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紧急出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1本章字数:2992字

    “对了,那个叫林乘远的面具男是什么级别的玩家?”我实在是对那三个在网吧开赌的人很好奇,越是了解轮回网吧的规则,对生命币的获得难度也更有体会,能像那三个家伙一样直接拿生命币开赌的玩家,任谁都会好奇。

    “不知道。”李少白道。

    “什么?”你这么资深的玩家都不知道,面具男是万年老妖怪么?

    估计是怕我觉得他在敷衍,少白兄补充道:“真的不知道,林乘远在轮回网吧算是比较出名的一个人了,据说从来没有人见他玩过游戏,但是他生命币多的很,网吧里一般人抽到好卡,舍不得卖给吧台,都是他在收购,不知道他拿那么多卡片干嘛用。”

    “哦,这样啊……”

    我还想继续问,李少白在前面压低声音,轻声道:“趴下,不要动。”

    可他这句话刚说完,我立马就觉得自己身处之地简直像爆发了地震一般,狭窄的通风管道开始疯狂震动。

    下面还有怪异的咆哮声,我明白,这是我跟少白兄被下面的怪物发现了。

    李少白刚刚说完不要动,通风管道就替我们震动,我被颠的头晕脑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通风管道居然开始慢慢被下面的怪物撞击的有些变形了。

    “这下面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大声问道,“这么下去,我们会被憋死在管道的。”

    不是我不想禁声,实在是不大声喊出来,李少白肯定听不到我的问题,再说这种状况下,再憋着安静也没什么用,下面那个鬼玩意肯定发现我们了,撞的这么疯狂。

    “往前爬,速度一点,下面是G病毒变异体。”李少白已经开始在我前面手脚并用的爬行了。

    居然是隐藏在地下研究所的G病毒变异体,我去,这系统也太无耻了,什么能力都不赋予我们,枪店也只留下几把破枪,居然把地下研究所的怪物全放出来了。

    之前我还不太确定,这会儿是终于确定了,连G病毒变异体都放出来了,那些舔食者丧尸狗什么的,肯定已经开始在地下研究所分地盘了。

    由于我和李少白两人都各自带着大行囊,通风管道又不算大,实在是爬的让人很郁闷,也不知道系统搞什么鬼,根本就没打算让我们通关呢?

    我爬到李少白的位置,有一个通风口,就是因为这个通风口我们才被G病毒变异体发现的,我悄悄往下面看了一眼,尼玛的……

    那只G病毒变异体起码有三米高,浑身都淌着黏液,上半身简直就是触手怪的标准模型,心脏等器官都裸露在身体外面,下半身那两条腿粗壮的吓人,小腿都比我腰还粗。

    这种卖相如此凶恶的BOSS,让我怎么相信自己手里的烧火棍能对它们造成致命伤害,这只都算了,系统只让我们逃出它的追杀,地面上那只居然还叫我们杀掉,太恶心了。

    幸好这家伙似乎是没什么智商,只是意识到头顶上有活人,不停的在起跳狂顶,并没有使用触手从通风口插进来。

    我和李少白两人都在拼命爬动,带着的行囊也不敢丢弃,他的行囊是T病毒血清,我的行囊是子弹,都是无法丢弃的东西,只有带着它们慢慢爬。

    爬了一会儿之后,那家伙终于没有追上来继续骚扰了,还好少白兄带我爬的通风管道,走下面慢慢寻找紧急出口,这有多少人也不够研究所的怪物吃的。

    “好了,咱们还是下去吧,已经快到紧急出口位置了。”李少白爬在我前面,停在一个通风口处,仔细观察了下面之后告诉我。

    他把通风口处的盖子掀开,拿着温彻斯特轻轻跳了下去。

    我爬到他的位置后,先把行囊武器统统丢给他,一样是拿着武器跳了下去。

    “不是说地图随机生成么,你怎么搞的清楚紧急出口在哪?”我怕说话声音大了会吸引到怪物,小声问他道。

    “我下来之前仔细观察过了,这里有紧急出口的标识,经常玩就知道了,应该就在隔壁。”李少白背起行囊大摇大摆通过走廊朝隔壁走去,“放心,那只G病毒变异体不会过来,咱们已经摆脱它了,紧急出口的位置肯定会安排一只小BOSS,怎么小心也没用。”

    我们走出走廊之后,果然发现了异常,紧急出口的位置不但有一群丧尸,天花板位置还盘踞着一只舔食者。

    “是吧,这只舔食者咱们必须搞定,不然它会死跟着我们,连这辆轨道车都开不到上面去。”少白兄端起温彻斯特对准舔食者,“你搞定这群弱智丧尸,我来看着舔食者。”

