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3章 出逃(1)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4本章字数:1012字

    “别管他。”老牛想着二十万红红的票子,不禁心花怒放,“凡事,有老子顶着。”

    钟二看着老牛粗壮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松林,说实话,一个人站在这儿,很孤单,他不禁回头望了望木门。

    钟二没有色胆更没有色心,是个唯唯糯糯的男人,见老牛离开了,他确实有些害怕,不过,壮了壮胆,仍坐在门口。

    他们在门外的说话声,透过破烂的木屋,让慕容若澜听了个清清楚楚,她的脑中不禁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哎哟!”

    钟二听见木屋内响起的叫唤声,一惊,赶紧推开门,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他就已经晕过去了。

    慕容若澜看着钟二飘飘然倒在地上,吓得将手里的木棒扔在了地上,她心狂乱的跳着,正欲夺门而去时,却吓得脚软了,一下瘫在门槛上。

    木屋外冰冷的空气袭来,让慕容若澜的脑子突然清晰了,她回过身,走到钟二面前,手在发抖着,飞快的解开钟二的外衣,这是一件已经洗得发旧的军用风衣,她顾不得那么多了,用之前他们捆她的绳子将钟二结实的捆了起来,之后裹上钟二这件带着汗味的风衣,飞快的往门外走去,临末了,还不忘将木门关上。

    看看天色,慕容若澜估摸着,怕是现在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早,特别是在郊外,怕不到一个时辰天便会黑了。她不敢再作停留,一个劲的往松山下而去,可是,她又不确定老牛走的是那条道,所以她只拣了一条小路,飞快的跑着。

    松山是一个已经荒废的风景区,虽然来过一次,可是那已经是四年前了,她一点也不敢大意,她的思绪在这一刻是最清醒的。

    “哎——”突然脚下一滑,她的身体不由控制的向前扑去,额头膝盖与手肘处传来的疼痛袭击着她的感官,可是,她不敢迟疑,很快便起身,四下看看,并无旁人,于是赶紧匆匆往下走。

    起初慕容若澜还提心吊胆,生怕钟二醒来,又怕下山时遇到老牛,于是忍住所有不适,努力以最快的步伐往山下而去,可是走着走着,便觉得四周静得让人觉得害怕,没有任何虫鸣鸟叫声,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冬日的风轻轻吹过松树的声音。

    突然,前面一个东西从树上跳了下来,以极快的速度往一丛松林里跑去,慕容若澜吓了个半死,抚着胸口,好一会儿不能喘息,这才想起,那蓬松的尾巴,是松鼠。

    她定定的扶着一颗松树,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她的心渐渐沉入谷底。

    一阵难听的小曲吟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个声音,慕容若澜再熟悉不过了,一阵恐慌袭击着她,她的腿在发颤,她知道,老牛回来了。

    慌乱中,她往旁边一从杂草而去,可是,越是想走快些,却发现脚步极慢,终于,她蹲在那从杂草之后,心砰砰直跳,仿若一个不小心,心便会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