峥血气方刚,怀里这个女孩,已经有无数次进入他的梦中,他在澳大利亚日日夜夜想着她,没想到他回来,却见到她与男同学在门外亲吻,他的心真是崩溃到了极点,他无法平息自己的怒火,仿佛妹妹一词已经不能说明什么了。

    “是,我是色//狼。”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温柔,“我让你瞧瞧,什么叫真正的色//狼。”说着,搂着她进入他的房间。

    窗外大雨突然倾盆而至,夹着雷声轰鸣。

    她捶他,打他,可是却推不开他,她多么企盼有人来救自己,她多么希望这个男人突然被雷霹死,她多么希望这个男人永远的消失,可是,企盼与希望终是用来骗自己的,在她的狂烈反抗中,他真的欺负了她。

    那种穿心的疼痛让她当时泪流满面,而他,仿若也是第一次般,有些手足无措,两人匆匆结束了。

    她躺在被窝里哭泣,而他则坐在床畔。

    她好希望这一切都是梦,这一切都只是梦而已,可是,身体的撕裂让她知道,她已经不再纯洁了。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突然坐了起来,双手紧紧掐住他的脖子,用使全力的使劲掐着。

    他没有推开她,没有丝毫表情。

    她累了,她累极了,终于放开了手,可是,他没死,仍好好的坐在床畔,不过却回头看她:“别哭了。”

    他的话仿若刀子一般刺进十六岁的慕容若澜的心底,她死的心都有了,她一把站了起来,在屋内遍处寻着,终于找到一把水果刀,她毫不迟疑,将刀划向她的手腕。

    可是,就在刀接触到皮肤一瞬间,他迅速的抢过去了,刀掉在地上,发出咚的声音。他一把拦腰抱住瘦弱的她:“你杀了我吧!”

    她扬起满是泪痕的脸,她的眼中,充满仇恨,冷笑:“是你说的。”她推开他,拾起地上的刀,扬起,朝他胸口狠狠的刺去……

    想起那晚他胸膛流出的血,慕容若澜的心仿若被揪得疼,她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好像已经过了许久一般。当年,她的手劲并不重,可是却刺穿了他的胸膛,伤了他的肺叶,至到现在,他的胸口还有一个树叶型的疤,足足有小手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