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变态的少白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1本章字数:3134字

    李少白听了我的默认选择,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跟保护伞公司高层开战太不确定,谁知道他们会派什么玩意过来,跟变异体斗,再怎么强大也没脑子,智商是硬伤。”

    这次我没躲开他满是血迹的爪子,让他拍吧,反正也不会感染。

    我们两已经走到保护伞公司所属的大楼了,这栋楼跟电影里拍的没什么区别,十多层的高度,楼顶有巨大的标识,地下还藏了个超级庞大的研究所。

    也就是美帝这种水深火热的国家了,才会诞生出财力完爆政府组织,科技直达宇宙真理的超级武装集团。

    跟李少白猜想的一样,咱们那三个NPC队友已经先行一步,进了大楼搜索了。

    大楼门口到处是躺下的丧尸,既然已经有人先行了,那也用不着我在这儿割手臂进行放血活动了,虽说是游戏,可游戏体验这么真实,我找抽呢。

    我跟李少白进入大楼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从丧尸倒下的轨迹来看,估计那三个NPC是上楼去了。

    不对啊!

    李少白说NPC的智商不比我们低,为什么他们要上楼去搜索?有点脑子都能想到吧。

    “按游戏背景来说,生化危机爆发初始,科研人员应该是找个安全坚固的地方躲藏再说,这里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只有地下研究所有躲藏价值,而且还能继续进行科研,怎么说威廉博士藏在地下研究所的可能性最大吧?难道那些傻逼NPC硬是想一丝不苟的完成搜索任务,所以先从楼上找起?”我怔了怔,把情况对李少白说。

    这栋大楼楼上的部分很多都是办公区域,也有少量研究设备,并不是太多,我看了一楼的标识,往地下去的电梯根本没动过。

    生化危机蔓延很久了,这大楼里到处都是灰尘,凌乱的脚印也很多,估计都是丧尸踩的,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有活人在往楼上去。

    毕竟丧尸不会怎么会走路,让它们爬个楼梯都挺难的,所以台阶上根本没什么脚印,只剩下NPC队友的军靴踩过的痕迹。

    “关于这些NPC的AI,我是比较了解,精细到这种程度的选择……”李少白顿了一下,愁眉苦脸的抓了抓头发,“我也没什么把握,可能就是你说的原因吧,他们想要一丝不苟的去楼上找起。”

    “那这样的话,咱们也上去吧?反正得先杀掉那几名NPC,地下研究所的威廉博士,让他自生自灭呗,不然咱们干脆把G病毒注射到威廉博士身上,让他变异咱再打。”我征求李少白的意见。

    “不行,这种猜出任务意图的情况被系统察觉的话,主线任务会马上改变,或者强化BOSS能力,总之想提前把任务决定好,系统第一个不同意。”李少白严肃道,“要么让NPC动手去抢病毒,把威廉博士打到半死,再任由他变异,咱们这边杀NPC,等变异完成了再杀威廉博士;要么先去抢病毒,把威廉博士杀掉,不能留手,再杀NPC,任由保护伞公司的高层过来灭我们,一旦系统察觉到我们的企图,会让游戏产生不可预知的变化。”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系统也太弱智了,非要安排这种傻瓜都能猜到的剧情,还要我们假装没猜到,一步一步的走,威廉巴金在原剧情就是个变异体啊。”

    我无可奈何了,在这儿玩游戏就像跟系统下棋,对方明明下的很弱智,但我们还要学着跟系统一样弱智,敢变聪明的话,人家立马耍无赖掀棋盘,一定要走到系统摆好的圈套里,才能反抗,尼玛啊,能再无耻一点么。

    “走,咱们退出去吧,等那三名NPC抢到病毒,咱们再回这栋大楼。”我拉住李少白道。

    目前看来,这是唯一的选项了,当然还可以跟着NPC一起去地下研究所抢病毒,抢回来之后再中途反目,可一起去抢病毒也得面对威廉博士啊,万一因为我们在,他们不按原剧情的做法,不小心把威廉博士干掉了怎么办?

    再说上去之后也有可能NPC已经知道我们是叛徒了,比如保护伞公司上层给他们透露信息了之类的,然后直接跟我们开干,打完了再去地下研究所抢病毒,这中间可能性比较多,总之就是看系统是个什么意思了。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李少白耸耸肩,跟着我一起退出大楼,“只希望这次游戏不会有……”

    “什么?你说只希望这次游戏不会有什么?”