    “好的,没问题。”我也端起MP5-S冲锋枪,朝这些家伙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大吼道,“死人们,快看这里,有鲜肉吃呢。”

    原本大部分呆呆愣愣的丧尸立马被我吸引过来,跟地面的同类们一样,发出含义不明的嘶吼冲了过来。

    老子立马扣动扳机……

    这些丧尸跟地面上的区别不大,最多就是面相好一些,看似没有那么瘦骨嶙峋,一样的步履蹒跚,被我随便打打就死了十来只。

    游戏生成的这具身体,真的神枪手的典范,百米内爆头毫无压力。

    “小心!”少白兄本来跟我一样冷静,忽然脸色一变,大声提醒我。

    他把我一推开,瞬间扣动扳机,温彻斯特发砰的一声爆响,一只本来直朝我窜过来的丧尸犬被他一枪崩飞。

    祸不单行,本来在我们头顶附近盘踞的舔食者也嘶的一声尖叫,无声无息的朝我攻击而来。

    我被李少白一把推开,根本就来不及开枪,只好把手里的冲锋枪一把送进舔食者的嘴里,舔食者的舌头依旧在我肩膀位置划拉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瞬间就染红了我半边身子。

    这一下真是火辣辣的疼,这破游戏做的这么真实,我差点以为我是真的受伤了,舔食者那看似软软的舌头,居然比刀还锋利,轻轻扫过就剐下一条血肉。

    我左肩受伤处瞬间就麻痹了,受伤事小,反正有李少白在医院带出来的药品,直接感染了会不会被踢出游戏?

    幸好,我还没有立刻被踢出游戏,估计也是要完全感染变异才会被踢出游戏,不是李少白带了血清的话,我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冲锋枪在入了舔食者口中之后,被它那利齿咬的嘎嘣一声脆响,都有些变形了。

    眼下再取出温彻斯特爆它脑袋也来不及了,李少白那边也在杀丧尸犬,刚刚朝我冲过来的丧尸犬有三只,我干脆抓起行囊袋,疯狂的砸它脑袋。

    行囊袋其实还是很重的,装满了子弹再加一把温彻斯特,少说也有百来斤,舔食者还真被我砸趴下了。

    虽然舔食者依旧在疯狂嘶吼,它身上的黏液也足够恶心,但是它确实被我给砸倒了,口里又咬着冲锋枪,一时间竟是对我造不成多大伤害。

    我立刻拔出腰间的自动手枪,对着舔食者脑袋连开几枪,这玩意汁液丰富的脑浆乱飞……

    反正已经被它舌头给剐了,我也不怕那些液体飞到眼睛嘴里被感染,拼命扣动扳机,一弹匣的子弹统统打进了舔食者的大脑。

    舔食者狂吼几声,利爪在我身上刮出好几条血痕,看样子居然还不是致命伤害,李少白那边也解决了几只丧尸犬,空出手来。

    这家伙比我更恶心,干脆从行囊袋里抽出消防斧,冲过来推开我,用没开刃那一头,拼命狂砸舔食者的脑袋,痛打落水狗。

    消防斧那头就是个大铁锤,这样砸比我用手枪打更恶心,白色的脑浆,混合着血肉在空中飞舞,少白兄一直砸了十多下,舔食者的脑袋几乎都快的砸成肉酱了才停下来。

    舔食者到这会儿才没什么挣扎的余地,缓缓抽搐着,一看就知道临死边缘了,我两身上都沾满了乱七八糟的黏液和血迹,李少白那个砸法,不把身上搞成这样就怪了。

    难怪我看见他的时候,身上都沾满了或黑或红的血迹,刚进游戏的时候,想想这家伙从医院开始就扛着消防斧,一路砍到枪店附近就觉得他又变态又恶心。

    “别太秀气了,这种舔食者,你不把脑袋打掉大半,很难给它造成致命伤害。”少白兄淡定的拿出背包里的MP5-S冲锋枪爆掉一只丧尸的脑袋,把行囊扔给我道,“把伤口处理一下,顺便注射下血清。”

    这里几条丧尸犬和舔食者都被我们解决了,只剩下那几只没被我打光的丧尸,还在步履蹒跚的朝我们围过来。

    大概是闻到我身上的血腥味了,所以它们显的很兴奋。

    看似发生的时间很长,其实不到三十秒,我们就把舔食者和丧尸犬解决了,丧尸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主要是我遭受袭击的时候果断把冲锋枪塞到舔食者的嘴里,不然任它那满口利齿乱咬,谁都搞不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