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拯救高中女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0本章字数:4370字

    我这一觉睡了将近十二个小时,等我醒来的时候,宿舍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

    奇怪的是,刘志成居然一直在旁边等着我,这货是有多着急去网吧啊。

    我一醒来,他就急急忙忙的走过来讨好我道:“咱们出去吃个饭吧。”

    “不着急,我得先洗簌一下啊!”我特别奇怪他的举动,不就是去个网吧而已,做出这副姿态干嘛?

    看刘志成的样子,其实是很想直接拖着我出去找网吧的,不过他又不敢打断我,一副讨好我的样子,这倒真是太古怪了。

    等我洗簌完毕,穿好衣裤时,刘志成已经在楼下宿舍门口等着我了。

    我也不知道那个网吧究竟在哪儿,直接就等着他带我去。

    刘志成让我在原地等等,自己先急急忙忙跑到宿舍楼下的停车位置,一按车钥匙,一辆红色雅阁哼唧了一声,他直接把车开到我面前来。

    最近这两个月,我也没经常和刘志成在一起玩,不过还是知道他的家底,刘志成最多算个家境还不错的学生,跟富二代基本是沾不上边的,更别说直接开车进学校了。

    想想他的怪异举动,而且最近也是一副阔气的样子,上次找他借钱,他问都不问原因,直接说要多少,给我五百跟给五块似得,莫非他最近发财了?中彩票了?

    红色雅阁开到我身边,刘志成摇下车窗说:“你要不要上来试试手。”

    我也不好表现的太势力,直接问他怎么回事,毕竟我两虽然算室友,可性格不算合得来,也仅仅是普通朋友关系罢了,所以我连忙摆手道:“我连个驾照都没有,还是你来开吧。”

    刘志成勉强笑了笑,随意道:“这算什么,车随便撞,人没事就行。”

    这话说的太让我感动了,其实我想的刚好跟他相反,不过也没好意思真的去开车,而是在副驾驶位置坐了下来。

    刘志成也没太纠结这一点,直接问我道:“你想去哪儿吃饭?”

    我读大学这座城市,也没有太好的地方,属于三线城市,所以并没有太多的高档饭店,娱乐场所,就只有一家华天酒店还算是五星级。

    我当然不可能直接无耻的说去华天,毕竟只是帮他去个网吧而已,咱们又是大学生,平常怎么可能去太高档的地方,我说随便在学校找家饭馆填饱肚子就行。

    刘志成说什么也不同意,还说什么我帮了他这么大忙,必须找一家好点的地方吃饭,开始这货居然真想要去华天酒店吃饭,我死活劝了他半天,终于在一家中等偏上的饭店下了脚。

    我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只是帮他去网吧玩玩而已,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么好?看他的样子,我让他把这辆车送给我都绝对没二话。

    太诡异了!

    本来我已经有些退缩,不想去了,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可昨天满口答应,到现在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

    我只有硬着头皮跟他下车进饭店。

    饭店大堂装修的还算不错,我和刘志成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一堆人在争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们两都不喜欢看热闹,所以直接就进去找位置了。

    刘志成想开包间,我觉得两人吃饭开包间太浪费,坐大堂就行,他又是不同意,包间特么是有最低消费的,这种档次的装修,最低消费至少也得上千吧?

    这他妈都快赶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刘志成倒是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两在争论的时候,那堆起了争执的人群传来一句话:“滚开,不要碰我!”

    我听了这个声音,怔了怔,回过神来,立马走向那群人,刘志成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依然是紧跟着我。

    之所以我的反应会这么大,是因为那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我做梦都忘不了。

    这是周美瑜的声音,她是我高中暗恋了三年的女神,不仅温柔秀美,而且学习成绩很好,高考的时候,我是三本线的成绩,周美瑜差不多够的上一本的水平线了。

    不仅仅是这个,高中第一次报道的时候,我找不到教导处办公室,还是她带着我去的,而且在后来的相处中,周美瑜做了我一年的同桌。

    起因就是老师为了帮助差生学习而已。

    周美瑜是真的在帮我,有时候被老师罚抄课文,也是她偷偷帮我抄的,上课的话,十有八九我是不会听讲的,她还会帮我抄笔记。

    不然凭我的水平,麻痹,那儿能上三本,估计连个专科都悬。

    后来因为一些古怪的自卑情绪,我没有向她表白,高中毕业之后,大家便逐渐失了联系,虽然因为暗恋的原因,我跟她报考在同一座城市,但是别说见面,我们连电话网络联系都很少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儿居然能碰见她。

