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迷幻派对(中)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2本章字数:2634字

    这座别墅实在是很大,我又不确定她究竟在那里,只有一间间卧室的找。

    进了第一间卧室就是一男两女在床上不停的耸动玩3P,我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脖子,一脚把他踹开。

    这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被我一脚踹翻,脑袋磕在床头柜上,终于有些清醒了,胡乱大喊道:“你他妈是谁,要玩女人自己找去,滚出房间!”

    “我找你妈个头!”我看见他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给了他两耳光,扇的他脸颊红肿。

    我一脚踢开床上的男人之后,床上两个女人看见我的身影,朝我扑过来,嘴里叫嚷道:“给我,我要……”

    “要你妈去!”这两个女人并不是周美瑜,我下脚没有丝毫客气,把她俩踹开。

    这真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对女人动手,实在是忍不了了,我怀疑我再憋下去,肺都会气炸,这两傻逼女人也是磕药磕多了。

    被我踹开之后,这两个女人居然滚在地毯上互相搂抱在一起胡乱扭动,既然她们不来烦我,我也没什么功夫去理她们。

    我把房间里的DJ音乐关掉,那个滚倒在一旁的男人估计也是被我给打清醒了,双颊红肿,吐了口血水,口齿不清的嘟囔道:“你他妈到底是谁,敢打我,你死定了。”

    “我打的就是你!”我看他还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上前噼噼啪啪赏了十来个耳光,又给他踹了好几脚。

    这家伙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估计还是头脑不清醒,不停的在抽搐,最恶心的就是胯下那话儿耸拉着一起晃动。

    我打够了,看他的样子也有些畏惧了,在床上拿了条毯子盖住他下身,从口袋拿出香烟,顺便给这家伙嘴上叼了一根,点燃之后深吸一口。

    “呼……现在老子问你个问题!”我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

    “什什……什么事?”这男人实在是被我打个跟个猪头似得,又还不了手,嗑药那点劲儿已经被痛感盖过了,缩在角落畏畏缩缩道。

    “没什么事儿,我就想问你,你们太子现在在哪!”我不想在别墅房间一间间找了,这别墅一共有三层,等我他妈把这里翻完不知道要多久,周美瑜不知道等不等的下去。

    “你你……说的是……咳……杨总的儿子?”这男人咳了一下,又吐了口血水,口齿不清道。

    “应该就是他,这个别墅的主人,叫你们来派对那个。”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说什么杨总的儿子,我不太清楚太子姓什么,涛哥也没交代清楚。

    “他一般都在……三楼的主卧里……嘿嘿……听说今晚他……找了个雏……要开苞……”没说上几句,这混蛋又露出原型了。

    “找你妈差不多。”我又一次忍不住怒气,下脚踹在他脸上。

    一听这家伙说的话,就知道太子今晚找的是周美瑜,我得到了太子的位置,便丢下这些杂碎没管,独自一人往楼上走去。

    楼下那些男男女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就算注意了也以为我上楼去玩,哪会过来盘问我,这座别墅除了那几个保镖,估计就他妈没几个清醒的人。

    上二楼的楼梯口处,守着一个男人,跟别墅门口的家伙装扮差不多,我一看就知道是保镖,他看见我往楼上走来,连忙拦住我:“什么事?”

    “没什么!”我回答了一句,脚步不停发动了回旋踢,砰了一下踢在他脑侧,“找你们太子要个人!”

