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酒吧老相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1本章字数:2928字

    我看见这毫无希望的四个字,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轮回网吧真这么容易就让会员获得无限生命?

    好笑,真那么容易的话,刘志成为什么会一直玩博彩模式,无非是被这些游戏给打击到了,每次都挑战失败,玩不下去了。

    我还敢这么轻视,之前也就练习过一个多月,居然就以为能轻松通关了。

    运气好通关一次就以为无敌了,这下倒好,人家随便换换关卡就死的如此容易。

    忘记我是怎么出的轮回网吧,这次失败是真正打击到我了,包括昨天赚的,总共也就十个月币,今天失败这一次,只剩下九个了。

    我还有一个多月就满二十二岁,真正开始消耗这些生命币,难道我最后的下场会跟刘志成一样?

    漫无目的开着车到处乱转,到底该怎么办却不知道。

    除非我继续选择游戏挑战,但是很多游戏我根本不会玩,会玩的游戏,比如地下城与勇士,奇迹,鬼泣4之类的,鬼泣4我挑战过了,地下城与勇士根本就是地狱级别的难度。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别人挑战地下城与勇士(DNF),听说也是要三个队友才能挑战,而且DNF不是副本就是PK场,副本的话,难度肯定高的离谱,估计比魂远古图刚出的时候还难打。

    DNF在后期出了魂远古图,才八十多级的角色就要打一百级的怪,难度虽然不说高的离谱,怪物的攻击防御绝对是高的离谱,就轮回网吧提供的角色,让我这种PK党挑战地狱级别的副本,基本上是送生命币出去。

    如果是竞技PK的话,我对这方面比较有心得,可也不太可能挑战成功啊,按照轮回网吧的尿性,就算是公平安排两边的角色,我带队友一起挑战的电脑AI,操作得高到什么水平去?

    奇迹这个游戏太古老了,而且是很初级的网游,轮回网吧连这个游戏的存在都找不到,我怎么挑战啊?

    不挑战游戏去赢取生命力,完全就是死路一条,根本没有一点活路啊。

    我烦闷的要命,也不知道到底该去干嘛。

    而自己漫无目的乱开,车已经到了一条很繁华的街道,这条路是中山北路,这座城市最繁华喧嚷的地方。

    初夏将至,街上都是穿着清凉的,裸着大腿的姑娘,到处是商铺音箱放歌的声音,还有清场甩卖的大喊,马路上到处是汽车鸣笛,有些商铺里穿着制服,站出来发传单的姑娘都快站到马路上了,人行道上全是人家摆好的摊位,随便一个巷子里就全是小吃摊,还有清吧,冷饮店,网吧。

    平常我是很少来这里的,自己本身就是个宅男,不爱到处逛街,大学三年也没去试着交个女朋友什么的,顶多就在学校后街走走,哪儿会来这里。

    拿了刘志成的遗产之后便在考驾照,之后车辆过户,存款到位,正准备出去潇洒潇洒呢,就发现自己被坑了,吓的拼命玩游戏。

    之前我还会偶尔跟我的高中女神周美瑜打个电话问候什么的,现在却是把全部身心都寄托在轮回网吧,一直都没空跟周美瑜联系了。

    反正闲的无聊,我也不想继续开车了,随便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了下来,坐在车上发呆。

    百无聊赖的坐了半天,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街上逛街的几乎都是妹子,很少有男人单独出来,偶尔有一两对情侣,几个男人一起的情况是绝对没有的。

    好奇怪啊,难道男生都跟我一样永远都是宅男么?

    就这么坐在这儿,倒也让我暂时放松了一点,暂时不去想轮回网吧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了,老子被坑的这么惨,很烦躁。

    不知道坐了多久,外面的天色都开始变暗了,我才回过神来。

    今天就早餐吃了一点东西,中午饭都没吃,我是被饥饿感惊醒的。

    眼下天色都有些擦黑了,我并不想去吃饭,直接在这儿附近找了家酒吧进去。

    酒吧这种地方,其实我很少来,今天心情实在是不好,想大醉一场,上回喝酒还是刘志成死去那一晚上,之后我就再也没碰过酒精了。

    这家酒吧不算高档,就是很普通的地方,虽然酒吧门口停了不少的车,我一看就能看出来,基本没什么好车,都是随便开来凑数泡妞的。

    一个人喝酒太无聊了,顺便看看这里面的节目。

    里面都是一群一群的小太妹和小混混,之前我还在疑惑怎么街上都看不到男人,感情是都跑这儿来了。

    舞池里都是扭腰摆跨的小太妹,还有围在旁边边跳舞吃豆腐的小混混,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酒精香水的混合味儿,不是很难闻,音箱放的震耳欲聋,旁边还有打碟的。