    李少白这家伙说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了,后面说的什么我也没听清楚,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到达目的地之后,请玩家不要搜索已经去过的区域,或者在原地停留做出离开等行为,这样会被认定为消极游戏,判定为消极游戏模式将会遭受到变异体追杀。】

    卧槽,真这么无耻啊,还有消极游戏模式判定。

    刚刚李少白这家伙是想说,希望这次游戏不会有消极模式判定。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的问题,咱两刚离开大楼,系统就帮我回答了,看来进入这栋大楼,游戏就正式开始了,我可不想试试系统到底会派什么样的变异体来追杀,咱们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这下好了,咱们是去楼上还是地下?”我很想大骂一通,不过也没什么用,叹了口气问李少白道。

    其实系统这样做也没错,我不知道这个虚拟现实游戏到底能玩多久,但是我们一直不去管任务,就在浣熊市游荡的话,混几个月都没问题,实在不行找个交通工具,用末日逃生玩法,带着物资武器在美国各地乱窜,那就更加没问题了,要是没有消极游戏判定,那玩家进了游戏就跟穿越似得,想怎么玩怎么玩。

    “我忘了一点!”李少白眯着眼睛道。

    “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下,那几个NPC非常有可能会收到我们叛变的消息,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上楼,马上就会与他们发生战斗。”李少白无奈道。

    “那就只有去地下研究所了。”

    和NPC打起来,我们被灭了,游戏自然挑战失败,成功了,就得下去抢病毒杀威廉博士,等着保护伞高层过来灭我们,直接下去找点舔食者,丧尸什么的打打,还能耗下时间,说不定那几名NPC已经抢完病毒,威廉博士已经注射好变异了呢?

    反正我们不想和保护伞公司开战,看生化危机那游戏就知道,这公司的科技水平简直就能星际争霸的神族比肩了,派个睡神暴君什么的过来,或者直接用核弹炸光浣熊市那也不是没可能,比较起来,打打变异体比较划算。

    “走吧,也就这选择了,小心一些。”李少白确认了这个答案。

    去地下研究所的电梯入口是要虹膜和指纹认证的,很明显,在没有特殊能力的情况下,用暴力是无法搞定的。

    我和少白兄尝试了一下,打不开。

    系统非常体贴的在门口留了一只穿西装打领带的断腿丧尸。

    那家伙应该是跑不动了,爬的也挺慢,那三名NPC上楼的时候都不屑杀它,我们要打开大门,当然没这顾虑。

    李少白很果断的扛着消防斧过去,先把这家伙的脑袋剁下来,在这具丧尸的身体动不了之后,又摆好两只手的位置,继续砍下来。

    由于这丧尸脑袋单独存在的时候依然在咔吧咔吧,少白兄又把它后脑给削掉一大块,这位丧尸同学的牙口终于是不动了。

    拿好丧尸的脑袋和一对手掌,少白兄把丧尸脑袋对准位置,试了下左右手,地下研究所的电梯打开了,然后少白兄把还在淌黑色不明汁液的脑袋和剁下来的手掌扔掉。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真是没有丝毫维和感,熟练至极。

    尼玛啊,这可不是什么电影道具,你弄的汁水乱飞,不恶心么?

    少白兄见我满脸苍白,很明显是有点受不了,笑了笑,露出满口白牙:“这游戏我也玩过很多次了,这种行为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影响了,很习惯,你以后也会变成这样的。”

    我胡乱点了点头,强忍着呕吐感进了电梯。

    “你第一次玩生化危机,其实已经表现的相当不错了,想当初,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吓的差点尿裤子,吐了几次呢!”李少白继续劝慰我道。

    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想给我拍拍肩膀以作鼓励……

    还是算了吧,我看见他手上现在还在滴着不明液体……

    感染这么久了,丧尸脑子估计都化脓发臭了,你砍的这么快,不怕液体溅射到你嘴里么……

    我以后肯定不会变成你这样,你这是有多变态啊,一看就是专业分尸妥妥的没跑了……

    幸好少白兄的变态,我之前就体会过了,枪店门口大街躺下的满街丧尸就是明证,特别是被他用温彻斯特近距离爆头的丧尸,脑浆子都飞的出三四米远。

    现在虽然脸色发白,好歹还能勉强忍忍,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有实物感的丧尸,咱有点恶心也能说的过去。

    “准备,电梯门口可能围了一群丧尸。”

    我们都感觉到电梯速度在放缓,少白兄端起温彻斯特对准电梯大门,沾满液体的消防斧就摆在他脚边,我也赶紧端起冲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