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想要自杀的同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0本章字数:2909字

    我是一所三流大学里的大三学生,处在不尴不尬的位置上,既没有大一新生那么老实听话,也没有大四学长们的就业压力。

    反正按照现在的就业形势,我读的这种野鸡大学,想正式找个好点的公司签约,那基本是非常困难的,近似于不太可能吧。

    大学里该考的证都没考,连四级都过的勉勉强强,现在这年头,985,211大学出来的毕业生一样有大把的待业,更何况我这种死宅党。

    三年过去了,差点连同班同学都没认全,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网打游戏,看个“东京热”就像在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出门领个快递都像在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真的挺后悔来读这种大学,不知道以后到底能干嘛?

    按照平常的习惯,我从学校后巷的网吧里通宵“征战”结束,差不多是早上七点多了,买份早点,边吃边回宿舍睡觉。

    虽然说宿舍一样有电脑,但是网吧显然有同学们一起奋战,校园网的网速下个几百M的小电影都能给急射了,哪儿能玩的下网游。

    今天早上一推门,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跟我住一间宿舍的同学刘志成一个人呆呆的蹲坐在窗户上,这里不是一楼,卧槽,这是五楼啊……

    本来宿舍里是睡了四个人的,一个家里是富二代,妥妥的看不惯这里的破环境,进学校没住一个月就搬出去租房子住了。

    另一个倒还好,好歹住了一年,到了大二的时候交了个女友,这下可好,时不时就去外面过个夜啥的,后来发展到经常几天不回来,再后来,干脆便带着女友去外头租房子过起小日子来了。

    于是,整间宿舍只剩下我和刘志成两个宅男,只是,他干嘛要蹲到窗户上呢?

    我看他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小心翼翼的走近一点:“你不会是想自杀吧?”

    这话我是半玩笑口吻说的,并不想真正的刺激到他啊!

    平常这货看起来也挺正常啊,只是最近这几个月不怎么对劲,穿着打扮越来越时尚帅气不说,还经常看不见人。

    “嗯,我没事!”刘志成好像才看见我回宿舍,闷闷的摆了摆手,强笑了一下。

    “没事你蹲在窗户上干嘛?赶紧给我下来!”我松了口气,也没想那么多,想上前去把他拉下来,虽说关系不算特别好,但好歹也一起住了近三年,同学感情还是有的。

    “你别过来。”刘志成看见我要上前,表情有些着慌,扶着窗台,身子又向外倾斜了一些。

    尼玛啊,学校太他妈不负责了,明天我一定要去校长信箱投诉,你们还管不管学生自杀率了,居然只给一二楼安装了防盗网,起码也得给我安装到五楼啊……

    我被刘志成这一动作给惊的魂不附体,吓的连连后退:“我不过去,你别闹,真的,咱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别老想着跳楼什么的……”

    “你为什么这么担心啊?要死的是我,跟你没关系啊。”刘志成表情有些古怪。

    我倒是不想管你跳不跳楼,麻痹你也知道我跟你没啥关系啊,可你要跳楼也选个我不在的时间跳吧,这下倒好,老子就在现场看着你跳楼。这要是警察来调查了,我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啊,万一把我当成马加爵二世处理了,那我真是比他妈窦娥还冤了。

    眼下这番话却是不能跟刘志成来说,不然他直接跳了怎么办?我立马就得抓瞎。

    “大家同学一场,一起睡一间屋子睡了这么久,你应该不忍心害我吧?根据犯罪调查论,谋杀案件有百分之八十都发生在室友和熟人之间,你就这么痛痛快快的跳了,我还不立马被抓去调查啊!”我换了个婉转的方式,轻声细语,温情款款的解释,就差哭着喊着跪着求他了。

    刘志成听了我的话,却是怔了怔,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发呆起来。

    我赶紧使出杀手锏,怒吼一句:“最多上个月欠的五百块,我明天就还给你,这楼咱还是先不跳了怎么样?”

