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死亡余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0本章字数:3163字

    我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宿舍,直到下午五点左右,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色衬衫,夹着公文包的年轻男人来找我。

    “你好,我姓李,是刘志成的律师。”这个斯斯文文的律师跟我握了握手,“你是他的室友张悦么?”

    “你找我什么事?”我有些狐疑道。

    “我需要你的身份证件,或者户口本证明你的身份,再公布刘先生的遗嘱。”刘志成的律师从背包里拿出一些文件,向我道。

    刘志成突然死了,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整个下午心里都是乱乱的,也没想太多,从钱包里取出身份证递给他。

    李律师在仔细查看过我的身份证之后,确认了我的身份,然后公布了刘志成的遗嘱。

    在我没想到的是,刘志成居然把财产全部赠送给我,他的父母呢?家人呢?刘志成的银行存款有二十四万,包括停放在酒店停车场几乎全新的红色雅阁,有近五十万的资产。

    怎么可能?这个家伙不会是骗子吧?

    以上是我第一反应,不过稍微想想就知道不是,我没钱没势,爹不如刚,何必来骗我。

    “这份遗嘱是什么时候立下的?”我问李律师。

    李律师感慨道:“昨天下午两点进我们律师行找我的,我还是一次看见这种刚立遗嘱,委托人马上死亡的案例,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我被这话说的心中一惊,这家伙该不会怀疑刘志成是我杀的吧?仔细看看李律师,却发现他脸上只是单纯的感叹神情,便放下了心中的警惕。

    我在李律师的协助下,全盘接收刘志成的遗产,不过他的车钥匙和驾驶证都被警察当作证物收走了。

    按照我的本心,我是不想再去和警察打交道了,就算刘志成不是我杀的,万一他们要找替罪羊,我还不是一样得蹲大牢。

    不知道为何,我从来没有产生过对法律的敬畏,在正常情况下,法律确实只是权贵阶层的玩物而已。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已经已经接受了刘志成的遗产,我也只有硬着头皮打电话给先前告诉我刘志成死亡消息的中年干警,向他说明了自己目前的状况。

    “这个是没什么问题的!”手机那头的声音好像有些吵闹,中年干警随口问道,“你跟死者的关系很好么?”

    “是啊,我跟我是同住了三年的室友。”我下意识的点点头,回答道。

    说起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刘志成确实算的是我唯一的好友了,平常我是个死宅党,网吧里一起组队奋战玩游戏的队友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同班同学那里更是只混了个脸熟,也只有刘志成和我在一起同住了三年,虽然我两关系算不上好,也能称个朋友了。

    “这样啊,你明天过来拿他的车钥匙和驾照,我这儿现在快下班了。”中年干警回道。

    “嗯!”我本来是想挂掉电话的,但是想起酒店房间那具恐怖的干尸,鬼使神差的又问了一句,“你们查到我同学的死因了么?”

    “唉。”中年干警先是叹了口气,然后继续道,“那个小伙子死的真是可怜,刚开始法医还以为那具尸体是被人抛尸的场所,后来查了半天,根据你们的口供,对比之前死者生前在医院留下的血液标本,DNA对比才发现死者原来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死因也是查了半天才发现,听法医那边的解释,似乎是什么古怪的疾病,以前已经有过一些先例了。”

    等等?

    有先例了?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思考跟刘志成接触直到他死亡的前后,听到中年干警的话,思绪中好像抓住了什么,连忙胡乱答应了两声,挂掉电话。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恍惚间,我想起那个古怪的网吧,随即便扔下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跟那个网吧有关系。

    既然死活想不出来,我便放弃了。

    这场死亡事件的风波造成的后续影响比我想象的更长,先是刘志成的父母分别在学校和酒店大闹,毕竟我之前就知道,他家里就他一个儿子,可怜了。

    然后便是酒店方面拼命遮盖死人事件,学校倒是挺清静,毕竟不是死在宿舍,而是死在酒店里。

    刘志成的父母闹了几天没结果,加上警方和法医的解释,终究还是收敛了他在学校的遗物,离开了。

    上面公布在学校刘志成的死因是某种急性病症而死的,这只是他们表面说的事实。

    对于亲身经历过现场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病死的,我就一点儿也不信,前一天还能吃饭喝酒开车嫖妓的正常男人,第二天立马就变成一具干尸,任谁也不会信啊。

    也不知道警方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让刘志成的父母接受他们儿子的遗体就是那具干尸的。