    我拨开人群,一眼便看清了情况,周美瑜和她的几个同学在这儿吃饭,那几个喝的醉醺醺的小青年,估计是酒壮怂人胆,这还是大堂呢,就开始调戏姑娘了。

    拦着周美瑜她们不让走,口花花不说,顺便还在动手动脚的。

    让我火大的是,周美瑜那几个同学里还有两男人,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怂货,自己同学被几个小流氓调戏都不敢出头。

    那几个小流氓前面拦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还在不住的劝导:“涛哥,我带您去楼上桑拿部乐乐吧,这是我们的客人,对酒店影响不好。”

    带头那个喝的满脸通红,手臂上还纹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男人立马就开始拍桌子瞪眼了:“怎么?她们算是客人,合着咱们就是不入流的了?给老子滚开!”

    “涛哥”一摆桌子,他身后几个小流氓纷纷跟着他起哄,叫嚣。

    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上前拨开人群,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脚就踹在涛哥身上,把他踹翻了一个跟头。

    那货本就喝的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直了,哪有什么力气抵挡,不过也就是他穿的像个老流氓,纹身到处是,还嚣张的拍桌子瞪眼,搞的旁边没一个人敢出头。

    周美瑜本身就是个美的冒泡的小妞,旁边两同学姿色也不错,看见美女受调戏,这种英雄救美的好桥段,想上来表现自己英勇的小年轻一大把,只是暂时被那伙流氓的外表给唬住了。

    其实我要是不认识周美瑜她们,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出头,毕竟胡乱惹事不好,自己一个没钱没背景的大学生,惹上那几个小流氓,以后被缠上了,哭都来不及。

    经理模样的男子看见我上前二话不说,立马就一脚把涛哥踹翻,大惊失色,赶紧拦着想继续动手的我。

    他身后几个小流氓却不肯善罢甘休,老大都被人给打了,哪儿有不上前表现的道理。

    更何况被我踢翻的涛哥迷迷糊糊正坐在地上,嘴里还叫嚣着敢打我,弄死你个王八蛋之类的话。

    有两个没怎么喝醉的小流氓冷冷的推开经理,看样子,很想让我体会一下花儿为什么会这么红。

    我已经很久没打过架了,高中时期打过一次群架,给弄的鼻青脸肿,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再也没和别人动过手,套句现代的话来说,大家都是文明人,何必动手动脚呢。

    看这样子,今天一场恶仗是妥妥的跑不了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本来跟在我身边当路人甲的刘志成,见那几个小流氓要上来打架,顺手就上前握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腕。

    一拳打在另一个家伙的左脸上,砸了个满脸桃花开,那家伙直接退的撞翻了一张桌子,满桌的盘子杯子稀里哗啦摔了一地。

    被刘志成握住手腕的小流氓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只是随手一带,那个小流氓便给我们两跪下了。

    疼的脸上直抽抽,还一边跪着一边叫大哥求饶。

    刘志成冷冷的拍了拍那家伙抽搐的脸,道:“现在可以滚了吧?”

    那小流氓被刘志成使劲捏的眼泪鼻涕都快糊了满脸,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刘志成的话,只顾着乱七八糟的点头。

    剩下的人吃不准我们两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也不敢叫嚣了,连忙扶了涛哥撤退。

    涛哥大概也知道我们不太好惹,也没继续叫嚣着弄死我,醉醺醺的被小弟扶走还兀自大喊着:“你们有种不要跑,等着!”

    这种极度没有新鲜感的逃跑宣言我都快听腻了,类似于教室黑板上挂的牌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倒是刘志成让我挺惊奇的,三年了,我还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

    围观众人见一场风波趋于平静,偷偷看着我们两小声议论散开了,只剩下经理还哭丧着脸:几个老客户被打跑了,走之前还掀翻了一张饭桌,碎了满地的碗碟。

    刘志成挺有范儿的,直接拿出钱包,拍了拍经理肩膀道:“刚刚这里的损失全部由我赔偿,带我去刷卡吧。”

    趁着刘志成被经理拉去刷卡,我也跟周美瑜打了个招呼。

    周美瑜本来是感激的看着我们,这会儿却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惊讶道:“你是张悦?”