    顶多下个月老子吃一个月泡面,用校园网窗口化缩着看一个月小电影,豁出去了。

    刘志成被我这句话给逗笑了,虽然只是轻轻一笑,但是他低头思考了一下,竟是跳下窗台,放弃了跳楼行为。

    我终是擦了一把冷汗,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却也暗自得意,妈蛋,随便几句话就让一个轻生年轻人放弃了自己的行为,老子这水平,毕业了去做传销都能比别人多发展出几个下线来。

    既然刘志成放弃了自杀行为,我也放松下来,整整一晚上通宵,这会儿疲劳感涌来,感觉自己都快困瞎了。

    反正这破学校,基本不会管学生会不会去上课,每年能按时交上各种费用,领导教授们就谢天谢地了,都忙着拉赞助,赚外快,哪儿有空来教育你?

    “没事就好好过,看你最近好像都没怎么回宿舍,外面遇到什么困难别憋着,没事可以跟我说说,虽说我不一定能帮你解决,但有个地方发散一下也好。”我怕他还是老想着要跳楼,一边懒洋洋的躺到自己床上,一边苦口婆心劝慰他。

    刘志成好像真的被我这番话给劝导,想开了,沉默片刻,忽然抬起头来对我说:“我确实想让你帮我个忙!”

    我刚躺到床上就开始昏昏欲睡,刚刚那番话纯粹是怕他等会又玩出什么幺蛾子,随口说说而已,哪儿能想到他立马就来求我办事。

    我被他唬的一惊,连连摆手道:“太困难的事儿咱就不说了,我这个样子,你也知道的,没什么本事,大家同为宅男屌丝,能帮你干啥?”

    “没让你帮我做多困难的事儿。”刘志成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他搓了搓手,满脸都是阿谀奉承的颜色,走到我床边,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裤子,轻轻坐下。

    我去,你那裤子好像是李维斯的款吧?

    比我睡的这破床单值钱多了,什么事能让你丫做这副姿态呢?

    我一看这样子就知道事情不简单,本身就不敢大包大揽,这下更是惶恐了,连忙坐直了,瞪着眼睛道:“你别做这个样子,我会不好意思的,大家有什么事,好好说,能帮你的绝对不推辞,那五百块确实要明天才有,这个真没办法。”

    刘志成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大气的一挥手,拍着胸脯道:“兄弟你这儿说的什么话,那点小钱,不用你还了,我想让你帮我另一件事。”

    他还不等我回话,悄悄往四处看了看,顺手递给我一张卡片,轻声道:“我最近在一家新开业的网吧玩,那个网吧不用交钱,他要介绍个新人去,才能多玩一会儿,我把自己的时间都玩光了,没法继续玩,所以只有让你帮我去了。”

    我下意识接过那张卡片一看,上面写着:轮回网吧新人邀请函。

    唔,这张卡片做工还是挺精致的,纯黑色的卡片像是能滴出水来,上面一条条纠成一团乱麻一般的银色丝线,看着非常古怪,竟然像是浩瀚无垠的宇宙,一定是我又脑抽了,除了几个血红色的字迹,其他什么也没有。

    都怪刘志成,被他这前戏给弄的一惊一乍的,说了半天还以为什么事儿,原来就是新网吧开业给弄的,嗨,网吧这么多,去那儿都行啊,为这事儿给弄成这样,搞了半天,还以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这小子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不能去网吧玩游戏就给急的哭天抹泪,还以为他失恋了被女朋友给一脚踹翻了。

    唉,年轻人啊!

    随意扫了几眼那张精致的卡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那张卡片的模样,像是在向我展示广博无垠的感觉,看来我不仅脑抽,顺便还脑洞大开啊。

    我随手把卡片扔开,重新躺下,满口答应刘志成道:“咱哥俩谁跟谁啊,这点小事儿,你提一句就行,现在有点困了,等会儿晚上就带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网吧,把你小子给迷成这样。”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网吧,客户都急成这样了,交点钱就给玩呗,开店还不就为了赚钱,还非得邀请函才能进去玩,这都什么老板做的生意啊。

    刘志成见我没口子的答应了他,脸上隐隐哀切沮丧的神情立马就不见了,喜笑颜开的回道:“今晚我就带你去,以后我一定还给你。”

    我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回应他道:“就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先睡了啊!”

    后来刘志成说的什么,也没听清楚,我实在是太困了,为了在网吧继续奋战,差不多已经近三十个小时没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