    这保镖哗啦一下就被我踢翻了,倒地之后还没有完全眩晕,伸手插进上衣西装内口袋,嘴上刚想大喊,我继续卧倒,给他脖颈来了个肘击,彻底把他击晕。

    我疑惑的提起这保镖的衣领看了看,惊的满头冷汗,这家伙西装里居然藏着一把手枪,我拿出看了一下,黝黑的金属质感,幸好这保险是关着的。

    妈的,这亏的我运气好啊,要是被这家伙把枪给拔出来,我就死定了,虽然强化过几张卡片,但我还没自信到可以挡子弹的份上。

    躲子弹也不行,躲子弹实际上就是躲拿枪人的手和眼,从理论上来说,一眼便是万里,枪握在手里之后,就算是普通人瞄准扣动扳机这段时间也很短,而经过训练的军人使用枪械,抬手射击的时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现在完全没法对抗拿枪的人。

    这个太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天朝这种禁枪环境下,开个淫乱派对守着的保镖都带着枪,这背景他妈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二楼的情况跟一楼差距不大,不过二楼放的音乐很淫靡,我从来没听过,完全没有歌词,就是劲爆的DJ声跟女人的娇喘声,还有男人的喘息声。

    到了二楼大厅之后,空气里那股香甜的气息更浓了,我脸色徒然红了起来,忽然就明白这是什么玩意了,这他妈根本就是催情香水,这些王八蛋这么玩也不怕死?

    二楼比一楼更不堪,有几对男女已经搂在一起真枪实弹开战了,倒是有个男人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他知道二楼就他们几个人在玩,怎么会忽然多出一个男人,却也没过来拦我。

    我知道三楼也会有一个保镖守着,前面两次运气好,要是让三楼的保镖联系到外面的人,我绝对死定了,更何况二楼守着的保镖都有枪,三楼估计也会有。

    从吧台拿了瓶洋酒,在衣服上浇了点,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喝醉了,又弄了点在头发上,看起来像是派对里跳舞跳到满头大汗的人。

    然后提着酒瓶上了三楼,楼梯口果然守着一个保镖,看来在别墅门口守着的那个家伙没有说谎话,这要是有两个人带着枪我就悬了。

    这个保镖像二楼那个家伙一样,过来问我什么事,不过他的眼神更警惕,我刚上来这家伙就把手伸到西装口袋里了。

    “喝……喝啊!”我假装醉醺醺的,脚步蹒跚,口齿不清举起洋酒对他招呼道。

    这些保镖估计是吃了什么解药,空气里弥漫的催情香水的气氛,弄的我都有点受不了,也好在这种香水正好把我脸给弄红了,看起来更像是喝醉的人。

    “哦!”保镖一见我的样子,松了口气,放松下来,随口应了我一声,手从西装口袋里伸了回来,就要过来把我往楼下推。

    我右手一紧,抓住酒瓶子死命一砸,然后直接发动崩拳,一拳击打过去。

    这两下衔接起来极其突然,这保镖被我砸上一酒瓶子,满头满脸的洋酒,本来就有些眩晕了,更何况我还接了个崩拳,这家伙砰的一下就撞到三楼的栏杆,哗啦一下滚了下去。

    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幸好二楼的人大多都已经醉醺醺的或者神志不清了,我也没去管楼下,径直就往三楼主卧走去。

    ……

    二楼有一个男人的还算比较清醒,在我上来的时候,就在盯着我看,心里更是疑惑。

    有人从楼上滚下来之后,他蓦然一惊,赶紧跑过去查看。

    滚下来这个人他认识,是太子安排的保镖,但是这个保镖的侧边太阳穴附近已经肿起来了,满头满脸的洋酒更是洒的全身都是,头上被砸那个位置缓缓流出粘稠的血液,混合着洋酒染在地毯上,让地毯的红色变的更加深沉……

    ……

    三楼已经算是阁楼了,并没有几个房间,我很快就看到最大的一间卧室,用力一脚踹开房门。

    打开这间卧室之后,里面的场景差点气的我吐血。

    一张足以睡十个人的大床占了卧室一半面积,床的对面还有一面很大的镜子,这间房像楼下所有地方一样,弥漫着怪异的气味。

    还有一个音箱,大概是房屋设计问题,音乐声显得特别大,这里的音乐跟二楼差不多,更纯粹一点,除了偶尔的鼓点伴奏,几乎都是女人的呻吟声。