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游戏难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1本章字数:3061字

    我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

    一只舔食者趴在电梯口上面,倒对着我们,身体上的黏液不停的在往下滴。

    大概描述这家伙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是肉色的躯体,没有任何皮肤覆盖,也没有体毛,像一只趴着的褪皮死尸,当然,这家伙多了条尾巴,也不是血色的,从脑袋上看去,很容易看到没有头盖骨遮掩的大脑,白色的脑浆还在缓缓流动,到处都是透明无色的黏液,长达半米的舌头,估计还没有完全伸出来,舌头上的黏液比其他部位多。

    “卧槽,咱们能不能打赢?”我看见这卖相极佳的外表就开始惊慌了。

    “打个屁,赶紧跑,任务又没要求咱们干掉舔食者,只求这位大哥不要把我们当晚餐。”李少白立刻反驳我,“悄悄后退,实在不行赏他几枪。”

    这明显是小BOSS,我他妈要开多少枪才能打死啊,日记里记载了,地下研究所不仅有舔食者和丧尸狗,还有一只G病毒变异体,这尼玛要是打起来,我和李少白绝对是当晚餐的份儿。

    “电梯出口被它挡住了,咱们还能往哪儿逃啊,死活也就在研究所转悠了。”我一边和李少白缓缓后退,一边道。

    “你白痴啊,电影里都描述了,地下研究所还有个紧急出口,开着那玩意可以直接逃出去,坐电梯是找死,就算没被这家伙拦着,万一去了地面,卡尔变异体就在上面等着我们。”

    舔食者老兄没有放弃晚餐的想法,它看见我们在后退,嗖的一下就跳到我们前面的天花板上,哧呼哧呼吞吐着长舌头盯着我们,似乎在考虑先朝哪一个下手。

    “你知道那个紧急出口在哪儿么?”我继续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来过研究所很多次,可每次重新生成新游戏的时候,地图都会随机排列。”李少白回答完之后大吼了一声,“开枪!”

    老子早就忍不住了,这还是我在游戏里遇到的第一只有威胁力的怪物,现在听到少白兄的指示,立刻端起MP5-S冲锋枪扣动扳机……

    让我觉得变态的是,子弹打在这家伙身上,居然像打在钢板上,除了听到铮铮的声音,根本没什么伤害,舔食者在我们开第一枪的时候,立马就开始乱跳。

    麻痹这家伙速度这么快,明明是没有鳞甲表皮,打起来怎么这么恶心。

    “打舌头和脑袋。”少白兄没有跟我一样端起冲锋枪,而是举起温彻斯特,以防舔食者靠近。

    看来舔食者也明白自己的弱点,担忧自己一扑过去,就被少白兄用温彻斯特爆掉大脑,只是在我们身边乱跳,还会有意识的隐藏自己的头部。

    “这舔食者有智能啊,居然还知道隐藏弱点,系统不会把这些怪物全他妈放出来了吧?”开了十来枪都没打中舔食者的弱点一下,我有些着急了,生怕再出现别的怪物。

    “按我的推理,系统应该是把地下研究所的怪物都放出来了,卡尔逃上去的时候估计被威廉博士另外一个助手阻拦,那个助手应该是紧跟威廉博士的想法,为了防止卡尔出逃,把地下研究所的怪物都放出来了。”李少白警惕的端着温彻斯特,向我道,“记得那具尸体么?”

    “如何?”

    “威廉博士中的致命一枪在胸口位置,他额头那一枪是过了几个小时之后才被人开枪打的。”李少白无奈道,“额头那一枪就是威廉博士另一个助手开枪的,为了不让博士变成丧尸,那个助手只好这么做了,他看现场应该也明白,卡尔杀掉博士抢了病毒跑了。”

    我们退到走廊位置,那只舔食者依旧在天花板窜来窜去,紧跟着我们,却又不进行攻击。

    李少白看见一房间,眼前一亮,一边拉着我进去一边解释道:“威廉博士三个助手,一个死在G病毒变异体手里,卡尔抢了病毒,研究所只剩下这一个NPC了,我想不到有别的可能,不管怎么说,游戏也要讲究合理性,肯定是那个助手放出的怪物,防止卡尔拿着G病毒投靠保护伞公司,给世界造成更大的危害,从这个角度说,那位助手还是个好人。”