    接下来便是班上同学该有的吊唁追悼,学校同学该有的议论私语,将近半个月,他的死亡事件才渐渐平淡下来。

    至于刘志成的遗嘱,除了我之外,学校里没有人知道,我对接受他的财产有些惶恐不安,不过李律师说手续渠道都符合法律程序。

    既然没人知道,我也彻底放下了包袱,只是我不会开车,也不认识什么朋友,刘志成那辆红色雅阁,也只有继续停放在那家酒店的停车场了。

    有了钱之后方便了很多,逃课也变的更有底气,反正这二十多万是白捡来的,我花着也不心疼,直接花钱雇了几个同学帮我答到考试。

    我自己去报个驾校,反正迟早要学会开车,刘志成那辆几乎是新车的红色雅阁还停在停车场,我当然要想办法挪出来。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看有钱不仅可以鬼推磨,甚至还可以磨推鬼。

    报了驾校之后,直接送了个大红包给教练,不到一个月便通过了,本该是十五天才能办理好的驾照,也让我用红包给办公人员,不到一星期便拿到手。

    拿到驾照之后,我立马就跑去刘志成死亡的那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去开车。

    被足足冷落了一个多月,等我找到那辆红色雅阁之后,便发现,车辆表现已经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对比这周围干干净净的车辆,看着很是打眼。

    好在车内并没有太大变化。

    关于车辆转让手续,李律师早就帮我办理好了,现在我可以正式驾驶着这辆车上街,被交警查也不怕。

    开着自己的车感觉就是不一般,这辆红色雅阁价格也有二十多万吧,并不是太过昂贵,可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总统级待遇了。

    妈蛋,我唯一的驾驶经验就是在驾校满是黄土的操场上,颠着一辆十年不换破桑塔纳吃灰挨骂。

    出地下停车场的门之前,保安查看了我的停车记录,让我缴纳了一千多块的停车费,难怪普通人开不起小车,这停车费特么就坑到一种境界了。

    首先要去的自然是洗车店,这辆车沾了这么多灰尘,我自己都看不惯了,好歹也是我的车啊。

    停到洗车店之后,锁好车窗,外面的高压水枪在喷射,我也开始在车内到处翻找起来,由于刘志成的遗嘱是把车辆赠送给我,车里还有很多他的私人物品。

    除了常见的太阳眼镜,佛像,车辆行驶证,水壶,还有一些发票之类的东西,我还翻找到几张卡片。

    一看见那些卡片,我就惊住了。

    这些卡片的右下角统统写了四个小字:轮回网吧。

    我忽然明白我忘记了什么。

    刘志成表现古怪的内因,全部都是因为那个网吧导致的,天生的固性思维,让我选择性的遗忘了那个网吧。

    总共有五张卡片,如下:

    技能卡

    手里剑

    学习要求:动态视力:DVA动体视力,瞬间视力

    备注:手里剑是日本关于脱手暗器的统称,脱手暗器就是出手后不会再次回收使用的暗器。

    来源游戏:地下城与勇士

    ……

    技能卡

    虚弱诅咒

    学习要求:恶魔血统拥有者

    备注:这是术士所属的诅咒技能,能让敌人手脚疲软无力。

    来源游戏:魔兽世界

    ……

    召唤卡

    寒冰哥布林

    召唤要求:无

    使用时限:24小时

    备注:攻击方式为投掷冰锥和三重冰锥,三重投掷冰锥前会做出较长时间的投掷动作,但所投掷的三枚冰锥与单独投掷的冰锥完全相同。

    来源游戏:地下城与勇士

    ……

    这些卡片的右下角统统有轮回网吧几个字,如果刘志成没有诡异死亡,我大概顶多以为这些是那个网吧为了招揽老客户留下的赠品。

    因为这五张卡片做的实在是很精致,流光溢闪,血红色的字迹简直会活动。

    可是那天我发现太多太多古怪的地方,两个月过去了,没有这些卡片,我根本就不会想起那回事儿。

    现在回想起来,脑海里总有一个古怪的声音在催促我,去看看吧,到底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糟糕!

    刘志成给我的那本轮回网吧会员证,我根本就没有在意,现在都过去两个月了,幸好我没有出去租过房子,那本轮回之书,应该还在宿舍吧。

    从刘志成死亡开始,他的死因就像一团疑云,沉甸甸的压在我心里,本来随着时间逝去,这团疑云已经渐渐淡了,今天看见几张卡片,那团疑云又继续凝聚起来。

    想到就去做,我立马按了按喇叭,打开车窗,催促洗车工速度把车身的泡沫冲干净,扔下钞票之后,立马驶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