    我苦笑:“大小姐,感情您现在才认出老同桌啊?”

    这个也不能怪她,我的变化确实有点大,高中时期,我的身高不到一米七,而且头发留的老长,整天没个正经样子。

    大概是因为我的发育比较晚,读大学之后身高窜了一截,差不多有一米八了,当初一脑袋毛也剪成了清清爽爽的短发,穿着打扮更是成熟了好多。

    反倒是周美瑜没什么变化,依旧是清纯秀美的样子,可能是因为大三开始,注重形象了,脸上还化了淡淡的眼妆,有些魅惑,难怪那几个小流氓会来调戏她。

    近三年没见,我们之间多了一些淡淡的疏离感,周美瑜不好意思道:“谢谢你啦,我没想到是你帮我解围。”

    “没事,看见老同学被欺负当然不能忍!”我有些紧张,表面上还是淡定的笑了笑。

    “嗯,下次请你吃饭。”周美瑜怔了怔,不知道该说什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向我介绍起身边的同学。

    她身边有两男两女,虽然我比较厌恶那两个没种的怂货,却也不好意思真冷着脸,随意笑笑握握手就算了。

    这时刘志成把酒店的损失给补偿好,已经回来了。

    他还以为我在跟美女搭讪,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兄弟,订了个包间,吃饭去吧!美女要不要一起去啊?”

    后面一句话刘志成是跟周美瑜她们说的。

    周美瑜还以为我们有什么要紧事,连忙摆手道:“张悦你们去吃饭吧,我已经吃完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就拉着周美瑜去吃饭,刘志成这小子今天太诡异了,平常根本就看不出他有这么阔绰,居然就为了一个网吧。

    于是便也没有尝试挽留她们,满脸抱歉道:“下次我来请你吃饭吧,今天确实有点事儿。”

    我真不好意思说是什么事,刘志成肯定不会只是拉我去网吧这么简单,绝对有其他事情瞒着我,不然这家伙怎么会忽然对我这么好?

    周美瑜跟我挥手告别时,笑着偏了偏头,把小拇指放在唇边,大拇指放在耳边,做出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我做了个口型:好的。

    三年不见的疏离感,因为她这个动作轻而易举的消失了。

    刘志成根本没有问我刚刚是什么原因强出头,也没有在乎周美瑜跟我分别时表现出的那个动作,平常这小子看见这么漂亮的美女,早激动的不行了,今儿连问都没问。

    拉了我进包间之后,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直接把菜单拍在我面前道:“兄弟,随便点,想吃什么都没问题。”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微微低头想了想,干脆把菜单拿给服务员,直接说:“把你们这儿最贵最好的菜全部给我上一轮,再给我开几瓶拉菲或者玛歌!”

    我差点没被他这句话给惊的掉桌子底下,这他么还是我那个同住三年的室友么?拉菲起码要上万一瓶吧?最好最贵的菜上一轮?

    妈蛋吃完这桌都够老子去割腰子卖了!

    我连忙拉着刘志成,不让他继续点了,转头对服务员说:“不用那么夸张,随便上几个菜吧,我们就两人吃饭。”

    刘志成又是不同意,我拉着他躲着服务员小声说,你要再这么弄,我不去网吧了。

    这话好像惊吓到他了,他连忙让我做主,最后还是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拉菲过来。

    这顿饭吃的我七上八下的,也没觉得这大餐有多好吃,主要还是被刘志成今天这态度给吓到了,总觉得这跟断头餐似得。

    那瓶据说要几千块的拉菲,我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喝的太急了,而且这玩意太难喝了,又酸又涩,我觉得我舌苔都要木掉了,使劲刮刮能刮出一层来。

    大排档里几块钱一瓶的扎啤都比这破玩意好喝的多,至于境界什么的,看来我是体会不到了,有钱人整天喝这种玩意,谁受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