    好个屁,给我们任务造成这么大的困难性,再说这系统也太恶心了,什么特殊能力都不给,还给我们创造这么大的困难……

    少白兄拉我进来的这个房间跟研究所其他房间没什么区别,至少我是看不出来。

    “你拉我进来干嘛?外面那么多怪物,不赶紧逃出研究所,游戏挑战就失败了。”我不解道。

    李少白在我们两进来之后,端起温彻斯特对着门口开了一枪,防止舔食者突然袭击,麻痹这小BOSS也太警惕了,丝毫不着急,一直他把门重重关上都没扑上来袭击。

    “这间房里有血清,咱们被咬了也不怕。”李少白在那个安全性极佳的大门关上之后,急急忙忙在房间内翻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小箱子,“大门关上也没什么,这房间还有另一个出口。”

    少白兄打开箱子确认了是血清之后,把行囊里的药品丢掉大半,将箱子盖好,放进行囊最底部。

    “你不是说地图随机生成么,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血清和出口?”我疑惑道。

    “这房间门口有标识,地图会随机生成,很多房间标识是不会变的。”李少白装好行囊之后,搬了一张桌子,站在上面,指指上面的通风口,“出口就这里了,这里是地下,通风系统做的很完善,基本每间房都有这样的出口。”

    “好吧……”我在他站上桌子的那一秒就瞬间懂了。

    幸好这次游戏生成时,咱两的体型都不胖,不然还真不好爬。

    外面那只舔食者确认了我们不会出去之后,开始狂躁的撞门,砰砰大作的响声中,我哈哈大笑,吹了个口哨,跟随少白兄爬进通风口。

    “既然有这么好的逃跑方法,刚开始就应该用了,何必跟那些怪物打生打死呢!”我在后面慢悠悠的爬着。

    “系统不可能让我们这样逃掉的。”李少白的声音在前面传过来,有些闷闷的感觉,“你不知道,当玩家重复一个游戏次数过多之后,游戏的难度会逐渐提升的,这次都还算好,我毕竟还带了你这个新人,难度不算很变态,要是两个资深玩家,我都不知道难度会变成什么样!”

    不是吧,那我不是永远无法进入FARM阶段了?

    “有没有搞错,这样的话,那玩家每次通关都会历经千辛万苦,岂不是永远不可能达到FARM阶段?生命币这么难搞,干脆起名叫送死网吧更好!”

    我开始明白为何刚开始挑战鬼泣4的时候,难度还是斯巴达之子,第二次却忽然变成但丁必死了。

    “不会,每个游戏的难度到了极致就不会提升了,系统不管怎么样都会给玩家留下一条生路,FARM阶段确实可以达到,不过需要相当的难度。”李少白道。

    “这样的话,大概需要玩多少次之后,游戏才会达到难度最高点?”我问道。

    “具体的次数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几乎没有达到过这个难度极限,这个问题我问过其他玩家,还是他们告诉我的,生化危机这个游戏,我们现在的难度已经算很高了,我玩过的次数比较多,等你多玩几次,熟悉了之后,难度会逐渐提升的。”李少白带领着我在通风管道里到处乱爬,岔路口这么多,也不知道他这家伙怎么搞的清楚,“放心,轮回网吧可以进入FARM阶段的玩家还是有一些的,你的天赋足够的话,应该也可以达到FARM阶段。”

    这样我就放心了,论游戏天赋,谁怕谁啊,大家都激活轮回之书了,按洛丽的说法,天赋等级都是一个档次的,他们能到FARM阶段,为什么我不能?

    不过连李少白这样的资深玩家,都玩的这么辛苦,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一路达到这个地步,李少白的能力我是看的到的,连他都不敢说自己玩生化危机到了FARM阶段,我怎么好意思说呢。

    “地狱级游戏的难度怎么样,你有没有玩过?”这么爬来爬去也挺无聊的,我顺便向李少白了解一下轮回网吧。

    “地狱级游戏的话,达到FARM阶段的玩家很少,入门级游戏不算,大部分FARM阶段的玩家都是精通普通级单人游戏,普通级团队游戏也有一些FARM阶段的玩家,地狱级游戏的话,我就知道貌似有竞技游戏FARM阶段玩家,团队游戏就不太可能了,地狱级团队游戏奖励是四星卡,那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李少白带着我边爬边解释道。

    “网吧公告牌那里这么多找队友的信息,其实是想拉新人进去降低游戏难度?”我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差不多,新人其实还算受欢迎,不过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想找个长期组队的队友一起玩,争取达到FARM阶段,这样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从这个说法看来,少白兄倒是很看重我啊,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