    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想喝喝酒,也没有去理会那些人,在高台随便找了个位置便坐下了,今天这里貌似在搞什么活动,到处是穿着暴露的兔女郎走动,还有一些装饰。

    “帅哥,要喝点什么?”吧台后面站着的兔女郎打了个响指,问我道。

    关于帅哥这个称谓,实在是让我不能再吐槽了,现在的人都不要节操了,看见年龄小的就是小帅哥,年龄大的就是老帅哥,长的胖的就是大帅哥,只要是个男人,都头顶帅哥光环。

    “不要红酒和啤酒,其余的都可以。”我也不知道喝什么,总之红酒是不想再喝了,又酸又涩的,啤酒度数太低,我想喝醉非得喝撑了不可。

    “帅哥,我们这儿有几款鸡尾酒在搞特惠,有赠送哦?”兔女郎微笑着向我推荐道。

    高台这儿都是单独的客人,而且这边的音乐声音也不如舞池里的震耳欲聋,所以人家说话我才听的清楚。

    “行,帮我弄几杯烈性鸡尾酒。”我点头道。

    兔女郎看见我点了头,笑的无比灿烂,转身就给我拿鸡尾酒,酒吧服务员调酒师一类的职业都有提成拿的,看比例的多少来而已,我随口限定的界限这么广泛,她当然能好好给我挑几种提成高价格贵的酒类。

    老子就是来买醉的,这点儿小钱,不算什么,命都快没了,还要钱干嘛。

    很快,兔女郎用托盘端来几杯鸡尾酒,一边拿给我,一边介绍着这是长岛冰茶,这是深水炸弹什么什么的之类。

    我心情很烦闷,也没搭理她,端起一杯酒便喝了起来,忽然想了想,貌似酒吧里都有给小费的习俗吧?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给钱嘛,谁不要呢,随手从口袋里抽了一张钞票递给兔女郎。

    我花钱向来是很没谱的,这会儿口袋里兜着的也是一把粉色钞票,所以兔女郎看见我递过去的钞票,本来可爱的脸庞变得桃花灿烂,大概是很少看见有这么给小费的,居然轻微俯下身子,给我脸上印了个香吻。

    旁边两个家伙看见兔女郎服务员赏了我个香吻,立马吹口哨起哄:“喂,小姐,我都买了这么多酒,怎么没见你亲我一下啊!”

    兔女郎白了他们一眼,朝我笑了笑,却是继续去端酒了。

    我直接端起那杯据说是度数最高的深水炸弹,一口灌了个痛快,火烧火燎一般的滋味直冲我鼻腔,我喝的太急,脸上立马就红了。

    好像真的挺爽啊,我喝的心底都在发烫,又端了另一杯继续上。

    这时,我右肩有个男人把手搭上来,拍拍我肩膀道:“兄弟,我看你好像比较眼熟啊!”

    “去你妈的眼熟,谁跟你是兄弟?”不知道为何,我的火气忽然就爆发了,憋了一天,这个家伙说话语气让我真不爽。

    打扰我喝酒,还喊什么兄弟,谁认识你呀,想套磁是吧?我直接把他的手打开了。

    “呵呵,还挺嚣张么,不错,就是你小子。”站在我身后的男人确实有些眼熟,我却有点想不起来了,刚刚用的手劲还挺大啊,好像把他的手都拍红了。

    “你谁呀你?谁认识你了?”我满脸通红,斜着眼睛看着他。

    那家伙没有回答我,却是点头哈腰跑到旁边的卡座,向坐在里面的人恭恭敬敬说话。

    还没说几句话呢,里面就走出一个中年男人,后面跟了好几个小流氓,在那家伙的带领下,向我走了过来。

    我怔了怔,突然想起他们是谁了,第一次跟刘志成去网吧的时候,正好碰见有人喝醉酒在调戏周美瑜,我跟刘志成把他们赶走了。

    他们还吃了挺大的亏,那个叫“涛哥”的老大,被我一脚便踹翻了,剩下几个随手就让刘志成给料理了。

    当时我以为他们只是不入流的社会渣滓,城市蛀虫,没想到还真能再碰见他们。

    领头走过来已近中年,还穿的花里胡哨,带着金项链,挺着小肚腩的男人就是“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